各位领导,各位专家学者,同志们:

80年前,日本发动了侵略我国东北的九一八事变。九一八事变标志着日本帝国主义侵华战争的开始,也标志着中国局部抗战的开始。从1931年九一八事变到1945年日本投降,经过14年的浴血奋战,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终于胜利结束。抗日战争是近代以来中国反抗外敌入侵第一次取得完全胜利的伟大的民族解放战争。在这场战争中,中国人民空前的民族觉醒、民族团结和英勇抗争,是取得胜利的决定因素。中国共产党作为中华民族解放的先锋队,以自己的坚定意志和模范行动,在抗日战争中发挥了中流砥柱作用。一、中国共产党积极倡导和促成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是凝聚全民族力量取得抗战胜利的杰出组织者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建立,对于打败日本侵略者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没有以国共合作为基础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就不会有抗日战争的最终胜利。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是在中国共产党倡导和推动下实现的。九一八事变后,在民族危亡关键时刻,中国共产党强烈呼吁停止内战,一致抗日。1933年,中国共产党以毛泽东、朱德等名义发表宣言,表示共产党领导的工农红军愿在抗日、民主等条件下,与任何武装部队订立共同对日作战的协定。1935年,中共中央发表“八一宣言”,第一次明确提出了建立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主张,在年底召开的瓦窑堡会议上,又进一步制定了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策略方针。对共产党来说,抗日民族统一战线能否建立,关键是能否处理好与国民党的关系。为此,共产党人做了大量艰苦复杂的工作。一是成功开展了对东北军和西北军的工作,在西北地区形成共同抗日的局面。二是积极主张并协助张学良、杨虎城和平解决西安事变,为联蒋抗日,以及国共合作抗日奠定了基础。三是为早日实现国共合作,中国共产党主动做出积极的、有原则的重大让步。1937年2月,中国共产党致电国民党五届三中全会,保证在国民党停止内战、共同抗日等前提下,停止推翻国民党政府的武装暴动。国民党的五届三中全会通过了实际接受共产党提出的合作抗日的决议案。1937年7月7日卢沟桥事变爆发,中华民族危机空前严重。在中国共产党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政策和全国抗战形势的推动下,1937年8月,国民党政府发布了将陕北红军改编为国民革命军第八路军的命令。9月22日,国民党中央通讯社发表了《中共中央为公布国共合作宣言》。翌日,蒋介石发表了实际承认共产党合法地位的庐山谈话。至此,由中国共产党倡导的、以国共合作为基础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终于形成。抗日战争的胜利,是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伟大胜利。中国共产党是团结抗战的倡导者,是凝聚全民族抗战力量杰出的组织者。二、中国共产党坚持全面抗战路线和持久抗战的战略方针,对争取抗日战争的胜利发挥了重要战略指导作用抗战爆发后,国共两党都投身于抗战,但在如何抗战问题上,在如何争取抗战胜利问题上,国共两党存在着两条不同的抗战路线。在要不要依靠和发动广大人民群众参加抗战问题上,国民党不愿发动群众,实行的是单纯由政府和军队包办的片面抗战路线。1938年3月,国民党临时全国代表大会通过的《中国国民党抗战建国纲领》,虽然在抗日的态度上比以往有了较大进步,但在发动抗日民主运动方面,却加了不少限制。与国民党不同的是,中国共产党提出了一条全面的抗战路线。1937年7月,毛泽东在《反对日本进攻的方针、办法和前途》一文中提出了一整套关于抗战的具体方法,其中核心的一点就是“全国人民的总动员”。1937年8月,中共中央在洛川召开会议,提出现阶段党的中心任务就是要把已经发动的抗战发展成为全面的全民族的抗战。应该说,正是在中国共产党全面抗战路线指导下,中国的抗日战争才出现了空前高涨的形势。在如何争取抗战胜利问题上,也存在着不同声音,有“亡国论”的悲观论调,也有“速胜论”的盲目情绪。中国共产党人根据中国的国情和敌我双方的力量对比,有理有据地批驳了“亡国论”,批评了“速胜论”,及时提出了必须坚持持久战的战略方针。1938年,毛泽东发表了着名的《论持久战》,明确指出:抗日战争是持久战,但最后胜利属于中国。他还科学地预见到中国的抗日战争将经过战略防御、战略相持、战略反攻三个阶段。中国共产党关于抗日战争一系列正确的路线、方针,指明了抗日战争取得最后胜利的方向。三、中国共产党领导敌后抗战,开辟广大的敌后战场,对抗战的胜利起了决定性作用在中国的抗日战争中,由于特定的历史条件,一开始就存在着两个相互依存又相互独立的战场:一个是国民党领导的抗日军队担负的正面战场,一个是共产党及其所领导军队担负的敌后战场。抗战初期,以国民党军队为主体的正面战场,曾组织了一系列大仗,给日军以沉重打击。但众多因素使国民党的正面战场不断失利。与此相反,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积极开展敌后游击战,开辟广大的敌后战场,有力地钳制和歼灭了大量日军,逐渐成为抗击日军的主战场。在战略防御阶段,共产党领导敌后抗战牵制了大量日军,有力地配合了国民党正面战场的作战。1937年8月,陕北红军改编为八路军后,立即开赴抗日前线,平型关大捷沉重打击了日军。随后,八路军开赴敌后相继创建了晋察冀、晋西北、晋冀鲁豫等抗日根据地,新四军创建了华中抗日根据地。据统计,至1938年10月,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八路军、新四军同日、伪军作战1600余次,毙伤俘敌54000余人。在战略相持阶段,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担负起抗战的主要责任,敌后战场逐渐成为抗战主战场。共产党坚持独立自主的抗日游击战,创造了许多极为有效的歼敌方法,粉碎了敌人一次又一次对抗日根据地的“扫荡”。在开展游击战的同时,共产党领导的军队也不放弃有条件的运动战,如1940年八路军发动了着名的“百团大战”。至1940年底,八路军、新四军在华北、华中、华南开辟抗日根据地16个,敌后抗日根据地人口达1亿人。八路军、新四军已成为中国抗战的中坚力量,延安成为中国抗战的指挥中心。1944年,随着世界反法西斯战争战略进攻的开展,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敌后军民也开始了局部进攻,并为整个抗日战争的战略进攻做好了充分的准备。到1945年春,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根据地发展到19个,这些根据地都处于发动战略进攻的重要地区。可以说,没有共产党领导的敌后战场,就没有对日作战的战略进攻,就没有对日抗战的最终胜利。四、中国共产党坚持抗战,坚持团结,坚持进步,是引导全民族抗战走向胜利的一面旗帜抗战爆发之后,在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旗帜下,曾出现了国共合作、共同抗敌的局面。但随着相持阶段的到来,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出现了严重危机,以汪精卫为代表的亲日派公开投敌;蒋介石集团虽仍留在抗战阵营中,但对坚持抗战表现出动摇性,并把政策的重点由抗日转向了反共。针对抗日民族统一战线中出现的危险局势,中国共产党提出了“坚持抗战,反对投降;坚持团结,反对分裂;坚持进步,反对倒退”的口号,制定了“发展进步势力、争取中间势力、孤立顽固势力”的方针,有效地制止了分裂,维护了国共两党的合作和团结抗战局面。进步势力是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支柱,是中国抗战的基本力量。发展进步势力,就是放手发动群众参加抗日斗争和民主运动,放手扩大八路军、新四军及其他抗日武装。到抗战胜利前夕,八路军、新四军以及华南抗日武装发展到120余万,民兵260余万。强大的人民抗日武装,是有效争取中间势力、孤立顽固势力的基本条件。中间势力主要是指民族资产阶级、开明绅士和地方实力派。在抗战阵营中争取中间势力极为重要。为争取中间势力,共产党在南京、武汉、重庆等设立八路军办事处;在国统区公开出版《新华日报》;同社会各界广泛接触,宣传抗日民族统一战线主张。在共产党的努力下,中间势力中越来越多的人与共产党交上朋友,坚定了抗战必胜的信念。顽固势力是抗战阵营中的国民党统治集团。在抗战中,他们既抗日,又摧残进步势力。在相持阶段到来后,他们采取了消极抗日、积极反共的政策,制造了一次又一次反共摩擦,特别是在1941年制造了震惊中外的皖南事变。共产党对顽固势力采取了既联合又斗争的政策,在同顽固势力的斗争中,坚持“有理、有利、有节”的原则,在1939年、1941年相继击退了国民党发动的反共高潮,遏制了国民党企图分裂抗战阵营的倾向,维护了团结抗战。事实表明,中国共产党坚持抗战、坚持团结、坚持进步的政策,保障了国共合作、共同抗日的局面,是引导全民族团结抗战走向胜利的一面旗帜。五、中国共产党不断加强自身建设,在抗战中身先士卒,成为夺取抗战胜利的民族先锋中国共产党是中华民族利益的代表,领导全民族抗战,成为党责无旁贷的职责和使命。为了有力地组织抗战和领导抗战,中国共产党在抗战期间,积极加强党的自身建设,号召全党同志投身伟大的抗战事业,做夺取抗战胜利的模范和先锋。抗战初期,全国的共产党员只有4万余人,这种状况显然与党要担当的抗战责任极不适应。因此,中国共产党必须迅速地加强自身组织建设。1938年3月,中共中央作出《关于大量发展党员的决议》。到是年年底,中共党员人数迅速增加到50余万人,到抗战胜利时发展到120余万人,成为坚持抗战、领导抗战的中坚力量。中国共产党在加强组织建设的同时,十分重视自身的思想建设和作风建设,尤其是1942年开展延安整风运动,实现了在毛泽东思想基础上的团结和统一,为党领导抗战的最后胜利奠定了坚实的思想基础。中国共产党的自身建设,提高了党的领导力,也提高了全党同志的战斗力。在整个抗战期间,中国共产党人身先士卒,起到了先锋模范作用。在对日作战中,无数优秀的共产党员,为中华民族的解放,在战场上奋勇杀敌。据初步统计,八年抗战中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对敌作战12.5万次,消灭日伪军171.4万人,其中日军52.7万人。2005年9月,胡锦涛同志在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60周年大会上指出:“中国共产党人以自己最富于牺牲精神的爱国主义、不怕流血牺牲的模范行动,支撑起全民族救亡图存的希望,成为夺取抗战胜利的民族先锋”。这无疑是对中国共产党与抗战胜利关系的最好总结。(《环球视野globalview.cn》第409期,摘自2011年第18期《求是》)

军事科学院和国防大学专家解读中国人民抗战历史

大家上午好!

必发365手机登录 1

今年是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也是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从中国人民抗日战争与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关系看,中国是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东方主战场,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是世界反法西斯战争不可分割的重要组成部分,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的胜利为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胜利作出了历史性的贡献。从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取得胜利的原因看,既有中华民族团结一致奋起抵抗的内在原因,也有世界各国人民给予支持和帮助的外在原因。从两个原因的主次关系看,内在原因起了决定性作用。从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的内在原因看,起作用的因素又是多方面的,但历史事实表明,中国共产党的中流砥柱作用是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的关键。今天我就围绕这个问题作个发言,谈五个问题与大家探讨和交流。

求是网讯
抗战胜利70周年纪念活动新闻中心于2015年8月29日上午10时在北京梅地亚中心二层多功能厅举行记者会,邀请军事科学院军事历史和百科研究部解放军历史研究室副主任张从田、研究员彭玉龙和国防大学军队建设与军队政治工作教研部中央党史党建教研室主任秦利解读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历史的有关情况。

我谈的第一个问题是:中国共产党是中国人民奋起抵抗日本帝国主义侵略的最早宣传者、动员者和最坚决的抗击者

中国抗日战争是中华民族的伟大创举

对日本帝国主义侵略采取什么态度,这是衡量一个政党是否能得到民众拥护、是否能领导和影响民众的一个重要标尺。而能否广泛地组织和发动民众,这是抗日战争能否取得胜利的前提和条件。众所周知,中国人民的抗日战争是从日本帝国主义1931年发动九一八事变开始的。这个时间比1939年9月德国侵略波兰早8年,比1941年6月德国进攻莫斯科和12月日本偷袭珍珠港爆发太平洋战争早10年。尽管这时中国的抗日战争还是局部的,但是中国共产党毅然决然地立即发起了抗战号召和组织开展了艰苦的抗日游击战争。九一八事变爆发的第二天和第三天即9月19日、20日,中共满洲省委和中共中央就先后分别发表了《为反对日本帝国主义武装占领满洲宣言》和《为日本帝国主义强暴占领东三省事件宣言》。1932年4月,成立还不到半年时间的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临时中央政府就发布了《对日战争宣言》,正式对日宣战,这比国民党政府正式对日宣战早9年。中国共产党及其领导的政府和武装当时虽然力量还很弱小,而且没有所谓的合法地位,还不被国民党政府所承认,但是,却表现出了对中华民族救亡图存的重大历史责任和使命担当。

军事科学院军事历史和百科研究部解放军历史研究室副主任张从认为,中国抗日战争是在中国共产党倡导建立的,以国共合作为基础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旗帜下进行的全民族抗战。在反对日本军国主义侵略的统一战略目标下,国民党军担负正面战场的正规作战,共产党领导的人民军队担负敌后战场的游击战争,形成相互配合、相互策应的两个战场。这种特殊的战争形态,成为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在军事上的成功体现。它是中华民族的伟大创举,也是中国抗日战争的显著特点。

与此同时,中国共产党积极组织开展了东北地区抗日游击战争,推动中国人民反抗日本法西斯的侵略由局部抗战逐步转向全民族抗战。九一八事变爆发后,东北各阶层人民和爱国官兵奋起抵抗,组织了各种抵抗武装。中共满洲省委指示各地党组织加强同东北抗日义勇军等武装力量的联系,并组织直接领导下的抗日武装开展抗日斗争。在此前后中共中央陆续派出了杨靖宇、赵一曼等多批干部到东北工作,加强各级党组织的领导力量。这两位中国共产党的优秀干部最后都英勇牺牲,成为受后人景仰的中华民族伟大的抗日英雄。到1933年初,由中国共产党直接领导的巴彦、南满等几支游击队相继成立,逐渐成为东北的主要抗日武装力量。从1936年初到1937年秋,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和组织下,东北抗日游击队、东北人民革命军等抗日武装陆续改编成东北抗日联军。这支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部队共有11个军3万多人,开辟了三大游击区,同日伪军进行了数千次的战斗,曾粉碎敌人上百次“讨伐”,歼灭日军1万余人,有力地打击了日本侵略者在中国东北的殖民统治,牵制了大量侵华日军,支援、鼓舞和推动了全国抗日救亡运动的兴起和发展。在中国共产党的号召和努力下,中国大地形成了一股要求团结抗日的历史潮流。

他说,两个战场的形成,关键在于敌后战场的开辟。全国抗战爆发后,日军展开战略进攻,中国军队处于战略防御,正面战场自然形成。中国共产党实行战略创新,领导人民军队大胆深入日军占领区,开展独立自主的游击战争,开辟了华北、华中、华南和东北敌后抗日战场,把敌人的后方变成抗日的前线。敌后战场与正面战场相互配合,构成了中国抗日战争两个战场的战略格局,奠定了中国持久抗战并赢得最后胜利的基础。

中国共产党还积极参与和推动国民党内的抗日派进行局部抵抗。1932年1月,日军在上海制造一二八事变,国民党第19路军发起淞沪抗战,中国共产党通过上海党组织发动群众积极支援。1933年6月,国民党爱国将领冯玉祥等组织的察哈尔民众抗日同盟军掀起了察哈尔抗战,中国共产党派遣了300多名共产党员参与其中,这次抗战曾乘胜收复了察东重镇多伦等大部分失地。吉鸿昌就是这次抗战中涌现出的闻名全国的抗日民族英雄。1936年,国民党绥远省政府主席兼第35军军长傅作义发起了绥远抗战,中国共产党通过各种方式积极声援。在中国人民的抗日战争从局部抗战走向全民族抗战的过程中,中国共产党承担起了抗日民族先锋的历史重任。

他指出,不同的战略指导,导致两个战场主次地位的变化。全国抗战初期,正面战场担负着抗击日军战略进攻的主要任务,起着主战场的作用。但随着战争的推延和日军侵华政略策略的变化,国民党当权者消极避战的趋势日益明显,正面战场的作用受到严重的影响,甚至发生了1944年的豫湘桂大溃败,引起国内外舆论的谴责。而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敌后战场,实行全面抗战路线和持久战战略总方针,开展大规模的游击战争,有效抗击了半数以上的侵华日军和几乎全部的伪军。敌后战场逐渐上升为中国抗日战争的主战场,并成为对日反攻的战略基地,为打败日本侵略者、夺取抗战的最后胜利作出了重大贡献。

我谈的第二个问题是:中国共产党积极倡导、促成、维护了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是团结凝聚全民族抗战力量的杰出组织者、鼓舞者和坚强的政治领导核心

中国战场是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东方主战场

抗日战争能否取得胜利,团结凝聚全民族抗战力量是根本保证。那么,中国全民族的抗战力量是由谁团结凝聚起来的呢?换句话说,就是中国的全民族抗战是谁领导和主导的呢?按理说应该由当时处在全国执政地位的中国国民党及其政府领导和主导。但是,从中国抗日战争的整个历史过程看,由于中国的特殊国情以及历史的特殊原因,中国的抗战则是由抗日民族统一战线领导和主导的。而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是怎样建立起来的,是如何形成的?又是谁倡导的、谁促成的、谁坚持和维护下来的呢?历史告诉我们,是中国共产党。如前所述,九一八事变后,日本侵略者占领了东北。尔后,1935年又制造了华北事变。在民族危机加深的形势下,中国共产党以国家和民族大义为重,顺应人民的愿望和时代的要求,适时提出了建立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主张。早在1933年1月,中共驻共产国际代表团就以中共中央名义发出“一二六指示信”,首次提出并开始在东北组织反对日本帝国主义的统一战线。华北事变后,中国共产党又适时提出建立全民族的抗日统一战线。1935年8月中国共产党驻共产国际代表团根据共产国际七大的精神,以中华苏维埃中央政府和中共中央的名义起草了《为抗日救国告全体同胞书》即“八一宣言”。12月中共中央在瓦窑堡会议上提出了建立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基本策略。1936年间,中国共产党逐步实现了由“抗日反蒋”到“逼蒋抗日”的政策转变。12月12日西安事变的发生和和平解决,标志着国共十年内战的结束,两党合作抗日成为不可逆转的历史潮流和发展趋势。中国共产党作为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积极倡导者,始终以民族解放为己任,以“兄弟阋于墙,外御其侮”的宽广胸怀,捐弃前嫌,放下了国民党对共产党人血腥屠杀的深仇大恨,努力促成建立以国共合作为基础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1937年9月22日国民党中央通讯社发表《中共中央为公布国共合作宣言》和23日蒋介石发表谈话为标志,国共第二次合作正式形成。以国共合作为基础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建立为中华民族最终取得抗日战争完全胜利创造了基本条件。

军事科学院军事历史和百科研究部解放军历史研究室研究员彭玉龙指出,包括中国抗日战争在内的世界反法西斯战争,是人类20世纪最重大的历史事件。在这场关乎世界和平、人类命运的世界反法西斯战争中,中国抗日战争开始时间最早,持续时间最长,抗击和消灭日军最多,付出的代价也最大,对彻底战胜日本法西斯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

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建立后,中国共产党又始终尽力维护统一战线内部的团结和统一,如果做不到这一点,中国的抗战就有倒退的危险,就有失败的危险,也就有使历史的悲剧再次重演的危险。中国共产党从中国抗日战争的大局出发,提出“抗日高于一切”的原则。在抗战防御阶段,国共两党及其领导的军队,在合作抗日的旗帜下协同作战,对日军进行了有效的抗击,使日军实力受到较大损耗。抗战进入相持阶段后,由于日本对国民党采取政治诱降手段,英美对日本实行绥靖政策,再加上国民党对共产党领导的人民武装力量发展壮大的敌视和畏惧,中国抗日几度出现逆转的局面。中国共产党始终不渝地坚持抗战、反对妥协,坚持团结、反对分裂,坚持进步、反对倒退,制定和实施了一系列关于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方针、策略和原则,维持了国共合作抗战到底的局面,避免了倒退,克服了危险,防止了分裂,成为引导全民族抗战走向胜利的光辉旗帜,中国共产党也实际上成为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的坚强政治领导核心。

它主要表现在以下四个方面:

我谈的第三个问题是:中国共产党制定实施了全面抗战路线和持久战战略总方针,是中国抗日战争正确战略的提出者、指导者和引领者

第一,中国首先揭开了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序幕。日本率先发动侵略中国东北的九一八事变,点燃了世界法西斯对外侵略的第一把战火。中国人民高举反法西斯侵略的旗帜,奋起抵抗,打响了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第一枪,揭开了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序幕。

在中国这样一个政治、经济十分落后的国家,军事力量又非常弱小,如何抗战、怎样取得抗日战争的胜利,制定和实施正确的抗战路线和战略方针就至关重要。从全民族抗战一开始,中国共产党就号召全国人民实行总动员,主张开放民主,改善民生,广泛发动群众,组织群众,武装群众,实行全体人民参加战争、支援战争的全面抗战路线。1937年7月23日,毛泽东发表《反对日本进攻的方针、办法和前途》,强调在坚决抗战的方针下,必须实行全国军队和人民的总动员以及革新政治等一整套办法。8月25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在洛川召开会议,讨论制定了动员全国军民开展民族解放战争,实行全面持久抗战的方针,并制定了《中国共产党抗日救国十大纲领》。中国共产党的全面抗战路线把实行全民族抗战与争取人民民主、改善人民生活结合起来,把反对外敌入侵与推进社会进步统一起来,正确处理了民族矛盾与阶级矛盾的关系,指明了坚持长期抗战争取最后胜利的具体途径,为中国人民指明了正确的前进方向。这与国民党实行的仅仅依靠政府和军队进行抗战的片面抗战路线形成鲜明对照。这两种不同的抗战路线,决定着中国抗日战争的不同方向和中国人民的不同命运。按照中国共产党的全面抗战路线,中国必胜,日本必败,而且这个胜利将会是人民的胜利。如果按照国民党片面的抗战路线,则会得到相反的结果。由于中国共产党的坚决斗争和不懈努力,历史和人民作了第一种选择。

第二,中国开辟了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东方主战场。1937年,日本发动七七事变,开始了以灭亡中国为目标的全面侵华战争。中国人民展开全国抗战,在世界东方首先开辟了大规模反法西斯战场。中日战争的全面爆发,也标志着第二次世界大战的开始。

与此同时,中国共产党还提出持久战的战略总方针,为党领导下的广大抗日军民提供了战胜敌人的科学思想和正确方法。早在1935年12月,毛泽东即在瓦窑堡党的活动分子会议上提出“要打倒敌人必须准备作持久战”的观点。1936年7月,他在同美国记者埃德加·斯诺谈话时,提出了通过持久战取得胜利的方针。1938年5月,他集中全党的智慧撰写了《论持久战》。这部光辉的军事哲学著作深刻分析了中日双方的特点,科学揭示了中日战争的发展规律,正确回答了中国抗日战争为什么是持久的、怎样进行持久战和最后胜利为什么属于中国等一系列重大问题,并以极富前瞻性的战略眼光,描绘了中国持久抗战将经过战略防御、战略相持和战略反攻三个阶段的路线图。持久战总的战略方针从思想上武装了中国共产党和党领导下的广大军民,也在国民党及其政府和军队中产生积极影响,极大地鼓舞和坚定了中国军民争取抗战胜利的信心和决心。全国抗战形势后来的发展完全证实了毛泽东的科学预见。

第三,中国始终抗击和牵制着日军陆军主力,制约着日本的“北进”和“南进”,保障了同盟国“先欧后亚”大战略的实施。中国还是亚太地区盟军对日作战的重要战略基地,为同盟国提供了大量战略物资和军事情报,在人力、物力、财力上支援了同盟国的反法西斯斗争。

中国共产党还提出了游击战的战略理论及一系列与之相配合的战略战术。中国抗日战争中的游击战略战术是由中国的国情和中日双方各自的特点所决定的,它也是持久战战略总方针下正确战略战术的展开和具体实施。1937年8月1日,张闻天、毛泽东致电周恩来等,指出红军作战的原则,是“在整个战略方针下执行独立自主的分散作战的游击战争”。毛泽东在洛川会议上提出,红军的战略方针是“独立自主的山地游击战,包括有利条件下消灭敌人兵团和在平原发展游击战争”。游击战争的作战原则是“分散以发动群众,集中以消灭敌人,打得赢就打,打不赢就走”。1938年5月毛泽东在《抗日游击战争的战略问题》和《论持久战》中,强调游击战争在抗日战争中具有重要战略地位和作用。由于敌强我弱以及由此产生的战争的长期性和残酷性,决定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游击战争主要不是在内线、在战役战斗上配合正规战,而是在外线即在敌之深远后方独立作战,担负配合友军作战、开辟敌后战场、创建抗日根据地的战略任务。它是长期贯穿于抗日战争的战争形式,是敌强我弱形势下人民战争的最佳方式,是不断削弱敌人、壮大自己,积小胜为大胜,从游击军和游击战逐步向正规军和正规战发展,最终彻底战胜日本侵略者的独特有效战法。

第四,中国积极倡导和推动了世界反法西斯统一战线的建立,并为创建联合国作出了历史性的贡献。中国不但在世界东方率先建立抗日民族统一战线,而且为建立国际反法西斯统一战线进行了长期不懈的努力。中国参与联合国的创建,并成为联合国安全理事会5个常任理事国之一,为彻底打败法西斯发挥了重要作用。

我谈的第四个问题是:中国共产党领导开辟了广大敌后战场和建立了抗日民主根据地,党领导的人民武装逐步成为整个抗战的有生力量、中坚力量和主力

中国共产党及其领导的抗日武装是抗日战争的中流砥柱

如上所述,领导和主导中国全民族抗战的是抗日民族统一战线,这是中国抗战的特殊领导和组织形式。而中国的抗日战场由于国共领导的武装力量不同、抗战路线和战略战术不同,形成了正面和敌后两大战场,这又造成了中国抗战的特殊战略布局。中国的抗日战争是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东方主战场。1937年七七事变中国全民族抗战开始后,中国共产党在抗战中领导的武装力量,采取先山区、后平原,波浪式向前推进的方式,先后开辟了华北、华中和华南敌后战场,创建了19块敌后抗日根据地。这些敌后战场的形成和抗日游击战争的广泛开展,不但有力地配合了正面战场的对日作战,打破了日军“速战速决”灭亡中国的战略图谋,而且构成了对日军后方的致命威胁。敌后战场的开辟是侵华日军对中国停止战略进攻的重要原因之一。中日战争进入战略相持阶段后,敌后战场逐步上升为中国抗日战争的主战场,成为敌我力量消长变化的关键因素。到战略反攻阶段时,敌后战场成为全面反攻、争取抗战最后胜利的前沿阵地。敌后战场经历了从小到大、由弱变强的发展轨迹,逐步成为中国坚持抗战和夺取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的决定性因素。

国防大学军队建设与军队政治工作教研部中央党史党建教研室主任秦利表示,70年前,我们中国人民取得了抗日战争的胜利,赢得了近代以来第一次反外敌入侵的民族解放战争的胜利。在这场解放战争中,我们中国人民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高举爱国主义旗帜,始终站在抗日斗争的最前沿,成为抗日战争的中流砥柱。这是中国赢得抗战胜利的关键和决定性条件。在这场伟大的民族解放战争中,中国共产党率先举起抗日的大旗,从九一八事变之后就提出了要“工农武装起来,反对日本帝国主义”,直接领导了东北人民的反侵略斗争,并且提出了“停止内战、一致抗日”,倡导建立以国共两党合作为基础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这是实现抗战胜利的基础和前提。

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民主根据地是“游击战争赖以执行自己的战略任务,达到保存和发展自己、消灭和驱逐敌人之目的的战略基地”。这些根据地是中国共产党及其领导的人民武装力量与敌人作战的立足点,是牵制、袭扰、消灭敌人的出发地和前沿阵地,是实施游击战争的基本条件。这些区域不是从国民党政府的手中划定而得到的,而是从已被日本侵略者占领、又从日本侵略者的手中夺回来的。在抗日根据地内,中国共产党把坚持抗战与实现民主统一起来,加强新民主主义的政治建设、经济建设和文化建设。通过各项建设,抗日根据地不仅成为游击战争最能长期支持的坚强阵地和全国抗战的重要堡垒,而且成为抗日民主建设的典范和新中国社会的雏形。这一切与国民党统治区也形成了鲜明的对照和强烈的反差。

秦利认为,中国共产党制定并坚决执行全民族的全面抗战路线,号召把处于无组织状态的民众动员和组织起来,实现全国人民的总动员,激发各阶层人民都投入到抗日的洪流当中来,使之成为战争之伟力,这是夺取抗战胜利的中心关键。

在开辟敌后战场、开展游击战争、建立抗日根据地的过程中,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人民武装逐步发展成为中国抗战的骨干和主力。在战略防御阶段,随着日军进攻的深入和正面战场国民党军队的败退,八路军、新四军果断深入敌后,开展游击战争,配合正面战场友军作战,创建抗日根据地,成为遏止日军持续进攻的生力军。全民族抗战一开始,八路军115师就取得平型关大捷,歼灭日军1000余人,打破了“日军不可战胜”的神话,有力地鼓舞了全国各族人民的抗战信心。据不完全统计,从1937年9月到1938年10月,在战略防御阶段的一年多时间里,八路军、新四军同日伪军作战1600余次,毙伤俘敌5.4万余人,八路军发展到15.6万余人,新四军发展到2.5万人,敌后抗日根据地总人口达到5000万以上。抗战进入相持阶段后,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游击战争普遍展开,抗日根据地不断巩固和扩大,根据地的范围,从陕甘宁一隅迅速发展到华北、华中、华南的广大地区。在战略上造成对日军重点占领城市和交通线的反包围态势,形成犬牙交错的战争局面。八路军发动的百团大战,作战1824次,毙伤日伪军2.58万人,俘虏1.8万余人,破坏铁路474公里、公路1500公里,桥梁、隧洞和火车站260多处,导致日军赖以运输兵力和物资的华北主要交通线瘫痪,迫使日军将兵力转向后方,迟滞了日军南下的步伐。从抗战全局看,构成了与正面战场相对应,在战略上互相支持、互相配合、互相策应的,独立的广大的敌后战场。在全民族的抗战中,敌后战场抗击着约60%的侵华日军和95%的伪军,逐渐成为主战场,减轻了国民党正面战场的压力,成为促使国民党抗战到底的重要因素。这里有一组数据可以有力地证明这个问题。从1938年起,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军队抗击侵华日军的比例是:1938年59%,1939年62%,1940年58%,1941年75%,1942年63%,1943年58%,1944年64%,1945年69%。之所以会产生这样的结果,是因为与正面战场常规作战的一次次战役不同,敌后游击战的重点是面而不是点,是持续而不是阶段,是整体而不是个别,是战略而不是战役,实质上是抗日战争中规模最大、持续最久的一场特殊的战略大会战。在极为艰苦的反“扫荡”、反“清乡”斗争中,敌后军民创造了很多极为有效、灵活多样的歼敌方法,如麻雀战、地道战、地雷战、破袭战、围困战、水上游击战、铁道游击战等等,使日伪军犹如困兽,陷入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之中不可自拔。日本旧陆海军档案和战史丛书里,有众多“治安战”的记载,充斥着对中共游击战无可奈何的感叹。可以说,这一时期,敌后游击战成为消耗日军力量最为恰当的攻势战略,也成为消耗日军胆略与士气最为有效的心理战略,为改变中日战争力量对比,促使中国度过最为艰难、也最为重要的相持阶段发挥了决定性作用。1943年敌后战场部分地区开展了攻势作战,1944年开始进入局部反攻阶段,1945年8月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发展的形势下开始全面反攻。由于日军占领的大部分城镇、交通要道和沿海地区已处在解放区包围之中,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军民实际上承担起对日军全面反攻的主要任务。到1945年底,在全面反攻中,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武装共歼灭日伪军近40万人,收复县以上城市250余座。在八年抗战中,八路军、新四军和华南人民抗日游击队对敌作战12.5万余次,消灭日伪军171.4万人,其中日军52.7万余人,缴获各种枪支69.4万余支,各种炮1800余门,收复国土100余万平方公里,解放人口约1亿。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武装开辟的敌后战场,坚持长期艰苦抗战,不断发展壮大,成为独当一面的抗日战场,同时成为世界反法西斯战争东方主战场的中坚力量。1945年3月18日,日本东京《同盟世界周刊》写道:“根据我们的见解,真正的抗日势力,始终一贯的是中国共产党。”连当年侵华日军总司令冈村宁次在后来的回忆录中也认为:八路军“作战勇敢,内部团结,只是武器装备太差”。由此可见,战略相持和战略反攻阶段敌后游击战场的关键作用和决定性作用是不容抹煞的,是显而易见的。

提出和实施持久战的战略总方针和提出了一整套人民战争的战略战术,深入敌后广泛开展独立自主的游击战争,使游击战上升到了战略地位,成为对敌作战的主要形式,彰显了巨大的战争威力,这是我们赢得抗战胜利的根本所在。

我谈的第五个问题是:中国共产党领导中国人民同仇敌忾、共赴国难,弘扬和铸就了伟大的抗战精神,为抗日战争的胜利付出了巨大牺牲、作出了重大贡献

中国共产党首力倡导建立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坚持巩固和发展了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同全国各党、各界、各派、各军等,以及广大人民一起,共同维护了团结抗战的大局。这是夺取抗战胜利的基本条件。

抗日战争是一场民族解放战争,被侵略、受欺辱的中华民族能否取得胜利、能否获得解放,精神的力量不可或缺,精神的作用十分重要。在中日战争期间,日本侵略者野蛮凶狠,惨无人道,其铁蹄践踏之下,中国大地到处是人间地狱,城市遭到轰炸,村庄遭到焚毁,无辜平民遭到杀戮,妇女遭到奸淫,大好河山遭到蹂躏。面对侵略者的残暴与横逆,中国共产党人敢于斗争、不怕牺牲,以高昂的抗日热情和旺盛的革命斗志感染和激励着中国人民。毛泽东就曾指出:“中华民族决不是一群绵羊,而是富于民族自尊心与人类正义心的伟大民族,为了民族自尊与人类正义,为了中国人一定要生活在自己的土地上,决不让日本法西斯不付重大代价而达到其无法无天的目的。我们的方法就是战争与牺牲,拿战争对抗战争,拿革命的正义战对抗野蛮的侵略战。”在中国人民的抗日战争中,正像习近平总书记指出的那样,中国人民向世界展示了天下兴亡、匹夫有责的爱国情怀,视死如归、宁死不屈的民族气节,不畏强暴、血战到底的英雄气概,百折不挠、坚忍不拔的必胜信念。中国共产党人以最富于牺牲精神的爱国主义、不怕流血牺牲的模范行动,支撑起全民族救亡图存的希望,成为夺取抗战胜利的民族先锋。中国共产党人的英雄主义和自我牺牲精神,为铸就中华民族伟大的抗战精神输入了新鲜血液,注入了深刻内涵。

最后,秦利指出,抗日战争的历史有力地表明,中国共产党不仅是坚定的马克思主义者,而且首先是最坚定、最忠诚、最勇敢、最彻底的爱国主义者。在中华民族苦难深重的关键时刻,中国共产党及其领导的抗日武装,团结领导人民赢得了战争的胜利,推动了社会的进步,起到了中流砥柱的作用。这是一个不容置疑的历史史实和科学的结论。

这里特别值得指出的是,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在敌后开展的游击战争,是世界历史上罕见的艰苦卓绝的战争。他们兵力弱小,装备落后,却要面对强大的日军的反复“扫荡”,而日本法西斯实行的是烧光、杀光、抢光的“三光”政策。中国共产党及其领导的抗日武装在敌人包围中创建的抗日根据地,大多是穷乡僻壤,物质条件极为贫乏,自然环境十分恶劣。就是在这样的条件和环境下,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军民不怕困难,不畏强暴,英勇杀敌。因此,在消灭了大量敌人的同时,自己也付出了巨大牺牲。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军队在抗战中指战员伤亡60余万人,敌后抗日根据地人民群众伤亡600余万人。其中,晋察冀根据地伤亡的群众约71万人,晋冀鲁豫根据地伤亡的群众约120余万人。当时,抗日民主根据地面积最大时才100余万平方公里,只占全国总面积不到1/9。人口最多时也才约1亿,也只占全国总人口的约1/4。中国共产党及其领导的人民武装力量以非常有限的资源,直接取得如此巨大的抗战胜利成果,实属不易。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最后,我以对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的一点感悟作发言的结束语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历史是最好的教科书。”回顾和重温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的这段历史,它告诉我们,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胜利,成为中华民族由衰败走向复兴的伟大历史转折点,也成为人类和平正义事业不可逆转的伟大历史坐标。中国共产党诞生于中华民族的危难时候,它一诞生就肩负起了争取民族独立、人民解放和实现国家富强、人民富裕的历史重任。中国共产党既是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有力推动者、践行者,也是人类和平正义事业的坚定捍卫者、维护者。历史启迪我们,坚持中国共产党的领导,是中华民族和中国人民的命运所系,前途所在。今天,我们研究和回顾这段历史,对于中国共产党来说,对于中华民族来说,对于中国人民来说,就是要铭记历史,缅怀先烈,珍爱和平,开创未来,大力弘扬伟大的抗战精神,以此来唤醒我们的历史记忆。历史是不可忘记的,忘记历史就意味着背叛。历史可以警示当下,烛照未来,它可以作为我们前行的强大精神动力。让我们紧密地团结在以习近平同志为总书记的党中央周围,万众一心,开拓进取,为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而努力奋斗!

我的发言完了,谢谢大家!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