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朝灭亡之后,中国大地从封建社会时期过渡到了新民主主义时期,民主共和的理念深入人心,而女性的社会地位也得到了一定的提升。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苏雪林

苏雪林,名梅,字雪林,笔名绿漪。安徽太平人,1899年生于浙江瑞安。苏雪林的祖父在清朝末年当过县令,父亲受过高等教育,母亲出身于士宦之家,素以贤慧着称,给苏雪林以较大影响。她在幼年时候,就极其的好动,男孩的性格很明显,凡事男孩喜欢的东西,她几乎都非常的上心,是一个名副其实的“野丫头”。

在这种条件之下,一些女子开始得以拥有获得教育的机会,并在社会上绽放光彩,用她们的文采震惊世人。在这些女性之中,有一个名为苏雪林之人,此人是民国才女,她的一生也十分坎坷,大半生都在骂鲁迅,婚姻名存实亡24年,甩开丈夫独自周游列国,却从不提离婚。

她是世纪才女,笔耕不辍,被喻为文坛的常青树,她才华横溢,一生教书育人,执教于海峡两岸名校,桃李满天下。

她打小由祖母看管长大,由于祖母一直奉行的“女子无才便是德”,苏雪林不能像男孩子一样去读书。直到她七岁时,才开始跟着叔叔及兄弟们“名不正、言不顺”地在祖父衙署开设的私塾里跟读,囫囵吞枣地背诵了《三字经》《千字文》《女四书》《幼学琼林》等。在私塾里只跟读一二年,等男孩子们都纷纷去学校读书之后,她就不得不辍学了。

苏雪林原名苏小梅,乳名瑞奴、小妹,学名小梅,字雪林,笔名瑞奴、瑞庐、小妹、绿漪、灵芬、老梅等。苏雪林的祖母是个传统的中国女性,她认为“女子无才便是德”,因此并不让苏雪林去学堂读书。

不过让她真正名扬历史的不是她的才华,也不是她的情史,而是她大骂特骂鲁迅先生,并以此为后半生事业这段传奇历史。

辍学之后,闲着无聊,便利用在私塾里学得的一二千汉字,从叔叔和哥哥那里借一些通俗小说当作课本自读。久而久之,她不仅能读懂《西游记》《水浒传》《三国演义》《封神榜》等浅白小说,也能粗读文言的《聊斋志异》《阅微草堂笔记》之类的书。也是因此,此女整日便埋头书海,自得其乐。后来,连当时流行的译作《天演论》《茶花女遗事》《迦茵小传》《十字军英雄记》等,她也都读得着迷。就是这段经历,为她后来的创作和研究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图片 4

她就是民国才女苏雪林。

一、最初对先生崇拜有加

到了七岁的时候,苏雪林才有机会跟着叔叔及兄弟们,“名不正、言不顺”地在祖父衙署所设的私塾里跟读。但是,这也仅仅维持了一两年,后来,男孩子们都外出读书了,她也只好辍学。

1897年,苏雪林出生在浙江瑞安县城衙门里,原名苏小梅,字雪林。

苏雪林后来就读于北京女子高等师范,曾是李大钊、周作人、胡适等名教授的学生。其后,她曾留学法国。回国之后,曾先后在苏州东吴大学、上海沪江大学、武汉大学等校任教。现在已经很少有人知道他了,但是当年她非常有名,与凌淑华、袁昌英一起并称为珞珈三剑客。与冰心、凌叔华、冯沅君和丁玲一起并称凌淑华、袁昌英为上世纪30年代5大女作家。

不过,在这之后,苏雪林却没有停下学习的脚步,他开始自己学习一些课本,并受益颇深。1914年,苏雪林在叔叔的帮助下,成功说服了父亲,获得了读书的机会。

苏家是典型的封建家庭,苏雪林的祖母强势刻薄,母亲杜氏胆小懦弱,自嫁进苏家就被当做丫鬟使,服侍婆婆起居、捶背捏肩,每天起早贪黑、谨小慎微,生怕婆婆不满意。

苏雪林创作的第一部作品是《绿天》的时候,对鲁迅是非常崇拜的。《绿天》一出版,她就拿着书赶紧送给鲁迅。而且在扉页上用黑色钢笔写上:“鲁迅先生校正学生苏雪林谨赠七、四、一九二八”。版权页的留印处还加盖了“绿漪”朱红印章,现在鲁迅博物馆的“鲁迅藏书”中收藏有这本书。“鲁迅藏书”中另外两部专着苏雪林的专着分别是:《李义山恋爱事迹考》、《唐诗概论》。

图片 5

苏雪林的大哥与小叔同时出生,祖母生下小叔后,奶水不够,就把小叔抱给杜氏喂养,顾此失彼,苏雪林的大哥只能吃薄粥,此后长期肚痛,不久就因胃病去世。

在鲁迅面前的苏雪林一直是以“学生”自居的,足可见其对鲁迅先生是敬重的。她还曾在在《国闻周报》上发表过一篇文章,对鲁迅的《阿Q正传》等小说创作给予了很高的评价。她说:“鲁迅是中国最早、最成功的乡土文艺家,能与世界名着分庭抗礼。”

次年,苏雪林考入了安庆省立初级女子师范,毕业之后便留在母校附小教书。后来,苏雪林又考入了北京女子高等师范学校国文系。为了更好的学习,苏雪林甚至瞒着家人远赴法国留学。但是,最终却因为她的母亲病重,不得已而辍学。

杜氏的懦弱也给苏雪林的童年生活带来了不幸和坎坷。

但就在鲁迅先生去世后不久,苏雪林开始匪

五四运动时期,苏雪林以散文《绿天》与小说《棘心》轰动一时。苏雪林曾历任东吴大学、安徽师范大学、武汉大学教授,在武汉大学任教时期,与凌叔华、袁昌英合称“珞珈三女杰”。

第一件事就是缠足,那时一些开明的家长已经不再给幼女缠足,但强势的祖母还是要求苏雪林四岁开始缠足,尽管上学后她将脚解放了,但发育期被束缚的脚始终与众不同,总是让她不太自然。

图片 6

第二件事就是求学,祖母认为女子无才便是德,直到七岁,才让她跟着叔叔及兄弟们“名不正、言不顺”地在祖父衙署所设的私塾里跟读。

鲁迅生前,苏雪林对鲁迅非常尊敬,经常对其自称为学生,她还发文对鲁迅的《阿Q正传》等小说创作给予了很高的评价。鲁迅先生逝世后,她却开始大骂鲁迅。

苏雪林的启蒙教育基本靠自学,她囫囵吞枣地跟着背诵了《三字经》《千字文》《女四书》《幼学琼林》等,这段自学经历为她下一段自学奠定了文字基础。

苏雪林的一生貌似和鲁迅并无关系,为何人们会将两人联系起来呢?原来,当苏雪林结婚之后,她高兴之余写下了一本《绿天》,用来记录自己和丈夫生活的点点滴滴。苏雪林将鲁迅当成了朋友,于是将此书送给了鲁迅,但是却没有获得鲁迅的回应。

在私塾读了一段时间后,男孩子们去学校读书了,苏雪林被迫辍学。

图片 7

叔叔哥哥放学后,苏雪林利用他们的课本继续学习,平时就拿一些通俗小说做课本自学,久而久之,她不但能读懂小说,还能看懂一些简单的文言文。

后来,有人介绍苏雪林和鲁迅相识,但是鲁迅对苏雪林并无兴趣,因此便没有搭理他。苏雪林看到鲁迅的态度之后就不高兴了,因此展开了谩骂鲁迅的模式。

大量的阅读是最好的知识输入,这让苏雪林内心有了一种探求外面世界的渴望,她迫切的希望自己也能得到和男孩子一样的求学机会。

苏雪林的婚姻也十分坎坷,虽然新婚燕尔之时,生活还算不错。但是当生活的平淡冲淡了新婚的喜悦之时,他们之间的矛盾便出来了。苏雪林的丈夫张宝龄是一个传统之人,他只想要一个相夫教子的妻子,但是苏雪林显然不是,她甚至结婚之后都没有为自己的丈夫做饭过。

1914年,父亲因工作迁居安庆。一位叔叔曾留学日本,思想比较开明,在他的劝说下,父亲将苏雪林送进一所教会小学读书,苏雪林开始接受系统的教育。

图片 8

可惜好景不长,半年后,苏雪林随母亲回乡下就停止了学业。

在那个时代,大部分男人都是无法接受这样的女子的,因此两个人的婚姻最终貌合神离,最终过起了长期分居的生活。

回乡不久,安庆省立初级女子师范登报恢复招生,这让苏雪林又燃起了求学的希望,祖母百般阻挠,苏雪林最后以死相威胁才换取了上学的机会。

为了躲开丈夫,苏雪林甚至长期周游列国。但是她最终依旧狠不下心来离婚,毕竟这是母亲的意愿。

1915年,苏雪林考入安庆省立初级女子师范,读书期间能诗善画,非常引人注目,师范毕业后苏雪林留在母校附小任教。

图片 9

教书期间,她结识了非常能折腾的民国才女庐隐,庐隐的经历告诉她原来女子还可以这样活,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还有更高的学府和远方,她决定继续求学。

参考资料:《隔代的声音》

家里的小脚祖母以婚嫁为由阻挠,苏雪林大病一场,又一次获胜。这一年,庐隐带着她离开安庆,进入北京女子高等师范学校国文系读书。

她开始进入一个强大的朋友圈,胡适、李大钊、周作人、陈衡哲这些大咖是她的老师,庐隐、冯沅君、石评梅等知名才女是她的同学。

苏雪林在北京高等女子师范读书期间,正值“五四”运动发生不久,新文化运动的气息弥漫北京,加之受朋友圈影响,苏雪林的思想也深受震动,发生了很大变化。

同时,她对写作产生浓厚兴趣,并开始用白话文写作,在报刊上发表政论性文章,参加社会问题的论争。

大二时,苏雪林决定去法国留学,吸取前面坎坷求学经验,直到临行前一晚,她才告知家人。

苏雪林顺利进入法国里昂海外中法学院,先学西方文学,后学绘画艺术。

赴法三年,由于水土不服,经常生病,加之父亲病故,母亲生病、婚姻问题困扰等原因,苏雪林辍学回国。

早在16岁时,就由祖父做主,将苏雪林许配给在沪经商的张馀三次子张宝龄。

苏雪林留法的时候张宝龄在美国留学,期间他们通过几次信,苏雪林感觉这段婚姻不合适,便写信给家里要求解除婚约,遭到了父母强烈反对。

1925年,苏雪林回国探望病重的母亲,迫于压力与张宝龄完婚,婚后没几年,两人就开始了分居生活,苏雪林在武汉大学教书,张宝龄在上海江南造船厂做工程师。

抗战爆发后,武大入川,张宝龄去了昆明,他们失去了联系,直到张宝龄辗转到乐山任教才和苏雪林再次团聚。

苏雪玲生性浪漫,是个感情丰富的女子,张保龄性格孤冷,是个智商很高、情商很低的男人,他总是能把开始很有情调的对话冷冰冰的聊死,把本该浪漫的事搞出尴尬的结局,时间长了,夫妻感情自然就淡漠了。

1949年夏,苏雪林远赴香港,而张宝龄选择留在了大陆,夫妻俩就此诀别。

1953年,苏雪林到台北师范学院任教,后又转到台南成功大学任教直到退休。

在爱情上挫败感十足的苏雪林遂将一腔热血都投入了她钟爱的文学事业里,全心全意著述修书。

从二十年代初期,苏雪林就笔耕不断,用白话文发表过多篇政论杂文,她对国家政治、社会诸问题,表现了极大的热情,以寓言的形式发表对时局、人生的看法,还抽时间翻译法国作家莫泊桑、都德等作家的作品。

苏雪林在自己文学创作的同时,还不忘关注其他作家的情况,陆续发表过《我论鲁迅》、《论闻一多的诗》、《我所认识的女诗人冰心》等作品,其中部分文章结集为《文坛话旧》。

苏雪林评价过诸多五四前后的作家和作品,虽然由于历史原因,评价观点未必完全正确,有些难免有失偏颇,但为后人研究这些作家、作品和那段历史留下宝贵的史料。

苏雪林在小说和散文创作上的成就也不容小觑,自传体小说《棘心》和散文集《绿天》是她的成名作,在文坛引起广泛关注。

四十年代后,苏雪林开始潜心屈赋研究,
历时三十余年,写作六七十篇文章,成为苏雪林“屈赋研究”系列。

苏雪林对文学的研究,大量时间花在考据上,在枯燥乏味的考据工作中,她居然觉得自己获得了比写作更大的满足。

我们不得不感叹,这个女子,生就是为文学创作和文学学术研究而来。

退休后的苏雪林一直生活在台湾,直到1999年逝世,享年102岁。

图片 10

苏雪林

读到这里,我们似乎忽略了一个人,苏雪林的丈夫张宝龄,自1949年分别后,他们此生再未相见。

1961年,张宝龄病逝于北京。

他们结婚36年,但同居不到4年,既然婚姻如此不美满,接受过新式教育的苏雪林为何不愿意离婚呢?

一方面,她是位虔诚的天主教徒,天主教不允许离婚。

另一方面,她自幼受的教育和某种教条的约束使她不能提出离婚。

还有,她认为离婚影响名声,她把名声看得比幸福更重要。

所以两个人一直拖拖拉拉的维持着名存实亡的婚姻关系。

讲完苏雪林的一生,我们再聊聊她是如何通过怼骂鲁迅而名扬民国才女史的。

很多人骂过鲁迅,其中不乏名人,郭沫若就是骂鲁迅最狠的一位,但郭沫若是在鲁迅活着的时候骂,鲁迅死后,郭沫若就不骂了,不但不骂,他还称颂鲁迅。

苏雪林正好相反,鲁迅活着的时候她高调称颂鲁迅,鲁迅刚死,她就写个四千字的长篇公开骂鲁迅。

苏雪林比鲁迅小16岁,虽然同时代,但不同辈分,两人没同过事,按理说,他俩是没有什么利害冲突。

然而,自鲁迅覆盖“民族魂”的挽幛永远离开世界后,苏雪林就开始了骂鲁生涯,其语言之尖刻,立场之坚定,谩骂之长久,被称为“骂鲁第一人”。

图片 11

鲁迅

鲁迅生前,苏雪林对其非常敬重,在鲁迅面前谦称自己是学生。

她曾高调发文评价鲁迅的小说《阿Q正传》,认为鲁迅是中国最早、最成功的乡土文艺家,《阿Q正传》能与世界名著分庭抗礼”。

苏雪林认为:“鲁迅的小说创作并不多,《呐喊》和《彷徨》这两本小说已经使他在将来的中国文学史上占到永久的地位了。”

她说的没错,今天回头再看鲁迅的文学作品,苏雪林的评价确是中肯不浮夸的。

但仅仅过去两年,苏雪林对鲁迅的态度却忽然180度大转变,搞的外界有点懵逼。

1936年鲁迅去世,就在全国文化界忙活鲁迅葬礼的时候,苏才女突然扔了“一颗雷”吓倒众人。

她写了长达四千字的《与蔡孑民先生论鲁迅书》,公开祭出反鲁大旗,破口大骂鲁迅是奸恶小人”,在文坛“兴风作浪”,“含血喷人”,其杂文“一无足取”,“祸国殃民”等等。

面对苏雪林近乎失去理智的疯狂谩骂和人身攻击,社会上很多人都对她不满,就连她最崇拜的恩师胡适也写信批评她。

不过苏才女根本没停下的意思,而且变本加厉,想起来就写篇文章骂一下,骂人、骂作品,反正就是和地下的鲁迅死磕到底。

苏雪林如此怒骂,不知鲁先生泉下有知作何感想,估计也是一脸懵逼,不知何处得罪了这个大才女。

有人说,她可能是一时头脑发热,幼稚冲动,才会针对鲁迅。

有人说,她骂名人是为了提升自己的知名度。

有人说,她暗恋鲁迅,没得到回应,所以记恨。

众说纷纭,我觉得最可信的原因是苏雪林想为胡适出口恶气,鲁迅曾公开笔伐过胡适,而胡适又是苏雪林最为崇敬的老师,她为了维护老师,就公开笔伐批评鲁迅了。

苏雪林曾经说过:“我最尊敬的文化人就是胡适”,胡适去世时她悲痛万分,整月足不出户,写了好几篇悼文。胡适的灵位停在南港,她每个月都会去拜祭。

但是,苏雪林骂鲁迅的真正理由到底是什么呢?我们也不得而知,她不说,谁的说法都只是猜测。

只是我觉得苏雪林对鲁迅尸骨未寒时的批评谩骂确实是有失道义和修养的。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