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嘉莹大学时的诗词习作已被老师顾随惊叹“青年有清才若此”,到了中年,更获得文史大家缪钺“实大声宏,厚积薄发,迥异于前代诸女诗人者矣”的揄扬。

  叶嘉莹大学时的诗词习作已被老师顾随惊叹“青年有清才若此”,到了中年,更获得文史大家缪钺“实大声宏,厚积薄发,迥异于前代诸女诗人者矣”的揄扬;至于学术成就,顾随在她23岁时已经断定“截至今日,凡所有法,足下已尽得之”鼓励自立门派,而她将西方理论引入古典诗词研究的大胆尝试,引得缪钺主动来信盛赞“继《人间词话》后,对中国词学之又一次值得重视的开拓”。

叶嘉莹;孩子;靠背;古诗词;杜甫

  但在叶嘉莹看来,自己于创作于学术都未臻大成,因为她全身心投入的是另一项事业:古典诗词的教学。相对成为诗人或学者的成就一己之身,她更愿意当一个引路人:以迦陵妙音引人入胜、得见古典诗词之洞天。

叶嘉莹大学时的诗词习作已被老师顾随惊叹“青年有清才若此”,到了中年,更获得文史大家缪钺“实大声宏,厚积薄发,迥异于前代诸女诗人者矣”的揄扬;至于学术成就,顾随在她23岁时已经断定“截至今日,凡所有法,足下已尽得之”鼓励自立门派,而她将西方理论引入古典诗词研究的大胆尝试,引得缪钺主动来信盛赞“继《人间词话》后,对中国词学之又一次值得重视的开拓”。

  90岁的她依然像候鸟一样,每年奔波在中国大陆、港台及美加之间。她为古典诗词的布道,也并不仅仅在教席之上,她还把讲座开进其他理工院校、图书馆、社区,乃至中小学、幼儿园。倡导以吟诵为主的、对儿童的古诗教学成为这位自感“老之已至”的学者的重点工作,她为儿童编写古诗读本,亲自读诵吟唱,乃至上电视亲身示范,“只希望在传承的长流中,尽到我自己应尽的一份力量。”

但在叶嘉莹看来,自己于创作于学术都未臻大成,因为她全身心投入的是另一项事业:古典诗词的教学。相对成为诗人或学者的成就一己之身,她更愿意当一个引路人:以迦陵妙音引人入胜、得见古典诗词之洞天。

  兴发感动:小朋友如何理解杜甫

90岁的她依然像候鸟一样,每年奔波在中国大陆、港台及美加之间。她为古典诗词的布道,也并不仅仅在教席之上,她还把讲座开进其他理工院校、图书馆、社区,乃至中小学、幼儿园。倡导以吟诵为主的、对儿童的古诗教学成为这位自感“老之已至”的学者的重点工作,她为儿童编写古诗读本,亲自读诵吟唱,乃至上电视亲身示范,“只希望在传承的长流中,尽到我自己应尽的一份力量。”

  “好的老师应该把诗词里的生命教出来,让诗词有一种兴发感动。”叶嘉莹说。

兴发感动:

  诗教是古代的教育传统,而这时代的诗教,对她而言,就是让诗从抽象变为具体,使今人也能体会当时诗人的感情、心智、意念、理想等,使诗词活起来。

小朋友如何理解杜甫

  她曾在加拿大为幼儿园的孩子们讲古诗词,一出手就用杜甫的绝句:“迟日江山丽,春风花草香。泥融飞燕子,沙暖睡鸳鸯。”

“好的老师应该把诗词里的生命教出来,让诗词有一种兴发感动。”叶嘉莹说。

  学界往往以为杜诗沉郁顿挫、意蕴丰富,非经人世者难解其中况味,乃至历代对其的阐释、集注都有上百种。但叶嘉莹认为,不能看低小孩的智能而让他们读浅近的诗歌,“要选择真正好的作品,只要老师讲得明白,他们一样会理解,一样能背下来。让小孩子学骆宾王的《鹅》并不合适,这不能算一首好诗,只是骆宾王小时候的习作,对孩子们学诗、作诗没有意义。”

诗教是古代的教育传统,而这时代的诗教,对她而言,就是让诗从抽象变为具体,使今人也能体会当时诗人的感情、心智、意念、理想等,使诗词活起来。

  叶嘉莹先用了杜甫的画像让孩子们认识这名诗人。当介绍他出生于河南巩县时,还展示了一张其出生的窑洞图片。而后在解释因为唐朝战乱,杜甫从河南跑到四川时,她在准备好的中国地图上标注了地点之间的距离。

她曾在加拿大为幼儿园的孩子们讲古诗词,一出手就用杜甫的绝句:“迟日江山丽,春风花草香。泥融飞燕子,沙暖睡鸳鸯。”

  背景介绍完毕后,她回到诗歌本身,向孩子们讲解这首诗是杜甫出外散步,看见春天的美景而作。叶嘉莹逐字逐句讲解,讲完一句,就画一幅图以加深孩子们理解,全诗讲完后,再带领他们背诵、吟唱,孩子们由此对古诗饶有兴味,学得非常快。

学界往往以为杜诗沉郁顿挫、意蕴丰富,非经人世者难解其中况味,乃至历代对其的阐释、集注都有上百种。但叶嘉莹认为,不能看低小孩的智能而让他们读浅近的诗歌,“要选择真正好的作品,只要老师讲得明白,他们一样会理解,一样能背下来。让小孩子学骆宾王的《鹅》并不合适,这不能算一首好诗,只是骆宾王小时候的习作,对孩子们学诗、作诗没有意义。”

  当时她给孩子们留了两句诗当作业:“门前小松鼠,来往不惊人。”乃至有一个小朋友续出了“松鼠爱松果,小松家白云”这样饶有意趣的句子。

叶嘉莹先用了杜甫的画像让孩子们认识这名诗人。当介绍他出生于河南巩县时,还展示了一张其出生的窑洞图片。而后在解释因为唐朝战乱,杜甫从河南跑到四川时,她在准备好的中国地图上标注了地点之间的距离。

  “诗不是抽象的东西,”叶嘉莹对早报记者说,“人是有感情的动物,诗是感情的活动,情动于中而形于言。小孩子学诗,就是让他们对天地草木鸟兽、对人生的聚散离合都有关怀的爱心。”

背景介绍完毕后,她回到诗歌本身,向孩子们讲解这首诗是杜甫出外散步,看见春天的美景而作。叶嘉莹逐字逐句讲解,讲完一句,就画一幅图以加深孩子们理解,全诗讲完后,再带领他们背诵、吟唱,孩子们由此对古诗饶有兴味,学得非常快。

  “兴道讽诵”:读书当从识字始

当时她给孩子们留了两句诗当作业:“门前小松鼠,来往不惊人。”乃至有一个小朋友续出了“松鼠爱松果,小松家白云”这样饶有意趣的句子。

  叶嘉莹介绍,读诵这种方式自周朝就有,太师教卿大夫的小孩的方式是“兴道讽诵”。“兴是感发,道是引导,讽先是让你开卷读,然后背下来,到最后就可以吟诵了。”

“诗不是抽象的东西,”叶嘉莹对早报记者说,“人是有感情的动物,诗是感情的活动,情动于中而形于言。小孩子学诗,就是让他们对天地草木鸟兽、对人生的聚散离合都有关怀的爱心。”

  但现在的一些方式令她不理解。生于“燕京之旧家”,叶嘉莹不上公立小学,而以姨母讲授《论语》开蒙,其中很多话她咂摸了一辈子,终身受用。“我提倡弱德之美,要求自己在艰难困苦中亦能持守;躬自厚而薄责于人,也就是待己严待人宽;日三省吾身……这样的性格是我从小受到的教育使然,在这种文化里强调人的弱德,而非当一个巧取豪夺、不择手段的强者。”

  但现在的“读经”让她有点看不懂。她读到报纸上一些读经班单让小孩背书,老师不讲解内容,唱歌一样带着孩子们背,孩子连字都认不全,只能跟着老师唱。“误人子弟。”叶嘉莹评价,“读书当从识字始,字都不认、道理都不懂,背来有什么用?”

  以“兴道讽诵”的方式,叶嘉莹认为,老师应该先让孩子认字,告诉他诗里写了什么,让他明白诗人的感动何在。而“道”,则在于以讲解来引领,“比如讲《秋兴八首》,那先要讲杜甫的人,他是个怎样的人,他处在什么时代环境下,过去有什么理想、抱负,为什么到了巫峡、羁留夔州……让孩子们理解他的人、他的感情、他的时代环境。然后可以读,‘玉露凋伤枫树林,
巫山巫峡气萧森’,因为理解了杜甫,孩子们内心兴发感动,理解体会之后不开卷就能背诵下来。最后是诵,以声节之,读出声调来。”

  “教小孩是要一步一步来,现在的情况是老师都不懂,学生乱背,错字别字都不通,背得再多有什么用?”叶嘉莹反问。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