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梁人物

○侍御史

中文名:张义方

《六典》曰:侍太史掌纠举百僚,推鞫狱讼。凡有别付者,则按实际上状以奏。若经常之狱,推讫,断於东营。不论什么事非先生、中丞所劾而合弹奏者,则具其事为状;大夫、中丞押大事,则豸冠、朱衣、纁裳、白纱、中单以弹之,小事常服而已。

生意:官侍里胥

《续汉书·百官志》曰:侍上大夫,员几人,秩三百石。以公府掾属高第补之,或牧守、议郎、军机大臣为之。掌察违法,受公卿群吏奏事,有违失者举劾之。凡郊庙及大拜则一个人监威仪,有违失者则劾奏。

朝代:唐代

《汉官仪·侍臣下》曰:知府,秦官也。案周有太史,掌邦国都鄙及万民之治,令以赞冢宰。

性别:男

应劭《汉官仪》曰:侍经略使,周官也。为柱下史,冠法冠一名曰”柱后”,以铁为之,言其审固不挠也。或说古有解豸兽,主触邪佞,故执宪者以其角形为冠耳。余览《秦事》云:”始皇灭楚,以其君冠赐长史。”汉兴袭秦,由此不改。

张义方人物生平

《汉书仪》曰:抚军员四十几人,皆已七百石。其十四个人衣绛,给事殿中为大将军。宿庐在石渠门外,几个人尚玺,多人持书,给事三人侍前,中丞一个人领余叁拾肆人留寺,理百官事也。

“义方,始名元达,事南唐先主为侍太守。先主倚以肃正邪慝,取前朝王义方名以易之。饵丹病?卒。””南唐保大五年小刑元春,小寒,元宗李璟召太弟以下登楼设席赋诗。时李建勋与徐铉、张义方会於溪亭,帝悉,召和御制,夜分始散。徐铉集其诗,作前后序。””张义方上疏,仅免酷刑。自是守正者冒犯,朋邪者信誉。上之视听,惟在数人,虽日接群臣,终成伶仃。”

《史记》曰:赵禹者,郿人。武帝即位,禹以刀笔吏积劳迁为侍参知政事,与张汤论定律令。

张义方人物评价

又曰:下杜人程邈为太尉,得罪始皇,幽系云阳十年。从狱中作黑体,少者增益,多者减损,方者使员,员者使方,奏之,始皇善之,出为太傅。

为人大义灭亲,理性客观

又曰:张苍好旧历,秦时为上大夫,主柱下方书。

张义方小自个儿创作

《汉书》曰:江充拜直指绣衣,使督三辅盗贼,禁察逾侈。时近臣多奢僣,充皆举劾,请没入车马,令身从北军击匈奴。奏闻,贵戚惊慌。

(历史

又曰:王驾字翁孺,武帝时为绣衣太史,逐捕群盗,皆纵而不诛。

《请纳谏疏》

又曰:严延年迁都尉,劾霍光专废立。

《奉和圣制元正大暑登楼》

《东观汉记》曰:陈宠,伯公咸哀平间以明律为侍太守。王巨君篡位,老爹和儿子相将归老乡,闭门不出,乃收家中律令、文书壁藏之,以俟圣主。咸常戒子孙为人议法当依轻,虽有百金之利,无与人重。

张义方文章内容

《辽朝书》曰:桓典为侍节度使,执政无所避,常乘骢马,京师畏之。语曰:”行行且止,避骢马上大夫。”

《请纳谏疏》

又曰:杜甫的诗为大将军,安集呼和浩特。时将军萧广放纵兵士,暴横民间,百姓惶扰。诗敕晓不改,遂格杀广,还以状闻。世祖召见,赐以棨戟焉。

古之任里正者,非止平狱讼肃班列也。有怙威侮法,弃忠贼义,树朋党,蔽智慧者,得以纠举投诉。至於人主,好游畋声色,说奢靡佞媚,赏非功,罚非罪,得以争辨。使诸侯不敢乱法,百司不得盗权,则太师为不黩职。今文武材行之士,固不为乏,而贪腐陵犯,胃痛教,弃仁义者,犹未革心。臣欲奉天子德音,先举忠孝洁廉,请颁爵赏,然後绳纠乖戾,以正典刑。小则上疏论刑,大则对仗弹奏。臣每痛国度之败,非独人君不明,盖官卑者惧罪而不言,位尊者持禄而不谏。高低轻便,至於消亡。今臣诚不忍忘君亲之义,有所不尽。惟主公幸赦之。

又曰:李恂拜侍参知政事,持节使交州,发布恩情,慰抚东夷,所过皆图写山川、屯田,聚落百馀卷,悉封奏上,肃宗嘉之。

《奉和圣制元春立冬登楼》

又曰:光武闻杜林还三辅,乃征拜侍上大夫。引见,问以优越、故旧及西州事,甚悦之,赐以车马衣被。

适龄岁日纷纭落,天宝瑶花助物华。

又曰:陈翔(英文名:chén xiáng卡塔 尔(英语:State of Qatar)字子麟,拜侍军机大臣。三朝朝贺,大将军梁伯卓威仪不整,翔奏请收冀治罪,时人奇之。

中外古今最初标瑞牒,有什么人轻拟比杨花。

又曰:杨秉字叔节,拜侍大将军,京畿咸称其首相之才。

密飘粉署光同冷,静压青松势欲斜。

又曰:谯玄为绣衣使者,持节分行天下,观览风俗,所至专行诛赏。

不止小臣添兴咏,狂歌醉舞一家家。

《续唐宋书》曰:种暠字景伯。顺帝时为侍都督,监护世子于承光宫。中常侍高梵受敕迎太子,不赍圣旨,以衣车里装载皇储欲出,世子里正高褒不甚了了,力无法止,开门临去。暠至,横剑当车曰:”大将军受诏监护皇帝之庶子。皇帝之庶子国之储副,人命所系。常侍来,无一尺上谕,安知非挟奸耶?明日之事,有死而已。”梵不敢争。

如上内容由整合治理公布,部分内容来自网络,版权归原来的小说者全部,如有侵略您的原创版权请告诉,大家将不久删除相关内容。

又曰:张纲字文纪,迁侍都督。汉初,遣八使巡行风俗,八使同日拜,谓之八彦,皆宿儒要位,惟纲年少官微,受命各之所部,而纲独埋车轮於西宁都亭,曰:”豺狼当路,安问狐狸?”遂奏都督梁伯卓兄弟罪恶,京师震悚。

《魏志》曰:袁本初字本初,有姿貌威容,能折节中士,士多附之。太祖少与交,以御史掾为侍士大夫。

又曰:帝尝大会殿中,长史簪白笔侧阶而坐,上问左右:”此为啥官何主?”左右不对。辛毗曰:”谓太守。旧时簪笔以奏不法,今者直备官但珥笔耳。”

《吴志》曰:吕岱亲切吴都徐原,慷忾有才志,岱知其可成,赐巾褠,与共言论,后遂荐拔,官至侍长史。原性忠壮,好直言。岱时有利弊,原辄谏争,又公论之,人或以告岱,岱笑:”是本人之所以贵德渊者也。”及原死,岱哭之甚哀,曰:”德渊,吕岱之益友,今不幸,岱复於何闻过?”谈者美之。

又曰:张纮字子纲,番禺人也。孙策遣纮奉章至许宫,留为侍校尉,少府孔文举等皆与亲善。

又曰:朱据字子范,吴郡人也,补侍大将军。是时选曹太傅暨艳疾贪赃在位,欲沙汰之。据以为天下未定,宜以功覆过,弃瑕取用,举清励浊,足以沮劝,若有时贬职,惧有后咎。艳不听,卒败。

《晋书》曰:庾峻字山甫。长安徽大学狱久不决,转峻里正往断,朝野称当。

又曰:刘毅子〈白敦〉,正直有父风,为长史。库失火,刺史郭彰率百人自卫而不救火,〈白敦〉正色诘之。彰怒曰:”作者能截卿角也!”〈白敦〉勃然谓彰曰:”君几时敢恃宠横行霸道,太岁法冠而欲截角!”呼命纸笔奏之,彰伏不敢言。民众皆释,乃止。

《隋书》曰:柳调转侍上大夫,左仆射杨素尝於朝堂见调,因独言曰:”柳调通体弱,独摇不须风。”调敛板正色曰:”调信无取者,公不当认为侍上大夫;调信有优点,不应发此言!公当具瞻之秋,枢机何可轻发?”素甚奇之。

又曰:游元为侍教头,奉使於黎阳督运,会杨玄感作逆,乃谓元曰:”独夫肆虐天下,节度使粉身碎骨,以陷身绝域之所,军粮断绝,此亦天亡之时,笔者今亲率义兵诛无道,卿意怎样?”元旦色答曰:”尊公荷国宠灵,功参佐命,高官重禄,近古莫俦,公之兄弟青紫交映,当谓竭诚尽节,上答鸿恩,岂意坟土未乾,亲图反噬,深为明公不取,愿思祸福之端。仆有死而已,不敢闻命。”玄感怒而监犯之,屡胁以兵,竟不屈节,於是害之。

又曰:陈孝意,卓著的业绩初为鲁郡司法书佐,郡内号为廉平。太傅苏威尝欲杀一囚徒,孝意固谏,至於反复,威不准。孝意因解衣,请先受死。悠久,威意乃解,谢遣之。渐加礼敬。及威为纳言,奏孝意侍大将军。

又曰:獬廌冠,案《礼图》曰:”法冠也。生机勃勃曰柱后惠文。”(如淳注《汉官》云:”惠,蝉也。细如蝉翼,今太尉性格很顽强在荆棘载途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之礼图也。”)

又曰:獬廌冠,高五寸,秦制也。法官服之。案《董巴志》云:”解豸,神羊也。”蔡邕云:”如麟豆蔻年华角。”应劭云:”古有此兽,主触不直,故执宪者为冠以象之。秦灭楚,以其冠赐经略使。”

《唐书》:李素立丁忧,高祖令所司夺情授七品清要官,所司权拟交州校尉录参军。高祖曰:”此官要而不清。”又拟秘书郎,高祖曰:”此官清而毫无。”遂擢授侍大将军。

又曰:柳范为侍参知政事,时吴王恪好畋猎,损居人田苗,范奏惮之。太宗因谓侍臣曰:”权万纪事笔者儿,不可能改革,其罪合死。”范进曰:”房梁公事帝王,犹不可能谏止畋猎,岂可独罪万纪?”太宗大怒,拂衣而去。久之,独引范曰:”何得逆折小编?”范曰:”臣闻主圣臣直,帝王仁明,臣敢不尽愚直?”太宗意乃解。

又曰:高宗尝问群臣求可为都督者,佥举万年尉杨子居数月,复问之,群臣又举焉。上曰:”吾闻斯人常亵服居公堂视事,其可为法规司乎?”由是百司群僚必表而职业。

又曰:乾封中韦仁约除侍都尉,与公卿相见,未尝行拜礼。或勉之,仁约曰:”雕鹗鹰鹯岂众禽之偶,奈何设拜以狎之?”且耳目之官,故当特立乃曰士大夫。衔命出使,不能够动摇山岳,震惧州县,诚旷职耳。”

又曰:贾言忠,福建邯郸人也。乾封中为侍都督,时朝廷有事辽东,言忠奉使往支军粮,及还,高宗问以武力。言忠画其山川地势,且陈辽东可平之状。高祖悦。又问诸将优劣。言忠曰:”李勣先朝旧臣,圣鉴所悉;庞同善虽非视如草芥将,而持军严整;薛仁贵勇冠三军,名可振敌;高侃俭素自处,忠果有谋;契苾何力沉毅持重,有总统之才,然颇负忌前之癖。诸将夙夜小心,忘身忧国,莫逮於李勣者。”高宗深然之。

又曰:刘思立,宋州宁陵人也。高宗时为侍太傅。属湖南安徽旱俭,遣参知政事中丞崔谧等分道安抚赈给。思立上疏谏曰:”今清和月方秋,蚕功未毕;三时之务,万姓所先;敕使抚巡,人皆竦抃;忘其行当,翼此天恩,踊跃参迎,必难抑止;汇集既广,妨废亦多。加以途程往还,兼之晨夕停滞。既缘赈给,须立簿书;本欲安存,却成烦闷。又无驿之处,骑马稍难。简择公私,弹指追集。雨后种地,特切常情,蹔废瞬,即亏岁计。每为一马,遂劳数家,自此相乘,恐更滋甚。望且委州县赈给,待秋后闲时出使褒贬。”疏奏,谧等遂不行。

又曰:李义府恃宠用事。妇人淳于氏,有美色,坐事系黄石,乃讽丞毕正义枉法出之。将纳为妾,会有密言其状者。上令给事中刘仲轨鞫之。义府恐泄其谋,逼正义上吊自杀於狱中。上知,而特原义府之罪。侍少保王义方奏:”义府擅杀寺丞,国王虽已释放,然君主置三公、九卿、三十八大夫、三十四元士,本欲水火相济,盐梅相成,然后庶绩咸熙,风雨交泰,则知人主不得独是非。昔唐尧至圣,失之於四凶;汉祖深仁,失之於陈犭希;光武聪明宽恕,失之於逢萌;魏武勇略豪杰,失之於张邈。此英杰之主,莫不失之於前,得之於后。今天子继圣,抚有万邦,蛮陬夷落,犹惧刑纲,况辇毂咫尺,贪吏肆虐。杀风华正茂六品寺丞,足使忠臣抗愤;纵令正义上吊自尽,此事弥不可容。正是畏义府之权势,能杀身以灭口。此则生杀之威,已非主出;赏罚之柄,下移奸佞。请乞重勘,当正义死之由,雪冤气於幽泉,诛贪赃枉法的官吏於白日。”对仗叱义府,令下;义府视,不退;义方三叱。上既无言,义府趋出。

又曰:王志愔,博州大理人也。少以进士擢第,神龙年累除左台太尉。执法刚正,百僚畏惮,时人呼”皂雕”言其顾瞻人吏如雕鹗之视燕雀也。

又曰:苏瑰案问郑普思,其妻有宠於韦庶人,特敕令对御辨折,上屡抑瑰而伸普思。侍上卿范献忠历阶而前曰:”臣请先罪苏瑰。”上问其故。献忠曰:”苏瑰国之先生,荷荣贵久矣,不斩逆贼而后闻奏,今使眩惑天聪,摇上刑柄。而普思反状昭露,皇帝曲为申理,此则王者不死。今圣躬万福,岂有两圣上耶?臣请先死,终不能够事普思。”上意乃解,狱遂定。

又曰:太师遭长官於途,皆免帽降乘,长官戢辔,辞而上马。乾封中王本立为太史,意气颇高,途逢长官,端揖而已,自是诸人或降而立,或足至地,或侧鞭弛镫,轻重无恒。开元来说,但举鞭耸揖而已也。

又曰:刘藏器为长史中,时卫卿尉迟宝琳抑人为妾,藏器奏请还其家长。上既可其奏,宝琳私奏乞之,上又从之。藏器复执奏,上又可之。宝琳又请,如是三。藏器进言曰:”法者,海内之悬衡,上下之所共,若刑罚不中,则人仓皇。天子若用舍恣情,爱憎由己,则国之刑宪何所施陈。今宝琳请,始祖从之;臣执奏,始祖亦从之。今天从之,今日又改之,欲令下人何以遵奉?妻子无信不立,愚夫俗子尚不足失信,况为国王,安可戏言?今皇上二三其言?处分不定,臣恐四海之内,方寸大乱。”上竟从藏器所奏。

又曰:王播为侍大将军。贞元末,华臣李实为京兆尹,恃恩颇横,尝遇播於途不避。传说,尹避台官。播移文诋之。

又曰:温造拜侍都尉,请复置弹事朱衣、豸冠於外廊,大臣阻而不行。李祐自夏州入拜金吾,违制进马一百七十匹,造正衙弹奏,祐股战汗流。祐私谓人曰:吾逾蔡州城擒吴元济,未尝心动,今天胆落於温通判,吁可畏哉!”

《好汉记》曰:袁本初辟都尉府,不得已,起从命,举高第,迁侍经略使。弟术为首相,绍不欲为台下,告疾求退。

《三辅决录》曰:韦约字季明。司徒刘恺甚爱抚之,谓曰:”君以轻去就,故大位不跻,今岁垂尽,选里正实欲烦君。”约曰:”犬马齿尽,既无膂力,又无考课;所以踌躇恋慕者,以明公礼遇隆崇,未能自割。”因称一直风疾,眩冒不堪久侍,遂徒跣趋出,公追不如。

《陈留耆旧传》曰:杨仁字文义,明帝引见,问现代政治之事,仁对,上海南大学学奇之,拜侍侍郎。明帝崩,是时,诸马贵贱各争入宫,仁被甲持戟遮敕宫门不得令入。章帝既立,诸马贵更赞仁刻峻,於是上善之。

《通典》曰:侍提辖之职四。谓推、弹、公廨、杂事,定殿中监察以下职事及进名改转,台内之事悉主之,号为台端,它人称之曰”端公”。其知杂事者谓之杂端,最为雄极。食座之南设横榻谓之南床,殿中监察不得坐。(亦谓之痴床,言处其上者,皆骄矜自得,惹人如痴,故谓之痴床也。)凡侍侍郎之例,不出累月则迁登南省,故号为南床。百日察其行为、出入、揖让、去就。殿中已下,皆禀而随着前后相继,亏失者有罚。

又曰:二汉侍长史所掌,凡有五曹:风流洒脱曰令曹,二曰印曹,三曰供曹,四曰尉马曹,五曰乘曹,豹尾之内便为禁省。

又曰:旧例参知政事台不受诉讼,有通辞状者即於台门候,侍郎竞往门外收采,知可弹者,略其姓名。皆云风闻访知。永徽中崔义玄为先生,劾状题告人姓名。

《日照公阴谋秘法》曰:荧惑,火之精,参知政事之象,主禁令、刑罚、收捕、纠正。

○殿中侍都尉

《六典》曰:殿中侍太师掌殿庭供奉之仪式。凡长至节、元旦大朝会,则具服升殿。若郊祀、巡省则具服从,於旌门查看,视其文物有亏缺则纠之。凡两京城内则分知左、右巡,各察其所巡之内有越轨之事。

《三国典略》曰:齐宋世良,字元文,魏孝庄文皇后时为殿中侍太师。诣福建括户,大获游惰;至汲郡旁见有骸骨,移书瘗之。其夜有雨滂沱,博尔济吉特·布木布泰劳之曰:”卿所括得丁,倍於本帐,若官人皆如此,正是更生出一天下也。”

《唐书·官品志》曰:殿中侍士大夫六个人,掌殿中禁卫内事。

又曰:张行产生殿中上卿中,纠劾不避权戚,太宗感觉能,谓房梁公曰:”观古今用人,必因媒介,若行成者,朕自举之,无先容也。”

又曰:王无竞自监察太尉转殿中侍县令。旧例,每天更加直於殿前正班。宰相宗楚客、杨再思尝离班偶语,无竞前曰:”朝礼至敬,公等大臣,不宜轻巧以慢恒典。”楚客等大怒,转无竞为皇储舍人。

又曰:殿中侍太师郭震,劾刑部长史赵彦昭、世子宾客韦嗣立、青州校尉韦安石曰:”彦昭以女巫赵五娘左道乱常,托为诸姑,潜相影援。既因救助,遂践台阶,或驾乘造门施妇人之性格很顽强在艰难险阻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或携妻就谒申犹子之情,官官相护,一至於此!又张易之兄弟,势倾朝野,嗣立此际结为舅甥,神龙之初已合诛死,天网脱漏,腰领误全,与安石托附阿韦,编诸属籍。中宗晏驾,削太皇辅正之制,定阿韦临朝之策。这个时候朝野危惧,人神怨愤。臣忝司清宪,敢不纠举控诉,彦照等并请准法处分。”於是并贬官。

《山公启事》曰:中书属通事令史孙琳限满,久习内事,才宜殿中侍都督,须空补之,不审可以还是不可以?诏曰:”可!。”

《曹氏传》曰:左拥起於碎吏,武帝认为能,擢为殿中侍太傅。

○监察长史

《六典》曰:监察大将军掌分察百僚,巡按郡县,纠视刑狱,肃整朝仪。朝廷有不肃敬及袖手观望失者,则纠而劾之。

《唐书》曰:李素立武德初为监察参知政事,时有违反律法不至死者,高祖将令杀之,素立谏曰:”三尺之法与天下共之,法一动摇,则人心慌。帝王甫创鸿业,遐荒尚阻,奈何辇毂之下,便弃刑书?臣忝法司,不敢奉旨。”高祖从之。

又曰:张嘉贞,蒲州猗氏人也,坐事免归故乡,居长安。侍太史张循宪为河东访谈使,荐嘉贞才堪宪官,请以己之官秩授之。则天召见,垂帘与之言,嘉贞奏曰:”臣以草莱而得谒九重,是千载生机勃勃遇也。咫尺之间,如隔云雾,竟不睹日月,恐君臣之道有所未尽。”则天遽令卷帘与语,大悦,擢拜监察大将军。

又曰:纪履忠为监督都督,劾奏太傅中丞来俊臣犯状有五:意气风发私下国权,二暗害忠善,三赃贿贪浊,四失仪勃礼,五淫昏很戾。论兹五罪,合至万诛,请下狱理罪。

又曰:萧至忠为监督太尉,弹凤阁经略使同凤阁鸾台三品苏味道赃污贬官。太守大夫李承嘉尝召诸里胥责之曰:”如今弹事不咨大夫,礼乎?”众不敢对,至忠曰:”旧事,台北无长官,少保人君耳目,偏官被害者,得各自弹,事不相干,或先白大夫而许弹事,如弹大夫不知白哪个人也?”承嘉默然,而惮其刚正。

又曰:崔琬为监督太史,弹奏宰相宗楚客、纪处讷等骄恣放肆,请收劾之。旧制,大臣有被士大夫弹者,皆俯偻趋出,待罪朝省。楚客瞋目作色,称以忠鲠被诬。中宗令琬与楚客约为小伙子,人窃叹焉。

又曰:齐澣,定州义丰人。少以词学称,弱冠制科登第。景云二年,中书令姚崇用为监察里胥。起诉违犯,先於风教,那时认为尽职。

又曰:开元七年,监察太傅杜暹往碛西覆屯会郭处瓘与史献等不叶,更相执奏,诏暹案其真相。史献以金遗暹,固辞。左右曰:”公远使绝域,不可失蕃人情。”暹不得已受之,埋於幕下。既去,出境,乃移牒令抽出之。

又曰:李勉拜监察长史,属朝廷右武,勋臣恃宠,多不知礼。新秀荣崇嗣於行在朝堂背阙而坐,言笑自若。勉劾之,拘於省司,肃宗特原之,叹曰:”吾有李勉,始知朝廷尊矣。”

又曰:经略使台奏准:旧例监察知府从下两个人,各察士大夫省意气风发司;又准:兴元元年四月敕令监察从上首古代人,察吏部礼部第二位,察兵部、工部第四人,察户部,刑部第多人者。伏以监察第贰遍之人已充监察及馆驿等,使新人除出使外,并无以观其是或不是。今请古板制,新人分察。从之。

又曰:元〈禾贞〉拜监察太尉,奉使东蜀,劾奏东川都督严砺违制擅赋,又籍没涂山甫等吏民四十三户田宅奴婢。时砺已死,七州节度使皆责罚。〈禾贞〉虽举职,而执政犹有与砺厚者恶之。

又曰:杨收兄假自浙西观测判官入为监察参知政事,兄弟并居宪府,特为新条例。

又曰:李憕,瓦伦西亚人也。宇文融为都督,括田户,奏著名之士崔希逸、咸廙业、宇文顺、字孺卿、李宙及憕为判官,摄监察抚军,分路检察以课,并迁监察太守。

又曰:柳浑拜监察都尉,台北执法之地,动限仪矩,浑性放旷,不甚检束。察长拘局,忿其疏纵。浑不乐,乞外任,执政惜其才,奏为左补阙。

古典管理学原著赏析,本文由作者收拾于互联网,转发请表明出处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