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北朝职员

陈伯之,济阴睢陵人,幼有体力,少小无赖,家中清贫,以盗劫为生。后跟随乡里车骑将军王广之征伐齐安陆王萧子敬有功,晋升为亚军将军…

中文名:陈伯之

陈伯之,济阴睢陵人,幼有体力,少小无赖,家中贫穷,以盗劫为生。后跟随乡亲车骑将军王广之诛讨齐安陆王萧子敬有功,晋升为亚军将军、骠骑司马,封鱼复县伯,食邑500户。

出生地:济阴睢陵(今西藏睢宁

齐永元三年,萧衍率义军攻打郢州,东昏侯萧宝卷任命陈伯之为明州知府,并吞寻阳来抗击义军。萧衍吞噬郢州,找到陈伯之的幢主苏隆之。派他告诫陈伯之投降,告诉她如能归附,就封为Anton将军、江州节度使。陈伯之虽选拔了那少年老成尺度,忧郁怀犹豫,犹犹豫豫。萧衍趁其犹豫,率部队到达寻阳城下,逼他妥胁。陈伯之不得已而归附。

职业:军人

图片 1

性别:男

萧衍封陈伯之为镇南宿将,领着她风华正茂道去攻击建康。大军围困建康城,每当有妥洽的人从城中出来,陈伯之就呼吁来小声地理解城中的情状。萧衍怕他再有多次,就召他来神秘地说:“据说城上校吏对您投顺一事不行生气,想派徘徊花来杀你,你应该严慎酌量,务加小心。”陈伯之不信。正逢东昏侯的爱将郑伯伦投降,萧衍再派她从陈伯之这里经过,对他说:“城中人对您很恼火,想写信引诱你去降服。你生龙活虎投降,就要剁下您的动作;你如若不低头,也要派徘徊花暗害你。你要作好堤防。”陈伯之惊惧,不敢再有戴绿帽子的遐思。由于应战有功,建康平定后,进号征南将军,仍回江州防范。

陈伯之摘要

陈伯之不识多字,公文书信只可以看懂大约意思。大事的决定往往决议于身边的潜在。他身边有邓缮、戴永忠、褚緭、朱龙符等要害潜在。朱龙符是陈伯之老乡,任长流参军,仗着陈伯之不明下情,自便胡行。萧衍得悉后,亲笔致信由陈伯之外甥陈虎牙送来,汇报朱龙符罪状。陈伯之以为朱龙符是铁汉健儿,对她不作处置处罚。邓缮曾救过陈伯之,任江州别驾,萧衍派人代替邓缮江州别驾职位,陈伯之认为邓缮有功绩不动他的前景,将所派来的人担任治中。褚緭是个品行恶劣的小人,平昔有窜掇陈伯之叛梁投魏的筹划。陈伯之身边的神秘对萧衍都怀有敌对激情。邓缮劝说陈伯之叛梁,以为现行反革命国库空虚、东方食不充饥,是稀有的空子。褚緭、戴永忠等也竭力附和。

《与陈伯之书》就是在如此的背景下写成的意气风发封政治性书信。

于是陈伯之召集将吏说:“小编选拔齐建筑和安装王指令,他率江北10万三军已进驻六合,命令大家运粮连下,笔者受齐明帝厚恩,要以死相报!”并把褚绢杜撰的萧宝夤的书函拿给我们看。众将果然相信,城下之盟,同心反梁。

陈伯之陈伯之一生

武帝命王茂攻讨陈伯之,陈率众攻豫章,留下同乡唐盖人守江州。王茂也率军追到豫章。豫章少保郑伯伦固守,陈伯之攻城不克,王茂前军已到来,陈表里受敌,大败逃走,与陈虎牙、褚緭等都逃入明清。魏封他为平南老将、光禄大夫,曲江县侯。

陈伯之,济阴睢陵人,幼有体力,少小无赖,家中贫困,以盗劫为生。后跟随老乡车骑将军王广之讨伐齐安陆王萧子敬有功,擢升为季军将军、骠骑司马,封鱼复县伯,食邑500户。

天监八年,武帝派临川王萧宏率军北伐,两军周旋,萧宏命谘议参军、记室丘迟写信招降陈伯之,这就是著名的《与陈伯之书》。书中晓之以霸气,告之以危局有“将军鱼游于沸鼎之中,燕巢于飞幕之上”的警句;动之以乡情,有“淑节八月,江南草长,杂花生树,群莺乱飞”之佳句;而后喻之以大义。感于此书,陈伯之迫于时局,终于带8000兵在寿阳投降。外孙子陈虎牙被魏人所杀。武帝封陈伯之为骁骑将军、太中医师,永平桥区侯,食邑千户。

(历史

齐永元七年,萧衍率义军攻打郢州,东昏侯萧宝卷任命陈伯之为宛城参知政事,占领寻阳(今广东九江)来对抗义军。萧衍攻陷郢州,找到陈伯之的幢主(南北朝时禁军主将的名称叫)苏隆之。派她劝说陈伯之投降,告诉她如能归附,就封为Anton将军、江州里正。陈伯之虽选择了那风华正茂法规,顾忌怀犹豫,犹豫不定。萧衍趁其犹豫,率部队到达寻阳城下,逼她妥洽。陈伯之不得已而归附。

萧衍封陈伯之为镇南主力,领着她大器晚成道去攻击建康。大军围困建康城,每当有迁就的人从城中出来,陈伯之就呼吁来小声地询问城中的场地。萧衍怕她再有多次,就召他来神秘地说:“听他们讲城军长吏对您投顺一事至极生气,想派徘徊花来杀你,你应该审慎思考,务加小心。”陈伯之不信赖。正逢东昏侯的名帅郑伯伦投降,萧衍再派他从陈伯之这里经过,对她说:“城中人对您很生气,想写信引诱你去降性格很顽强在山高水险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你生机勃勃投降,将在剁下您的动作;你只要不迁就,也要派刀客暗杀你。你要作好预防。”陈伯之惊慌,不敢再有戴绿帽子的遐思。由于应战有功,建康平定后,进号征南将军,仍回江州(治所在今江苏九湖南北)镇守。

陈伯之不识多字,公文书信只好看懂大致敬思。大事的裁断往往决定于身边的心腹。他身边有邓缮、戴永忠、褚緭、朱龙符等重大地下。朱龙符是陈伯之同乡,任长流参军,仗着陈伯之不明下情,大肆胡行。萧衍获知后,亲笔致信由陈伯之外孙子陈虎牙送来,陈诉朱龙符罪状。陈伯之感觉朱龙符是敢于健儿,对她不作处置罚款。邓缮曾救过陈伯之,任江州别驾,萧衍派人取代邓缮江州别驾职位,陈伯之认为邓缮有功绩不动他的功名,将所派来的人担纲治中。褚緭是个品行恶劣的小人,一向有窜掇陈伯之叛梁投魏的思索。陈伯之身边的潜在对萧衍都怀有敌对心态。邓缮劝说陈伯之叛梁,以为现在国库空虚、东方饔飧不济,是百年难遇的时机。褚緭、戴永忠等也极力附和。

于是乎陈伯之召集将吏说:“笔者选择齐建筑和安装王指令,他率江北10万武装已进驻六合,命令大家运粮连下,笔者受齐明帝厚恩,要以死相报!”并把褚绢杜撰的萧宝夤的书函拿给大家看。众将果然相信,金石之盟,同心反梁。

武帝命王茂攻讨陈伯之,陈率众攻豫章,留下老乡唐盖人守江州。王茂也率军追到豫章。豫章尚书郑伯伦服从,陈伯之攻城不克,王茂前军已光临,陈表里受敌,折桂逃走,与陈虎牙、褚緭等都逃入宋朝。魏封他为平南老马、光禄大夫,曲江县侯。

天监五年,武帝派临川王萧宏率军北伐,两军相持,萧宏命谘议参军、记室丘迟写信招降陈伯之,那正是出名的《与陈伯之书》。书中晓之以猛烈,告之以危局有“将军鱼游于沸鼎之中,燕巢于飞幕之上”的警句;动之以乡情,有“淑节3月,江南草长,杂花生树,群莺乱飞”之佳句;而后喻之以大义。感于此书,陈伯之迫于形势,终于带8000兵在寿阳投降。外甥陈虎牙被魏人所杀。武帝封陈伯之为骁骑将军、太中医师,永罗山县侯,食邑千户。

陈伯之《梁书》列传第十二 陈伯之

陈伯之,济阴睢陵人也。幼有膂力。年十四四,好著獭皮冠,带刺刀,候伺邻里稻熟,辄偷刈之。尝为田主所见,呵之云:“楚子莫动!”伯之谓田主曰:“君稻幸多,意气风发担何须?”田主将执之,伯之因杖刀而进,将刺之,曰:“楚子定何如!”田主皆反走,伯之徐担稻而归。及中年老年年,在钟离数为劫盗,尝授面觇人船,船人斫之,获其左耳。后随乡人车骑将军王广之,广之爱其勇,每夜卧下榻,讨伐尝自随。
齐安陆王子敬为南临安,颇持兵自卫。明帝遣广之讨子敬,广之至欧阳,遣伯之先驱,因城开,独入斩子敬。又频有胜绩,以勋累迁为季军将军、骠骑司马,封鱼复县伯,邑三百户。

义师起,东昏假伯之节、督四驱诸军事、广陵县令,将军依旧。寻转江州,据寻阳以拒义军。郢城平,高祖得伯之幢主苏隆之,使说伯之,即认为Anton将军、江州左徒。伯之虽受命,犹怀两端,伪云“大军未须便下”。高祖谓诸将曰:“伯之此答,其心未定,及其犹豫,宜逼之。”众军遂次寻阳,伯之退保玄武湖,然后归附。进号镇南老将,与众俱下。伯之顿篱门,寻进西明门。建康城未平,每降人出,伯之辄唤与耳语。高祖恐其复怀翻覆,密码语言伯之曰:“闻城中甚忿卿举江州降,欲遣徘徊花中卿,宜认为虑。”伯之未之信。会东昏将郑伯伦降,高祖使过伯之,谓曰:“城中甚忿卿,欲遣信诱卿以封赏。须卿复方降压灵药片,当生割卿手脚;卿若不降,复欲遣刺客杀卿。宜深为备。”伯之惧,自是未有差距志矣。力战有功。城平,进号征南将军,封豊城县公,邑二千户,遣还之镇。

以上内容由整合治理发布,部分内容出自互联网,版权归原版的书文者全体,如有侵袭您的原创版权请告诉,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