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太祖赵匡胤

图片 1

宋太祖赵匡胤虽是一员武将,却是有文化的人。据说,赵匡胤没当皇帝时,他搬家装载货物的车上没有金银珠宝,只有数千本书。可是,就是这个爱读书学习的赵匡胤,却看不起文人,尽管有时候他也会说文人几句好话。
后人都以为宋朝重文轻武的做法是赵匡胤定下的,其实赵匡胤在社会地位等方面贬抑部队将领的做法是出于防范的需要。由于贬抑部队将领,势必要用知识分子做国家干部,这样一来,知识分子的地位就提高了。
实际上,www.lishixinzhi.com赵匡胤是既贬抑部队将领也并不重视文人的。有一次,赵匡胤在开封的皇宫里对心腹大臣赵普说:“过去地方部队的割据势力残暴无道,百姓深受其害。我选一些有能力的文人到地方当干部,即便这些文人不干有益的事,也比不上一个部队将领作恶的危害大。”对赵匡胤来说,让文人当干部仅仅是因为文人可能产生的危害远不及部队将领大,更不会像部队将领那样危及国家政权的根本。有一次,赵匡胤指着皇宫朱雀门上的“朱雀之门”问赵普:“为什么在‘朱雀’后加个‘之’字?”赵普说:“这个‘之’字是助词。”赵匡胤冷笑道:“写成‘朱雀门’该多好,为什么非要多加一个‘之’字?之乎者也,文人只会玩弄文字,酸气十足,多此一举!”由此可见,赵匡胤对文人确实是有成见的。

世人都说大宋朝是文人的黄金时代。一切的幸福,源自于宋太祖赵匡胤重文轻武。当年太祖以武力夺取后周天下,为了防止重蹈覆辙,太祖杯酒释兵权,并且从制度上压制武将,抬高文臣。于是重文轻武,遂成两宋风气。不过,宋太祖真的是重文轻武吗?在宋人笔记《湘山野录》中记载了这样一件事。太祖幸朱雀门,赵韩王从。上指门额问曰:“何不祇书朱雀门,须着之字安用?”普对曰:“语助。”上笑曰:“之乎者也,助得甚事!”

宋太祖有一天驾临朱雀门,当时赵普随从。当时大门上的匾额写的是“朱雀之门”,太祖说:“为什么不只写朱雀门呢,加个之字有什么用处?”赵普回答:“之字是语助啊。”太祖一听笑了,说:“之乎者也什么的,能够帮助什么呢?”太祖非常人,赵普也并非寻常文士。本来,两人说起门额,不过是生活琐事不值一提。可是,在赵普回答时,或许还只是就事论事,而太祖反驳则有所指了。确实,在以武力夺取天下的赵匡胤看来,文人的那些之乎者也,根本就没什么用。在五代十国那个乱世,在建立大宋之初,那都要以武力定天下。世人都说赵匡胤武功了得,一根杆棒打下四百座军州。赵匡胤个人技艺当然不可能完成那样的宏图伟业,是赵匡胤过人的勇武和过段的决策,使得赵匡胤在那个乱世诸多王侯中脱颖而出,建立四百年大宋王朝。

不过,赵匡胤又绝非寻常武夫。在赵匡胤的心中,看重武力而鄙视文事,可是在表面上却恰恰相反。宋人笔记《国老谈苑》中记载了另一件事情。太祖尝曲宴,翰林学士王着乘醉喧哗,太祖以前朝学士,优容之,令扶以出。着不肯出,即移近屏风,掩袂痛哭,左右拽之而去。明日或奏曰:“王着逼宫门大恸,思念世宗。”太祖曰:“此酒徒也。在世宗幕府,吾所素谙。况一书生哭世宗,何能为也。”有一次,宋太祖举行宴会,当时有个翰林学士叫做王着的喝了点酒就撒酒疯。宋太祖看了也没多说,只是让人把王着搀扶除去。没想到王着这人一点不识相,死缠烂打不肯出去。侍卫们一边一个架着王着,到了屏风附近,王着竟然大哭。一些官员怕事情闹大,连忙过来帮忙把王着拉出大殿。没想到第二天还有人在朝堂上禀奏:“王着在宫门前大哭,明显是思念周世宗啊。”宋太祖听了,简单回复:“王着只是一个酒鬼,一向就在周世宗手下,我很了解。何况,就算是有个书生,为世宗而哭,又能有什么作为呢?”

宋太祖确实有王者的气度。当王着撒酒疯时,宋太祖就已经看出王着的用意。但是王着和他本人一样是前朝旧臣,都曾经受到周世宗的恩惠。虽然太祖即位多年,可是,朝中大臣打半也曾在周世宗手下为臣,公然斥责就无疑是责骂所有那些归顺自己的降臣。于是赵匡胤抢先让人拉走王着。等到有人打小报告的时候,也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此时,太祖说文人无用,其实正帮助了王着,洗刷了王着思念世宗,意图谋反的大罪。

后来,其他各个王国陆续被大宋消灭,宋太祖积极筹备征伐南唐。江南的才子徐铉代表南唐国主李煜前往宋朝和谈。拜见宋太祖后,徐铉说:“李煜无罪,陛下师出无名。李煜如地,陛下如天;李煜如子,陛下如父。天乃能盖地,父乃能庇子。”徐铉表示,南唐国主李煜一向恭敬的侍奉大宋王朝,在即位之初,就自贬身份,自称为国主,对大宋称臣,多年以来情如父子,并没有什么亏欠的。宋太祖出兵讨伐是师出无名!可是宋太祖反驳说:““既是父子,如何两处吃饭?”赵匡胤没有什么学问,但是却有着极为敏锐的嗅觉,马上进行反击,并且语意通俗,却杀伤力很大。确实,李煜所谓的父子情谊,不过是掩人耳目而已。赵匡胤从来不信,而李煜也哪里会相信。如果是真父子,为什么在两个地方吃饭呢?既然只是虚情假意并非真父子,那又何必来那么多客套,大家兵戎相见好了。

宋太祖这样回答,并非单纯炫耀武力,当时除了北汉,只剩下南唐和吴越。而吴越只是东南小国,已经答应配合大宋出兵南唐,一旦南唐消灭,吴越自然不战而降。在当时,已经不必再和南唐敷衍应付。于是宋太祖一下子就捅破了那层窗户纸。让习惯了迂回客套的徐铉很是震惊。于是,宋太祖究竟是重文轻武,还是重武轻文就很好理解了。我们可以按照不同的时期,来定位赵匡胤不同的态度。在五代时期,在宋太祖打天下的时期,宋太祖看重武功,在天下坐稳之后,为了消除藩镇割据,武将坐大的隐患,宋太祖刻意打压武将势力。宋太祖的本心,是很轻视文人、文事的,但是为了天下计,宋太祖也会强颜欢笑以掩人耳目。

宋太祖赵匡胤,字元朗,宋朝开国皇帝。后唐明宗天成年间生于洛阳夹马营,祖籍涿郡,父亲赵弘殷,母亲杜氏。赵匡胤于后汉隐帝时投奔郭威,其后郭威废汉建周,得任东西班行首,始入宦途。后从征南唐,多有功绩。

后周显德六年,周世宗柴荣于北征回京后不久驾崩,逝世前任命赵匡胤为殿前都点检,掌管殿前禁军。次年元月初一,北汉及契丹联兵犯边,赵匡胤受命往御。初三夜晚,大军于京城汴梁东北二十公里的陈桥驿发生哗变,将士于隔日清晨拥立赵匡胤为帝,史称“陈桥兵变”。大军随即回师京城,后周恭帝柴宗训禅位,赵匡胤登基,改元建隆,国号“宋”,史称“宋朝”、“北宋”。

赵匡胤在位期间,致力于统一全国。依据宰相赵普的“先南后北”策略,先后灭亡荆南、武平、后蜀、南汉及南唐等南方割据政权,至其胞弟宋太宗赵光义在位时,复灭亡吴越、漳泉及北汉后,方才完成统一全国大业。赵匡胤于961年及969年先后两次“杯酒释兵权”,解除禁军将领及地方藩镇的兵权,解决自唐朝中叶以来地方节度使拥兵自擅的局面;设立“封桩库”贮藏钱帛布匹,期能赎回被后晋高祖石敬瑭献给契丹的燕云十六州,但事未成而逝世。

976年11月14日,赵匡胤逝世,享年四十九岁,在位十六年。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