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慈,是汉末时期的一位神秘人物,毕竟他修习道术,而在历朝历代,但凡与“道”沾边的人物,总是会自带神秘的光环,左慈也不例外。在民间传说当中,左慈经常“调戏”曹操,用各种方法戏耍曹操,而且每次都能够逃脱,尽管曹操对左慈动了杀机,却也还是无可奈何,因为实在是抓不住他。

动荡之世,或出大奸之人,或出豪杰英雄,或出隐逸之士,似乎是一条普遍的规律。东汉末年,政局动荡,战争不断,偶有奇人异事,似乎是情理之中。

甘宁百骑劫魏营 左慈掷杯戏曹操

东汉末年,献帝傀儡,内外大事都是曹操独断专行,还封曹操为魏王。这时孙权刚好和曹操讲和,得知这个消息后打算给曹操送四十担柑子。左慈知道这个消息后想戏弄曹操,将柑子都变成了空心的,然后乘机劝曹操停止战争,莫让百姓生灵涂炭。这种观点与曹操的“宁可我负天下人,不可天下人负我”的理念背道而驰,自然是两者只可存其一。

东汉末年有一道士,名左慈(156?–289?),字元放,少明五经,兼通星纬,学道术,明六甲,传说能役使鬼神。比“大师”王林抓蛇更刺激,比日式“死亡凝视”更玄幻,“怪道”左慈曾用道术多次戏弄一代奸雄曹操,令后者头疼不已却又无可奈何。

却说孙权在濡须口收拾军马,忽报曹操自汉中领兵四十万前来救合淝。孙权与谋士计议,先拨董袭、徐盛二人领五十只大船,在濡须口埋伏;令陈武带领人马,往来江岸巡哨。张昭曰:“今曹操远来,必须先挫其锐气。”权乃问帐下曰:“曹操远来,谁敢当先破敌,以挫其锐气?”凌统出曰:“某愿往。”权曰:“带多少军去?”统曰:“三千人足矣。”甘宁曰:“只须百骑,便可破敌,何必三千!”凌统大怒。两个就在孙权面前争竞起来。权曰:“曹军势大,不可轻敌。”乃命凌统带三千军出濡须口去哨探,遇曹兵,便与交战。凌统领命,引着三千人马,离濡须坞。尘头起处,曹兵早到。先锋张辽与凌统交锋,斗五十合,不分胜败。孙权恐凌统有失,令吕蒙接应回营。甘宁见凌统回,即告权曰:“宁今夜只带一百人马去劫曹营;若折了一人一骑,也不算功。”孙权壮之,乃调拨帐下一百精锐马兵付宁;又以酒五十瓶,羊肉五十斤,赏赐军士。甘宁回到营中,教一百人皆列坐,先将银碗斟酒,自吃两碗,乃语百人曰:“今夜奉命劫寨,请诸公各满饮一觞,努力向前。”众人闻言,面面相觑。甘宁见众人有难色,乃拔剑在手,怒叱曰:“我为上将,且不惜命;汝等何得迟疑!”众人见甘宁作色,皆起拜曰:“愿效死力。”甘宁将酒肉与百人共饮食尽,约至二更时候,取白鹅翎一百根,插于盔上为号;都披甲上马,飞奔曹操寨边,拔开鹿角,大喊一声,杀入寨中,径奔中军来杀曹操。原来中军人马,以车仗伏路穿连,围得铁桶相似,不能得进。甘宁只将百骑,左冲右突。曹兵惊慌,正不知敌兵多少,自相扰乱。那甘宁百骑,在营内纵横驰骤,逢着便杀。各营鼓噪,举火如星,喊声大震。甘宁从寨之南门杀出,无人敢当。孙权令周泰引一枝兵来接应。甘宁将百骑回到濡须。操兵恐有埋伏,不敢追袭。后人有诗赞曰:“鼙鼓声喧震地来,吴师到处鬼神哀!百翎直贯曹家寨,尽说甘宁虎将才。”甘宁引百骑到寨,不折一人一骑;至营门,令百人皆击鼓吹笛,口称“万岁”,欢声大震。孙权自来迎接。甘宁下马拜伏。权扶起,携宁手曰:“将军此去,足使老贼惊骇。非孤相舍,正欲观卿胆耳!”即赐绢千匹,利刀百口。宁拜受讫,遂分赏百人。权语诸将曰:“孟德有张辽,孤有甘兴霸,足以相敌也。”

曹操封为魏王后越发的威风起来,出入用天子的礼仪,还在邺城大兴土木建造了一座“魏王宫”。宫殿建好花园后需要装饰,他便派人到处搜集奇花异果。这时曹操和孙权刚好讲和,孙权听说曹操称王的消息,便派人送了四十担柑子过去,表示祝贺。

出场

小说《三国演义》中,“怪道”左慈的出场秀可谓满足了你对仙侠的所有幻想。建安二十一年,曹操在邺郡(今河北省磁县南)称魏王,随即派遣使者到东吴刷一下存在感。孙权为了讨好曹操,命人在温州挑选了上好的柑橘四十余担,连夜挑送至邺郡。

图片 1

加急的快件让挑担的脚夫们疲惫不堪,就在派件员们叫苦不迭之时,一道人伴着缭绕的云雾飘然而至。“眇一目、跛一足”,与大多数影视剧中鹤顶龟背、凤目疏眉、神态飘逸的道人不同,只见左慈头戴白藤冠,身着青懒衣,瘸着一条腿,瞎了一只眼,用仅剩的一只眼睛扫视着惊呆了的脚夫们,作礼后问到:你们挑担很辛苦,贫道替你们挑一下柑橘怎么样?

见有人主动帮忙,脚夫们当然乐意,更何况,他们也想见识一下这位跛足道人到底有何神通。接下来,并没有想象中的腾云驾雾,左慈只是中规中矩的将每担柑橘各挑了五里路。但是,当有些失望的脚夫们再去挑这四十余担柑橘时,怪事发生了,脚夫们感觉到,经过这个怪道士挑过的担子,明显的变轻了很多,众人四下惊奇。

这时,“怪道”才悠悠的报上姓名:贫道乃是魏王的家乡人,姓左名慈,字元放,道号乌角先生。若你们到了邺郡,烦劳代贫道向曹操问好!说罢,便拂袖而去。

次日,张辽引兵搦战。凌统见甘宁有功,奋然曰:“统愿敌张辽。”权许之。统遂领兵五千,离濡须。权自引甘宁临阵观战。对阵圆处,张辽出马,左有李典,右有乐进。凌统纵马提刀,出至阵前。张辽使乐进出迎。两个斗到五十合,未分胜败。曹操闻知,亲自策马到门旗下来看,见二将酣斗,乃令曹休暗放冷箭。曹休便闪在张辽背后,开弓一箭,正中凌统坐下马,那马直立起来,把凌统掀翻在地。乐进连忙持枪来刺。枪还未到,只听得弓弦响处,一箭射中乐进面门,翻身落马。两军齐出,各救一将回营,鸣金罢战。凌统回寨中拜谢孙权。权曰:“放箭救你者,甘宁也。”凌统乃顿首拜宁曰:“不想公能如此垂恩!”自此与甘宁结为生死之交,再不为恶。且说曹操见乐进中箭,令自到帐中调治。次日,分兵五路来袭濡须:操自领中路;左一路张辽,二路李典;右一路徐晃,二路庞德。每路各带一万人马,杀奔江边来。时董袭、徐盛二将,在楼船上见五路军马来到,诸军各有惧色。徐盛曰:“食君之禄,忠君之事,何惧哉!”遂引猛士数百人,用小船渡过江边,杀入李典军中去了。董袭在船上,令众军擂鼓呐喊助威。忽然江上猛风大作,白浪掀天,波涛汹涌。军士见大船将覆,争下脚舰逃命。董袭仗剑大喝曰:“将受君命,在此防贼,怎敢弃船而去!”立斩下船军士十余人。须臾,风急船覆,董袭竟死于江口水中。徐盛在李典军中,往来冲突。

这天,东吴送柑子的挑夫们在半路休息的时候,突然来了一个戴白藤帽子,穿青布衫的道人。这道人也是奇怪,明明是个跛子却非得帮挑夫们挑担子。挑夫们也想多休息会就让这道士去挑,可不想这道士却一点也不比平常人走的慢,而且担子被这道士挑过之后都变轻了许多。

入世

少年时代的左慈便颇有神通,当别的小哥哥还在发奋苦读的时候,左慈已经混迹于上流社会的社交圈。建安元年,彼时的曹操还在任司空,左慈就是曹操宴会上的常客。

一次宴会中,曹操笑着环顾众宾客,感慨到:“今日贵宾聚会,略备珍馐,就是缺少吴国松江的鲈鱼啊。”话音刚落,席上的左慈就应声道:“这个可以有。”说罢,便要了一只铜盘,装满了水,取一竹竿挂上鱼饵在盘中垂钓。只一会儿,便钓了一条肥美的鲈鱼出来。

图片 2

曹操拍掌而笑,宴会上的人面面相觑,惊讶不已。曹操调侃他说:“一条鱼恐怕不够大家享用吧,还能不能再来一条?”左慈听了,从容的再次下饵垂钓,不多时,又钓出一条鲈鱼,与先前的一样,都是三尺有余,活蹦乱跳,新鲜可爱。

曹操命人立刻把鱼煎了,分给众人享用。吃着鲜美的鱼肉,曹操觉得意犹未尽,于是又对左慈说:“现在已经有了了鲈鱼,只可惜没有蜀国的生姜作佐料啊。”左慈说:“这个也可以有。”曹操担心他在近处买,就说:“我前几天曾经派人到蜀国买锦缎,你顺便通知我委派的人,让他多买两匹。”

左慈奉命而去,没一会儿的功夫就返回了,献上了蜀国的生姜,又对曹操说:“在卖织锦的店铺里见到了您派遣的人,我已经嘱咐他再多买两匹了。”

一年后,曹操所委派的人回来,果然多买了两匹锦缎。曹操问他缘由,他答道:“某月某日,我在店铺里遇见一人,是他将您的命令传达给我的。”被差遣的人所描述的情形和时间,与左慈所说别无二致。

却说陈武听得江边厮杀,引一军来,正与庞德相遇,两军混战。孙权在濡须坞中,听得曹兵杀到江边,亲自与周泰引军前来助战。正见徐盛在李典军中搅做一团厮杀,便麾军杀入接应。却被张辽、徐晃两枝军,把孙权困在垓心。曹操上高阜处看见孙权被围,急令许褚纵马持刀杀入军中,把孙权军冲作两段,彼此不能相救。

就这么到了邺城后,曹操听说东吴送来的柑子到了,很是高兴,派人挑了几个过来,可谁知一连切了好几个都是空心的。曹操生气的质问押送柑子的官员,官员也搞不懂是什么原因,就说路上遇到那道士后柑子变轻的事情。曹操正准备追问的时候,有人过来报告说外面来了个戴白藤帽子,穿青布衫的道人,自称是左慈。左慈进来后,押送柑子的官员一眼便认出了这是那挑柑子的道人,曹操质问左慈为什么柑子是空心的。左慈说:“岂有此理”,随即拿了一个柑子剖开,柑子很是饱满。曹操拿起来尝了一口,觉得甜的跟蜜一样,他另外又拿一个柑子剖开发现还是空心的,顿时觉得不可思议,奉左慈为上座,宴请左慈。

杀机

《圣经》中记载过一个“五饼二鱼”的故事,耶稣在世时,有一天在旷野讲道,大约有五千男子(另有不知数量的妇女和孩子)在他身边聚集听道。黄昏时,门徒恳请耶稣叫众人散开,到村子里买他们各自的食物,但耶稣却叫门徒供应食物给众人。

这顿晚饭给门徒出了一道难题,因为,当时门徒只有五个饼、两条鱼而已,分给五千人,怎么可能吃得饱呢?

但耶稣却吩咐门徒去请众人一排一排的坐下,每排大约五十人。随后,耶稣便拿起饼和鱼来望着天祝谢,擘开,递给门徒,再分给众人。奇妙的是,每个人都吃的很饱。耶稣又吩咐门徒收集剩下的食物,竟足足装满了十二个篮子。

无独有偶,“怪道”左慈也曾演绎过“五饼二鱼”的故事。

图片 3

有一次,曹操到近郊游玩,随行的士大夫足有一百多号人。左慈就拎着一瓶酒,一斤干肉过来了,亲手倒酒分肉,百官居然没有不喝醉吃饱的。曹操觉得怪异,便派人追查其中缘故,走访了周围卖酒的店铺,发现店家的酒和干肉都离奇丢失了。曹操心中不快,想在宴席上逮捕左慈并杀掉,没想到,左慈竟躲进了墙壁里,不知所踪。

于是,曹操悬赏搜捕左慈。有一天,有人在集市上看见了他,正要抓他时,集市上的人却突然变的与左慈一模一样,就像使用了影分身术,大家一时间不知道哪一个才是真身。

后来,又有人在阳城山头上碰到了左慈,又追赶他,他就逃进了羊群。曹操知道抓不住左慈了,就命令部下到羊群中去告诉他说:“曹公不再杀你了,不过是试试你的道术罢了。”忽然,有一只老公羊,屈起两只前腿,象人一样站立说道:“怎么会弄成这样了呢!”

围观的人立刻喊道:“这只羊就是左慈!”便争着跑过去捉它,而此时,数百只羊全部变成了老公羊,都屈起了前腿,象人一样站着说:“怎么会弄成这样了呢!”于是,人们就又不知道左慈的真身在哪里了。

却说周泰从军中杀出,到江边,不见了孙权,勒回马,从外又杀入阵中,问本部军:“主公何在?”军人以手指兵马厚处,曰:“主公被围甚急!”周泰挺身杀入,寻见孙权。泰曰:“主公可随泰杀出。”于是泰在前,权在后,奋力冲突。泰到江边,回头又不见孙权,乃复翻身杀入围中,又寻见孙权。权曰:“弓弩齐发,不能得出,如何?”泰曰:“主公在前,某在后,可以出围。”孙权乃纵马前行。周泰左右遮护,身被数枪,箭透重铠,救得孙权。到江边,吕蒙引一枝水军前来接应下船。权曰:“吾亏周泰三番冲杀,得脱重围。但徐盛在垓心,如何得脱?”周泰曰:“吾再救去。”遂轮枪复翻身杀入重围之中,救出徐盛。二将各带重伤。吕蒙教军士乱箭射住岸上兵,救二将下船。却说陈武与庞德大战,后面又无应兵,被庞德赶到峪口,树林丛密;陈武再欲回身交战,被树株抓往袍袖,不能迎敌,为庞德所杀。曹操见孙权走脱了,自策马驱兵,赶到江边对射。吕蒙箭尽,正慌间,忽对江一宗船到,为首一员大将,乃是孙策女婿陆逊,自引十万兵到;一阵射退曹兵,乘势登岸追杀曹兵,复夺战马数千匹,曹兵伤者,不计其数,大败而回。于乱军中寻见陈武尸首,孙权知陈武已亡,董袭又沉江而死,哀痛至切,令人入水中寻见董袭尸首,与陈武尸一齐厚葬之。又感周泰救护之功,设宴款之。权亲自把盏,抚其背,泪流满面,曰:“卿两番相救,不惜性命,被枪数十,肤如刻画,孤亦何心不待卿以骨肉之恩、委卿以兵马之重乎!卿乃孤之功臣,孤当与卿共荣辱、同休戚也。”言罢,令周泰解衣与众将观之:皮肉肌肤,如同刀剜,盘根遍体。孙权手指其痕,一一问之。周泰具言战斗被伤之状。一处伤令吃一觥酒。是日,周泰大醉。权以青罗伞赐之,令出入张盖,以为显耀。权在濡须,与操相拒月余,不能取胜。张昭,顾雍上言:“曹操势大,不可力取;若与久战,大损士卒:不若求和安民为上。”孙权从其言,令步骘往曹营求和,许年纳岁贡。操见江南急未可下,乃从之,令:“孙权先撤人马,吾然后班师。”步骘回覆,权只留蒋钦、周泰守濡须口,尽发大兵上船回秣陵。操留曹仁、张辽屯合淝,班师回许昌。文武众官皆议立曹操为魏王。尚书崔琰力言不可。众官曰:“汝独不见荀文若乎?”琰大怒曰:“时乎,时乎!会当有变,任自为之!”有与琰不和者,告知操。操大怒,收琰下狱问之。琰虎目虬髯,只是大骂曹操欺君奸贼。廷尉白操,操令杖杀崔琰在狱中。后人有赞曰:“清河崔琰,天性坚刚;虬髯虎目,铁石心肠;奸邪辟易,声节显昂;忠于汉主,千古名扬!”

宴会上左慈吃了一头羊还没有饱,又喝了五坛酒也没有醉意。曹操问左慈还要吃什么,没想到左慈说:“虽然我吃饱了,但是天下的百姓还没有吃饱。你还是息兵吧,不要弄得生灵涂炭了”。曹操说:“要我息兵?那是不可能的”。于是派人将左慈打进了大牢中。

道法

小说《三国演义》中的描写令人拍案叫绝,但并非史实。真实的情况是,左慈非但与曹操并不陌生,而且还在曹操手下兢兢业业的工作了十余年。除了左慈,在曹操手下的方士还真不少,但这并不是因为曹操沉迷道术。

据曹丕的《典论•论方术》和曹植的《辩道论》中的记载,曹氏父子对于左慈之流是不信任的甚至将其当做笑料。从曹操著名的《龟虽寿》一诗中,也可窥得一二,“养怡之福,可得永年。”,曹操对于福寿的理解是,可以通过自身的努力而达到。既然并不相信道术,养这些道士有何用呢?

答案只有一个,控制舆论。中国古代的宗教传统其实并不盛行,西周以后,基本秉持的是人道迩,天道远的观点,六合之外,存而不论。但出于王朝正当性的需要,必须保持一个“天”在,就像造反也要先鱼肚子里藏块纸来搞事情。灾异祥瑞说,不过是在引导舆论。

如同今天的名人、大V拥有更多的话语权,可以在网络上制造舆论场一样,当时的舆论,也受到大族名士、社会名流的影响更多。方士就是有影响力的群体之一,因为种种机缘,被口口相传,被赋予一些特殊的能力,称为捍卫政治正确性的工具。

但是除了利用与被利用,左慈与曹操之间的矛盾还有意识形态的斗争。左慈无疑代表道家;而“宁教我负天下人,休教天下人负我”的曹操,显然代表的是法家。崇尚“统治之术”的曹操自然无法接受道家无为的“出世”思想。

力量相当的两种意识相互碰撞,结果只能是激化矛盾,冲突也是以“未完成”式收尾。从故事情节来看,左慈的确是用各种方术让一代奸雄曹操陷于尴尬的境地,但他劝谏目的是没有达到的,曹操依旧没有放弃功业的追求,其地位也没有因左慈的戏弄而有所改变。

建安二十一年夏五月,群臣表奏献帝,颂魏公曹操功德,极天际地,伊、周莫及,宜进爵为王。献帝即令钟繇草诏,册立曹操为魏王。曹操假意上书三辞。诏三报不许,操乃拜命受魏王之爵,冕十二旒,乘金根车,驾六马,用天子车服銮仪,出警入跸,于邺郡盖魏王宫,议立世子。操大妻丁夫人无出。妾刘氏生子曹昂,因征张绣时死于宛城。卞氏所生四子:长曰丕,次曰彰,三曰植,四曰熊。于是黜丁夫人,而立卞氏为魏王后。第三子曹植,字子建,极聪明,举笔成章,操欲立之为后嗣。长子曹丕,恐不得立,乃问计于中大夫贾诩。诩教如此如此。自是但凡操出征,诸子送行,曹植乃称述功德,发言成章;惟曹丕辞父,只是流涕而拜,左右皆感伤。于是操疑植乖巧,诚心不及丕也。丕又使人买嘱近侍,皆言丕之德。操欲立后嗣,踌躇不定,乃问贾诩曰:“孤欲立后嗣,当立谁?”贾诩不答,操问其故,诩曰:“正有所思,故不能即答耳。”操曰:“何所思?”诩对曰:“思袁本初、刘景升父子也。”操大笑,遂立长子曹丕为王世子。

有一天,曹操宴请群臣。关在大牢里的左慈突然出现在了大厅外,曹操和群臣们大吃一惊,左慈在大厅上戏弄了曹操一番后,然后施了法术出宫去了。曹操说:“此等妖人,容不得他”,便派许褚带了三百个士兵去捉拿左慈。抓到左慈后将其押送到了刑场,正准备砍头,突然之间天上电闪雷鸣,狂风不止。曹操惊惧不已,吓得趴到地上。事后曹操头痛病发作,不久后便去世了。左慈从刑场走掉后找了个深山修炼,不久后成仙驾鹤而去。

冬十月,魏王宫成,差人往各处收取奇花异果,栽植后苑。有使者到吴地,见了孙权,传魏王令旨,再往温州取柑子。时孙权正尊让魏王,便令人于本城选了大柑子四十余担,星夜送往邺郡。至中途,挑担役夫疲困,歇于山脚下,见一先生,眇一目,跛一足,头戴白藤冠,身穿青懒衣,来与脚夫作礼,言曰:“你等挑担劳苦,贫道都替你挑一肩何如?”众人大喜。于是先生每担各挑五里。但是先生挑过的担儿都轻了。众皆惊疑。先生临去,与领柑子官说:“贫道乃魏王乡中故人,姓左,名慈,字元放,道号乌角先生。如你到邺郡,可说左慈申意。”遂拂袖而去。

曹操和左慈的理念不同,若是无法在思想上征服对方,那么只能杀掉对方,否则是养虎为患。对曹操来说,留下左慈是增加了一个安全隐患,一个随时可以杀掉自己的隐患。对左慈来说,留下曹操会让天下百姓卷入战争,曹操非杀不可。

取柑人至邺郡见操,呈上柑子。操亲剖之,但只空壳,内并无肉。操大惊,问取柑人。取柑人以左慈之事对。操未肯信,门吏忽报:“有一先生,自称左慈,求见大王。”操召入。取柑人曰:“此正途中所见之人。”操叱之曰:“汝以何妖术,摄吾佳果?”慈笑曰:“岂有此事!”取柑剖之,内皆有肉,其味甚甜。但操自剖者,皆空壳。操愈惊,乃赐左慈坐而问之。慈索酒肉,操令与之,饮酒五斗不醉,肉食全羊不饱。操问曰:“汝有何术,以至于此?”慈曰:“贫道于西川嘉陵峨嵋山中,学道三十年,忽闻石壁中有声呼我之名;及视,不见。如此者数日。忽有天雷震碎石壁,得天书三卷,名曰《遁甲天书》。上卷名‘天遁’,中卷名‘地遁’,下卷名‘人遁’。天遁能腾云跨风,飞升太虚;地遁能穿山透石;人遁能云游四海,藏形变身,飞剑掷刀,取人首级。大王位极人臣,何不退步,跟贫道往峨嵋山中修行?当以三卷天书相授。”操曰:“我亦久思急流勇退,奈朝廷未得其人耳。”慈笑曰:“益州刘玄德乃帝室之胄,何不让此位与之?不然,贫道当飞剑取汝之头也。”操大怒曰:“此正是刘备细作!”喝左右拿下。慈大笑不止。操令十数狱卒,捉下拷之。狱卒着力痛打,看左慈时,却齁齁熟睡,全无痛楚。操怒,命取大枷,铁钉钉了,铁锁锁了,送入牢中监收,令人看守。只见枷锁尽落,左慈卧于地上,并无伤损。连监禁七日,不与饮食。及看时,慈端坐于地上,面皮转红。狱卒报知曹操,操取出问之。慈曰:“我数十年不食,亦不妨;日食千羊,亦能尽。”操无可奈何。

以上内容由历史新知网整理发布(www.lishixinzhi.com)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部分内容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是日,诸官皆至王宫大宴。正行酒间,左慈足穿木履,立于筵前。众官惊怪。左慈曰:“大王今日水陆俱备,大宴群臣,四方异物极多,内中欠少何物,贫道愿取之。”操曰:“我要龙肝作羹,汝能取否?”慈曰:“有何难哉!”取墨笔于粉墙上画一条龙,以袍袖一拂,龙腹自开。左慈于龙腹中提出龙肝一副,鲜血尚流。操不信,叱之曰:“汝先藏于袖中耳!”慈曰:“即今天寒,草木枯死;大王要甚好花,随意所欲。”操曰:“吾只要牡丹花。”慈曰:“易耳。”令取大花盆放筵前。以水噀之。顷刻发出牡丹一株,开放双花。众官大惊,邀慈同坐而食。少刻,庖人进鱼脍。慈曰:“脍必松江鲈鱼者方美,”操曰:“千里之隔,安能取之?”慈曰:“此亦何难取!”教把钓竿来,于堂下鱼池中钓之。顷刻钓出数十尾大鲈鱼,放在殿上。操曰:“吾池中原有此鱼。”慈曰:“大王何相欺耶?天下鲈鱼只两腮,惟松江鲈鱼有四腮:此可辨也。”众官视之,果是四腮。慈曰:“烹松江鲈鱼,须紫芽姜方可。”操曰:“汝亦能取之否?”慈曰:“易耳。”令取金盆一个,慈以衣覆之。须臾,得紫芽姜满盆,进上操前。操以手取之,忽盆内有书一本,题曰《孟德新书》。操取视之,一字不差。操大疑,慈取桌上玉杯,满斟佳酿进操曰:“大王可饮此酒,寿有千年。”操曰:“汝可先饮。”慈遂拔冠上玉簪,于杯中一画,将酒分为两半;自饮一半,将一半奉操。操叱之。慈掷杯于空中,化成一白鸠,绕殿而飞。众官仰面视之,左慈不知所往。左右忽报:“左慈出宫门去了。”操曰:“如此妖人,必当除之!否则必将为害。”遂命许褚引三百铁甲军追擒之。

褚上马引军赶至城门,望见左慈穿木履在前,慢步而行。褚飞马追之,却只追不上。直赶到一山中,有牧羊小童,赶着一群羊而来,慈走入羊群内。褚取箭射之,慈即不见。褚尽杀群羊而回。牧羊小童守羊而哭,忽见羊头在地上作人言,唤小童曰:“汝可将羊头都凑在死羊腔子上。”小童大惊,掩面而走。忽闻有人在后呼曰:“不须惊走,还汝活羊。”小童回顾,见左慈已将地上死羊凑活,赶将来了。小童急欲问时,左慈已拂袖而去。其行如飞,倏忽不见。

小童归告主人,主人不敢隐讳,报知曹操。操画影图形,各处捉拿左慈。三日之内,城里城外,所捉眇一目、跛一足、白藤冠、青懒衣、穿木履先生,都一般模样者,有三四百个。哄动街市。操令众将,将猪羊血泼之,押送城南教场。曹操亲自引甲兵五百人围住,尽皆斩之。人人颈腔内各起一道青气,到上天聚成一处,化成一个左慈,向空招白鹤一只骑坐,拍手大笑曰:“土鼠随金虎,奸雄一旦休!”操令众将以弓箭射之。忽然狂风大作,走石扬沙;所斩之尸,皆跳起来,手提其头,奔上演武厅来打曹操。文官武将,掩面惊倒,各不相顾。正是:奸雄权势能倾国,道士仙机更异人。

未知曹操性命如何,且看下文分解。

古典文学原文赏析,本文由作者整理于互联网,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