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档案 姓名:曲端 字:正甫 谥号:壮愍 国家:中国 民族:汉族
所处朝代:宋朝 出生地镇戎 父亲:曲涣 出生时间:公元1091年
去世时间:公元1131年 职业:将领 官至:康州防御使、荣州刺史
曲端是南宋时期名将,曾经率兵抗击金军和西夏军。他生于公元1091年,去世于公元1131年,是宁夏固原人,父亲曲焕也是一名将领,官至左班殿直,后来战死沙场,马革裹尸。
曲涣战死的时候,曲端年仅三岁,后来还蒙父荫被封为三班借职。曲端虽然是一名将领,但是却是一位文武兼备之将,他喜好读书,精通兵法谋略,同样的还写的一手好文章。初始任三班借职,后任秦凤路队将、泾原路通安寨兵马监押、泾原路第三将。
公元1126年,也就是靖康元年,曲端三十七岁,这一年西夏国集结军队入侵宋朝,曲端被派遣到李庠麾下,接受调令,抗击西夏。战争刚刚开始,宋朝就吃了一个闷亏。李庠派出去的侦察兵不仅没有得到有用的情报,而且露出痕迹,被西夏军所知,最后西夏军突袭而至,打的宋军溃散而逃。
曲端当时便在这一路军中,奋力苦战,整顿军队,仍是被西夏军连占西安州、怀德军。后来经略使席贡嫉妒曲端柏林堡之战所立的战功,奏请曲端知镇戎军兼经略司统制官。
建炎元年,金军进攻陕西,连克长安、凤翔,使得关陇地区震动恐慌。国家存亡之际,各地抗金义军纷纷而起、当时曲端正在泾原治理军队,招集流民溃卒,对经过此地的人都供给粮食,很得人心。后来又统筹有度,攻下秦州,后来还配合义军收复长安、凤翔等地。战事结束之后,曲端以集英殿修撰的身份知延安府。
王庶当时为龙图阁待制,负责指挥陕西六路兵马。九月的时候,金军再次南下,王庶召集曲端到雍、耀间会合。虽然当时王庶并没有亏待曲端,甚至还将其任命为吉州团练使,任节制司都统制,但是曲端却不服王庶统治。所以在王庶让他前去会和之时,曲端找借口推辞不去。
王庶对曲端这种无赖行径毫无办法,只能写信给席贡勒令曲端还任旧职。后来贺师范轻视敌人不加戒备,突然和敌人在八公原遭遇,贺师范战死,刘仕忠和寇鱼军败退,曲端由此掌握泾原路兵权。
曲端与王庶素来不和,尽管王庶处处忍让,但是曲端却丝毫没有和解的意思。后来王庶战败金军,因此受到惩戒,曲端甚至想要落井下石,将王庶杀死。他也的确这样做了,他连夜来到宁州,拜见陕西抚谕使谢亮。希望谢亮能做主将王庶杀死,随后在向朝廷报告,但是谢亮拒绝了曲端的请求。
后来曲端在张浚手下任职,张浚此人对曲端还是不错的。虽然知道曲端做人不行,但是带兵却是一把好手。当时陕西等地近乎尽落敌手,张浚知道曲端在陕西等地经营许久,很有号召力,于是便想重新启用曲端。不过曲端得罪的人实在是多,在吴、王庶等人的合力之下,曲端不仅没有得到重用,最后还以叛国罪重处。他被下狱之后,受尽刑罚,惨淡收场。死的时候年金四十一岁,后来为其平反,追复端宣州观察使,谥号壮愍。
以上内容由整理发布,部分内容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曲端是南宋时期名将,在抗击西夏和金军方面都颇有建树。曲端是将门之后,父亲曲涣在世之时,曾任左班殿直。曲涣战死沙场之后,曲端因此得以凭借父荫授任三班借职。史书记载,曲端此人生性机敏,喜好读书,特别是史籍兵书一类,因此富有兵机韬略。值得一提的是,曲端此人还很擅长写文章。
虽然宋朝时期,重文轻武,所以军事力量并不强大。但是在国破山河存亡之际,还是涌现了很大一批将星的。苏日安曲端在诸将中并不起眼,但是此人在领兵打仗,特别是治理军队方面很有一套方法。
靖康元年之时,西夏国集结军队进攻宋朝。当时帅司调统制李庠抵御。曲端也在被派遣的诸将之中。李庠率兵北上,驻扎在柏林堡,后派出侦察戒备的士兵,防止敌人偷袭。这是很正常的一步,不过可惜的是当时派出的侦察兵并不谨慎,西夏军队已经兵临城下都没有发出一丝戒令。
西夏军的偷袭很成功,打了宋军一个措手不及,大军四处溃散。当时正是曲端以一己之力,安抚军队,并且与西夏军苦战到底,将敌人击败,整顿军队返回。这一手力挽狂澜玩的实在漂亮,也难怪后来经略使席贡会嫉妒曲端的战功,奏请曲端知镇戎军兼经略司统制官。
主将张浚当时招揽各路英雄豪杰,抗击金军,正是看中了曲端带兵有方,在当地很有声望,才会在曲端已经得罪了不少人的档口,以全家的性命保住曲端。事实上曲端也确实如此,在张俊启用曲端,拜曲端为威武大将军、宣州观察使、宣抚处置使司都统制、知渭州时,曲端登坛接受礼拜,将士欢声雷动。由此可见曲端在将士当中的声名。
建炎元年,金军南下,攻陷长安、凤翔等地,关陕地区人心惶惶。各地抗击义军纷纷而起,集结北上,当时曲端在泾原治理军队,看到这一现象之后,对经过此地的人都供给粮食,因此备受陕西地区的人推崇。
曲端任泾原路经略司统制官、任延安府知府。后迁康州防御使、泾原路经略安抚使,拜威武大将军,统率西军。不要看曲端此人在治兵上非常有才,但是在做人下属方面却没有眼色,所以他在历史上的声名并不好。因为他曾经以叛国罪的罪名被酷刑折磨,最后死于恭州。虽然后来得到平凡,追复端宣州观察使,谥号壮愍。但是对于他得到这样一个结局,史学家却并不气愤。
《宋史》论曰:“曲端刚愎自用,轻视其上,劳效未著,动违节制,张浚杀之虽冤,盖亦自取焉尔。”也就是说曲端因莫须有的谋反罪名而死,但实际上死的并不冤枉,都是他自己咎由自取。这是为什么呢?
曲端是个刚愎自用之人,素来认为自己才是最牛的人,看不起他人。就连他的上司,也多受其气。你说曲端谋反没有?自然是没有!那么他为什么却得了那样的结局呢?这一切便是源于曲端的个人性格。
曲端与上司不和,还不止是一两个。席贡、王庶、张浚,还有同僚吴。席贡不说,毕竟是他自己嫉妒曲端的战功,自己招惹的。但是其余几个,就全是曲端惹上的。
就拿王庶一个人来说,当初王庶抵抗金军的时候,多次诏令曲端带兵到约定地点集合。曲端不服从命令,借口推辞。等到王庶让席贡调其回原职之后,才带兵前往。曲端看不起王庶,后来王庶战事失利,要受处罚的时候,曲端落井下石。跑去嘲讽王庶,等王庶说当初是他不听号令。曲端却反问,说他提供了那么多的军事战略,为何一个都没有被他采纳。
曲端正是因此恨上了王庶,所以落井下石,甚至跑去经略使谢亮处,想要将王庶给弄死。虽然后来因为谢亮拒绝而不成形,但是曲端的恶意已经明晃晃的了。所以在曲端被罢职之后,在要被张浚重新启用之时,吴和王庶都极为反对。而张浚也有些厌烦曲端此人,所以在王庶等人的合谋之下,顺了心意,给曲端安了个谋反的罪名处死。
所以才说曲端叛国的确是冤枉的,但是他得了这么一个结果都是自己咎由自取,也不算太冤枉。以上内容由整理发布,部分内容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宋朝人物

中文名:曲端

别名:曲正甫

国籍:南宋

曲端正是因此恨上了王庶,后来王庶战败金军必发365手机登录。民族:汉族

出生地:镇戎

出生日期:1091年

逝世日期:1131年

职业:将领

谥号:壮愍

(历史

必发365手机登录 ,官至:康州防御使、荣州刺史

终年:四十一岁

曲端人物生平

击败西夏

曲端,字正甫,镇戎人。父亲曲涣,曾任左班殿直,后战死沙场。曲端三岁时,以父荫授任三班借职。机敏知书,善于写作文章,富有兵机韬略。历任秦凤路队将、泾原路通安寨兵马监押、泾原路第三将。

靖康元年,西夏军队入侵泾原路,帅司调统制李庠抵御,曲端也在派遣之中。李庠将部队驻扎在柏林堡,派出侦察戒备的士兵不谨慎,被夏军突袭,军队大溃而散,曲端极力苦战将敌击败,整顿军队返回。夏军再次入侵,西安州、怀德军(今宁夏固原黄铎堡乡)相继沦陷。镇戎正处于敌人来路的要冲地带,没有守将,经略使席贡嫉妒曲端柏林堡之战所立的战功,奏请曲端知镇戎军兼经略司统制官。

不受命令

建炎元年十二月,金国将领完颜娄室进攻陕西。建炎二年正月,进入长安、凤翔,关、陇地区极为震恐。二月,各地抗金义军群起击敌,金军从巩州东撤而还。曲端当时在泾原治理军队,招集流民溃卒,对经过此地的人都供给粮食,因此道不拾遗。金军游骑侵入泾原境内,曲端派副将吴玠占据清溪岭,同敌作战并大败敌人。曲端乘敌败退之机,于是攻下秦州,而义兵已经收复长安、凤翔。统领官刘希亮从凤翔归来,曲端把他处死。六月,曲端以集英殿修撰的身份知延安府。

王庶任龙图阁待制,负责指挥陕西六路兵马。于是任命曲端为吉州团练使,任节制司都统制,曲端很不愿意隶属王庶指挥。九月,金军进攻陕西,王庶征召曲端到雍、耀间会合,曲端推辞不接受命令。王庶以鄜延军先到龙坊,曲端又声称已上奏请求回避,席贡另派统制官庞世才率步骑兵三万人前来会合。王庶对曲端无可奈何,只好写信给席贡勒令曲端还任旧职,派遣陕西节制司将官贺师范赴耀州,别将王宗尹赴白水,并命令原、庆州出兵作为后援,王庶、席贡各自派遣偏将刘仕忠、寇鱼军来同贺师范会合。王庶想到耀州督战,已经出发,会合庞世才部队到邠州,曲端中途后悔未应王庶征召,写信告诉王庶,说自己已赶到军前,王庶于是停止赴耀州督战。贺师范轻视敌人不加戒备,突然和敌人在八公原遭遇,贺师范战死,刘仕忠和寇鱼军各自率兵退走,曲端于是得到泾原路兵权。

与庶不和

同年十一月,金军侦知曲端、王庶不和,集中兵力进攻鄜延。当时曲端统领泾原路全部精兵,驻扎在淳化。王庶每天送达公文催促曲端前进,又派使臣、进士前后十多人前往劝说曲端,曲端不听。王庶知道事情紧急,又派遣属官鱼涛前往督师,曲端表面答应而实际上并没有前行的意思。转运判官张彬跟随曲端军负责后勤供应,询问曲端行军日期。曲端笑对张彬说:“你看我所率领的部队,与李纲救援太原的兵力谁强呢?”张彬说:“你的不如李纲的兵力。”曲端说:“李纲召集天下兵,不加节制就前往,因此失败。今天我的兵力不到一万,如不幸失败,那么金军骑兵就会长驱直入,陕西就会丧失了。我估量陕西全境和鄜延一路的轻重缓急,因此未敢立即行动,不如扫荡敌人巢穴,攻敌必救之地。”于是派遣吴玠进攻华州,将其攻拔。曲端亲自率兵放弃蒲城不攻,率兵趋耀州的同官,又由远路从耀州的三水同吴玠在襄乐会合。

金军急攻延安,王庶收集散亡士卒前往救援。温州观察使、知凤翔府王<王燮>率领所部从兴元出发,等到王庶至甘泉,而延安已经失陷。王庶没有地方可去,将军队交付王<王燮>,自己率领一百多名骑兵和官属奔赴襄乐慰问军队。王庶依然以节制身份看待曲端,打算让他当自己的副手,曲端心中更加不满。曲端号令一向严厉,进入城中的人,即使是权贵也不敢奔驰跑马。王庶来到,曲端下令每座城门减掉一半王庶随从骑兵,到帐下时,只剩下数骑。曲端依然腾出中军帐让给王庶居住,王庶坐于帐中,曲端先穿着军服来到庭中,接着同张彬及走马承受公事高中立一起到帐中拜见王庶。过了很长时间,曲端言辞俱厉,询问王庶延安失守的情况,说:“节制固然知道爱惜自身,而不知爱惜皇上的城池吗?”王庶说:“我数次命令你不服从,到底谁是爱惜自身的人?”曲端愤怒地说:“在耀州我曾多次陈述有关军事见解,没有一次被你采纳,这是为什么?”于是起身回到自己的军帐。王庶留在曲端军中,整夜惶恐不安。

以上内容由整理发布,部分内容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