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中国是联合国的创始国和安全理事会五个常任理事国之一。1943年10月30日,美、苏、中、英四大国发表莫斯科宣言,共同达成在战后建立普遍性的国际安全组织的原则协议。1944年11月,四大国经过协商提出创立联合国组织的建议案。1945年4月,在美国旧金山召开的联合国全体会议上,以四大国建议案为基础,起草了《联合国宪章》,《宪章》于6月26日通过,10月24日生效并宣告联合国成立。1945年,联合国在美国旧金山成立时,中国政府就派出包括中共代表董必武参加的10人代表团,是联合国的重要创始国之一。

1971年11月1日,纽约当地时间上午8点。12名身着蓝色制服的联合国卫兵,携带131个联合国会员国的国旗,照例迈着整齐的步伐,像往常一样步出联合国大厦。他们从联合国会址周围按字母次序排列的一排旗杆北端开始,依次升旗。几分钟后,走向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旗保留的旗杆。

第26届联合国大会会场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由于受到美国政府的阻挠,台湾当局继续非法占据中国在联合国的席位。1950年9月,在美国操纵下,第五届联大否决了恢复中华人民共和国在联合国的合法权利的提案,决定由大会组成七人特别委员会,审议中国代表权问题,在未作出决议以前仍允许“中华民国”的代表占据联合国席位。对此,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曾发表声明,指出联大的决定违反了《联合国宪章》,是无礼的、非法的,美国应对此负主要责任。从1951年到1960年的10年间,美国贼喊捉贼,以所谓“中国侵略朝鲜”为借口,整整10年不让联合国大会讨论中国代表权问题。

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22年以来,联合国总部前院那杆属于中国的旗杆上,一直挂的是台湾国民党的青天白日旗。但这面旗子,从1971年的10月26日清晨起,便在联合国消失了。

1971年10月25日,联合国大会第26届会议以59票反对、55票赞成、15票弃权,否决了美国和日本提出的恢复中国代表权必须由联大2/3多数赞成的“重要问题”提案。接着表决阿尔巴尼亚、阿尔及利亚等23国提出的恢复中华人民共和国在联合国的一切合法权利和立即把蒋介石集团的代表从联合国的一切机构中驱逐出去的提案,并以76票赞成、35票反对、17票弃权的压倒多数获得通过。这使美国炮制的另一项提案,即“双重代表权”提案,成了废案。顿时,会议大厅沸腾起来。雷鸣般的掌声和欢呼声从会场四面八方响起来,还有不少亚非拉国家的代表纵情高声歌唱,掌声、歌声、欢呼声汇合在一起,犹如大海的波涛,汹涌澎湃、经久不息,回荡在有着金黄色圆屋顶和黄色地毯的会议大厅,也响彻了五洲四海。

因美国的阻挠,我国在联合国的席位长期被剥夺,从1961年十六届联大以后,许多国家为恢复中国的合法权利作了不懈的努力。

图片 2

10月26日,外交部代理部长姬鹏飞收到联合国秘书长吴丹发来的电报,通知第26届联大通过了恢复中华人民共和国在联合国的一切权利并立即将蒋介石的代表从它在联合国组织及其所属一切机构中所非法占据的席位上驱逐出去的决议。姬鹏飞代外长立即呈报了周恩来总理。当天下午,周恩来总理紧急召集姬鹏飞代外长等外交部领导成员在人民大会堂开会,研究派代表团出席这届联大的问题。会议开始不久,传来了毛主席请周恩来总理和其他同志到他那里去的电话。总理即带领有关同志到主席处。当总理讲了有关情况之后,主席立即明确指示:要去。为什么不去?马上就组团去。主席和总理决策之后,外交部随即成立了参加联合国工作筹备小组,由乔冠华、熊向晖、唐明照、章文晋、凌青五人组成,乔冠华抓总。嗣后,经毛主席和周总理批准,出席第26届联大的中国代表团很快组成。团长是乔冠华,副团长黄华,代表是符浩、熊向晖、陈楚,副代表是唐明照、安致远、王海容、刑松鹢、张永宽。中国代表团出席联合国第26届大会的方针是:把平等协商的精神带到联合国去;反对超级大国的霸权主义,为被压迫人民和被压迫民族讲话,为广大中小国家的人民讲话,特别为印度支那、朝鲜、巴勒斯坦和阿拉伯等亚非人民讲话;在联合国的各项活动中切实体现我国对国际事务的原则立场;在对外活动中做到谦虚谨慎,不卑不亢,平等待人,不轻然诺。

1961年,第十六届联大总务委员会通过了讨论中国在联合国席位问题的议题。这无疑是对美国为阻止中国恢复其席位设置的重重障碍敲响了第一声警钟。但美国仍顽固坚持其错误做法,它另出花招,强行把恢复中国代表权作为必须由联大以三分之二多数票赞成才算通过的“重要问题”。这就是说在美国处于少数情形时,仍能阻挠中国恢复在联合国的合法权利。

6天之后,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升旗的具有历史意义的任务,落在两位美国黑人青年身上。他们一个叫威拉德·博迪,24岁;一个叫乔治·鲍德温,28岁。当他们将一面长1.2米,宽1.8米的崭新鲜艳的尼龙红旗系上旗绳,被30多位新闻摄影师和记者摄入镜头时,或许并未意识到,他们在这个时刻同五星红旗一道,已被庄严地载入联合国的史册。

经过两个星期的紧张准备,一切基本就绪。就在我国代表团准备离京赴纽约的前一天晚上,突然传来毛主席要接见代表团的通知。周总理带领代表团团长和部分代表以及外交部有关领导同志来到主席住处时,主席已等候在那里。他身着长毛巾睡衣,站在书房门口,同大家一一握手,然后招呼大家坐下。总理把代表团成员一一向主席做了介绍。当介绍到符浩和陈楚时,总理说他们都是“九十一人大字报”的签名者。话还未了,主席笑着说,我还是喜欢“九十一”。一句话犹如一股暖流,顿使符浩和陈楚感到无比温暖和亲切。因为在参加代表团一事上,曾有人把他俩在“九十一人大字报”上签名作为一个问题提了出来。这天晚上,主席兴致极高,毫无倦意。他手拿小雪茄,纵谈世界,从欧安会谈到中美关系直至联合国的斗争,引经据典,以古喻今,谈笑风生。他以《三国演义》中的“柴桑口卧龙吊孝”比喻中国代表团赴纽约参加联大,还提出代表团应有汉朝班超出使西域时“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的勇气。谈话至深夜,大家仍兴犹未尽。这时,主席把话题转到了国内,并叫秘书拿出一份文件,说:你们这次去联合国可以放心了,我的那个“亲密战友”不在了。主席随即问总理:在座的同志知道吗?总理说:还没有告诉他们。主席谈完后,我就到大会堂把文件读给他们听,并介绍有关情况。主席说:我国今年有两大胜利,一个是林彪倒台,一个就是恢复联合国席位。主席接见后,大家即到人民大会堂福建厅听传达文件和情况介绍。当大家从人民大会堂走出来的时候,东方已经发白了。

又过了10年,在1970年第二十五届联大上,支持恢复我国席位并驱逐国民党集团“代表”的表决结果是51票赞成,47票反对,赞成票第一次超过了反对票。当时联大圆屋顶的会议厅里,掌声四起,持续时间之长和气氛之热烈是少有的。

这是第一面由联合国秘书处在美国定制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国旗。它标志着联合国从此结束了被美国操纵无视中国存在的荒唐历史,标志着8亿中国人民的代表堂堂正正地进入了联合国的殿堂。

11月9日下午,中国代表团乘飞机离开北京前往纽约。北京机场红旗猎猎,锣鼓喧天。周恩来、叶剑英、李先念、李德生、汪东兴、郭沫若、姬鹏飞等同志及首都四千多名群众到机场隆重而又热烈的欢送。“热烈欢送我国出席联大代表团!”“毛主席万岁!”的欢呼声和掌声响成一片。代表团成员绕场一周,向挥动着花束、彩带的欢乐群众和前来送行的各方面负责人告别;同前来送行的柬埔寨王国民族团结政府外交大臣沙林察以及阿尔巴尼亚、阿尔及利亚等六十多个国家的外交使节一一握手,感谢他们的政府和人民为恢复中华人民共和国在联合国的一切合法权利所做的努力。欢送礼遇之高,规模之大,可谓空前。

随着中国国际地位和影响的不断提高,以及第三世界国家不断加入联合国,美国阻挠恢复中国在联合国的合法席位的阴谋彻底破产。1971年10月25日,在这具有历史意义的一天,第二十六届联合国大会第1976次会议上,随着大会执行主席马立克手中的木槌有力地落在主席台前的桌上,他宣布:“恢复中华人民共和国在联合国的合法权利就意味着台湾已丧失联合国席位,无需对台湾席位问题再进行表决”联合国大会以76票赞成、35票反对、17票弃权通过了阿尔巴尼亚、阿尔及利亚等23国要求恢复中华人民共和国在联合国一切合法权和立即把台湾当局代表从联合国一切机构中驱逐出去的议案,即联大第2758号决议。26日,联合国秘书长正式通知我国,联大决定恢复中国在联合国的一切合法权利,并接纳中国为联合国安全理事会五个常任理事国成员。

1949年10月1日,当毛泽东主席在天安门城楼上庄严宣布“本政府为代表中华人民共和国全国人民的唯一合法政府”时,正值联合国第四届会议筹备召开之际,而代表中国人民的唯一合法政府——中央人民政府却没有接到大会的入场券。

11月11日当地中午时分,中国代表团抵达纽约。一下飞机,就受到联合国总部代表,阿尔巴尼亚、阿尔及利亚、缅甸、锡兰、古巴、赤道几内亚、几内亚、伊拉克、马里、毛里塔尼亚、尼泊尔、巴基斯坦、也门民主人民共和国、刚果人民共和国、罗马尼亚、塞拉勒窝内、索马里、苏丹、叙利亚、坦桑尼亚、阿拉伯也门共和国、南斯拉夫、赞比亚等23个提案国的驻联合国常任代表和其他一些国家驻联合国代表以及纽约市官员、美国各界友好人士和广大旅美华侨代表等的热烈欢迎。他们有的举着毛主席画像,有的擎着五星红旗,激动万分。乔冠华团长在机场发表了简短而热情的讲话。他说:“今天,我们中华人民共和国代表团高兴地来到纽约,出席联合国大会第26届会议。我们对前来欢迎的联合国总部的代表、各个国家的代表和各方面的朋友们,深表谢意。中国人民同世界各国人民一向是友好的。中国政府一贯主张,在和平共处五项基本原则基础上,同其他国家建立和发展正常的关系;一贯支持被压迫人民和被压迫民族争取自由解放、反对外来干涉、掌握自己命运的正义斗争。我们代表团将遵循我国政府的既定政策,在联合国里同一切爱好和平和主持正义的国家的代表一道,为维护国际和平和促进人类进步的事业而共同努力。”他最后说:“美国人民是伟大的人民,中美两国人民有着深厚的友谊。我们愿借此机会,向纽约市各界人民和美国人民表示良好的祝愿。”云集在机场的四百多名记着蜂拥而上,尾随不舍,急急拍下富有历史意义的一个个镜头,忙的不亦乐乎。从机场到下塌处的沿途,很多纽约市民和美国朋友情不自禁地向中国代表团车队挥手致意,有的还伸出了大拇指,以示赞许和敬意。

11月11日,中国代表团成员身穿崭新的中山服到达纽约。巧日,中国出席联合国大会,马立克致欢迎词:“这是具有历史意义的时刻。”中国代表团团长乔冠华潇洒豪放的笑声,被西方媒体形容为“震碎了会议大厅的玻璃”,乔冠华的手被祝贺的人群握得竟有些肿胀。

1945年6月26日,当中共代表董必武在《联合国宪章》上签字时业已形成的国际关系准则承认,一个国家有权选择自己的政府,其他任何国家无权干涉。为此,1949年11月15日,毛泽东指示周恩来外长分别致电联合国秘书长赖伊和四届联大主席罗慕洛,声明只有中央人民政府才是“代表中华人民共和国全国人民的唯一合法政府”,国民党政府已经失去了代表中国人民的任何法律与事实的根据。在此,出席本届联大的“中国国民党政府代表团”绝对不能也没有任何资格代表中国人民。

中华人民共和国代表团的首次到来轰动了纽约。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在联合国的合法权利被人为地剥夺22年后,在中美两国人民的交往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而致隔绝22年后,肩负着中华各族人民和海外炎黄子孙重托的中国代表团终于雄姿英发地来到联合国总部所在地纽约,怎不令人兴奋、激动、鼓舞!多少天,中国代表团的到来成为这里的主要新闻。美国朋友说:中国代表团团长的机场讲话,在美国人民中间和联合国里引起了强大反响,普遍给予很高的评价。美国各家电视台纷纷播放录像,特别是反复播发那句打动美国人心的话:“美国人民是伟大的人民,中美两国人民有着深厚的友谊。我们愿借此机会,向纽约市各界人民和美国人民表示良好的祝愿。”在中国代表团受到联合国和美国人民欢迎的同时,美国官方也作出一些友善表示。到达当天,美国政府通过其驻联合国代表团告诉我国代表团:凡持中华人民共和国护照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可前往美国除禁区以外的任何地方,享受同苏联相同的待遇。同日,联合国礼宾官将“免税卡”交给中国代表团时特意说,这是美国驻联合国代表团特批给中国代表团的,持此卡可免税在纽约州的任何地方购物和用餐。

毛主席在这一年的冬天说过,今年我们有两大喜事:一是林彪垮台;二是联大恢复我国席位。由此可见,毛主席对我国恢复联合国席位这一具有战略意义的外交胜利,给予了高度的评价。

1950年1月19日,周恩来外长再次致电罗慕洛和赖伊,并请转达联合国及安理会各会员国代表团,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业已任命张闻天为中国出席联合国会议和参加联合国工作的首席代表。电文并请他们答复以下两个问题:

中国代表团下榻罗斯福旅馆后,许多华侨和华人前来探望,大家沉浸在无比激奋而又亲切的气氛中。一位老华侨说:新中国的强大使我们这些海外游子倍感骄傲和自豪。其中有三件大事最令我们扬眉吐气,第一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第二是新中国原子弹爆炸成功,第三就是新中国进入联合国。

中国恢复了在联合国的合法席位,它揭开了新中国外交史上的新篇章,开始了中国外交事业的新格局。

1、何时将国民党政府的非法代表团开除出联合国及其安理会;

第二天,中国代表团礼节性拜会本届联大主席、印度尼西亚的马利克。当代表团来到联合国大厦时,只见这里犹如迎接国宾一般,人山人海,十分动人。记者们互不相让,争着抢拍下这一壮观场面。一些国家驻联合国的代表说,像这样的盛况,在联合国是极为罕见的。马利克对中国代表团表示热烈欢迎,并说下星期一要召开联大全体会议欢迎中国代表团。同时,许多国家驻联合国的代表主动同中国代表团进行接触。赞比亚代表说:有你们在联合国,就有人保护我们小国的利益了。阿尔及利亚代表说:中国有了否决权,就等于我们大家有了否决权。14日上午,代表团到医院拜会正在住院治病的吴丹秘书长。乔冠华团长向他递交了证书。吴丹表示感谢,并说他自担任联合国秘书长以来就致力于实现联合国的普遍性,但过去联合国像个瘸子,现在恢复了世界上人口最多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席位,联合国才能说真正开始了工作。他还回忆起1954年访华的情景,表示想再次访华。

2、以张闻天为首席代表的合法的中国代表团,何时可以出席联合国及其安理会的会议并参加工作。

15日,中国代表团从住地前往联合国大厦第一次参加联合国大会。事先得知这一消息的美国常驻联合国代表借在会议大厅外的走廊上打电话而有意等候。当中国代表团出现在走廊上时,礼宾官赶忙出面介绍,这位美国代表则主动上前与乔冠华团长握手致意。几个美国记者赶忙拍下这一意味深长的镜头。这位美国代表就是后来先后就任美国驻华联络处主任和美国总统的乔治?布什。

8月,当第五届联大筹备召开之际,周恩来外长再一次致电联合国秘书长,通知中国政府已任命张闻天为出席五届联大的中国首席代表,请他立即办理中国代表的入会的一切手续。

然而,在联合国以什么方式欢迎中国代表团一事上,两个超级大国仅想在程序上由联大主席宣布议程和致简短欢迎词,然后请几个区域的代表发言,并限制发言时间,意图是把中华人民共和国进入联合国的影响缩小到最低限度。阿尔巴尼亚和阿尔及利亚等国代表事先将两个超级大国的图谋告诉了中国代表团,并说,23个提案国都要求在大会上发言欢迎中国代表团,这是一场限制与反限制的斗争。他们尽力向联大秘书处进行抗争,严正指出没有任何理由限制他们的发言。结果,中国代表团受到了大大出乎两个超级大国意料的极其热烈的欢迎。当中国代表团昂然步入会场时,座无虚席的整个大厅立即爆发出雷鸣般的掌声。这掌声惊天动地,经久不息;这掌声宣布了两个超级大国欲限制中华人民共和国影响的图谋破产。各国代表纷纷立即前来向中国代表团表示由衷的祝贺和欢迎。大会主席马利克首先致欢迎词。他说:“今天上午,中华人民共和国代表团第一次在联合国大会就座。作为大会主席,我很高兴地欢迎这个代表团。这是一个具有历史意义的时刻,中华人民共和国现在开始参加世界这个主要的政府间组织的工作。毫无疑问,由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参加工作,联合国的工作成效将得到加强。”接着,许多国家的代表争先恐后地一个接一个上台发言,那气势如同洪水泻坝,不可阻止,一下子就冲破了两个超级大国原定的对发言人数和时间的限制。以讨论裁军问题为主要议题的联合国大会变成了专门欢迎中国代表团的大会。

中国政府符合联合国宪章的正当要求,虽然没有得到联合国的答复,但是在全世界引起了强烈的反响,并进而影响到了错综复杂的国际舞台。

在大会上,科威特常驻联合国代表阿卜杜拉?雅各布?比沙拉代表亚洲国家说:联合国大会以压倒多数票恢复了中国人民的合法权利,终于纠正了对中国人民所犯下的错误。没有中国的参加,联合国就是徒有虚名。没有中国积极的、建设性的作用,世界上出现的诸如裁军,国际安全、和平,特别是东南亚和平等紧迫的问题就不能得到解决。恢复中华人民共和国在联合国的合法权利将使新时代人类的前途变得灿烂。捷克斯洛伐克外交部副部长米兰?克鲁萨克代表东欧国家说:在那些企图阻挠恢复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合法权利的人进行了22年的顽固的和非法的阻挠之后,联合国终于承认和实现了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权利。中华人民共和国来到联合国是为这个组织的活动创造更广阔的基础的一个决定性的前进步骤。荷兰常驻联合国代表罗伯特?法克代表西欧和其他国家说:联合国现在已经进入了一个新的时期,中华人民共和国代表的到来,无疑将使联合国在处理我们所面临的重大国际问题时能有更大的权威。丹麦外交大臣克?布?安德森代表北欧5国说:中国现在能够在联合国发挥应有的作用,这对这个组织本身,对在联合国范围内为维护国际和平与安全、促进各国的合作以造福全人类而做的努力,具有重大的意义。摩洛哥常驻联合国代表迈赫迪?姆拉尼?桑塔尔代表阿拉伯国家说:代表全人类1/4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参加我们的工作,肯定会丰富和积极有助于通过使各国人民恢复合法权利、通过消灭侵略政策及其后果来发展全世界的和平,通过开诚布公的、互惠的和平等经济合作来增进全人类的幸福,祝愿中国代表团取得成功。美国驻联合国首席代表乔治?布什代表东道国发言说:中华人民共和国代表来到这里以后,联合国将更能反映世界当前的现实情况。美国人民同中国人民有着长期的友好联系,美国相信,只要重新献身于宪章的原则,我们就能走向实现世界和平和正义。法国驻联合国代表雅克?克奇久什克-莫里泽说:中华人民共和国来到联合国不仅填补了一个巨大的真空,而且为联合国获得新的动力打开了道路。我们欢迎这个十分伟大的国家及其十分伟大的人民,这样做是合适的。布隆迪常驻联合国代表恩桑泽?特伦斯和上沃尔常驻联合国代表保罗?鲁安代表非洲国家发言。特伦斯说:中国代表团回到联合国,似乎是国际上新的力量均衡的黎明。非洲各国代表团很高兴从今以后能够为保障和平同中国代表密切合作。中国代表团参加处理世界事务,北京同华盛顿之间即将实现的和解,将无疑是联合国总奋起的精髓。哥斯达黎加常驻联合国代表何塞?路易斯?莫利纳代表拉丁美洲国家说:中国代表参加联合国工作,将帮助我们实现基本目标,这就是在世界上建立公正的和持久的和平。

图片 3

要求发言的越来越多。特别是广大亚非拉国家代表为中国代表的到来兴高采烈、欢欣鼓舞,发言更是十分踊跃、热情洋溢,表达了对中国人民的无比信任、诚挚鼓励和兄弟般的深厚情谊。

1950年6月25日,朝鲜爆发了南北战争。美国在武装干涉朝鲜的同时,宣布用武力阻止中国人民解放台湾,使得新生的中国硬被拖入了朝鲜问题的争端。这时,联合国的有识之士认识到,如果没有中国的参与,联合国难以达成和平解决朝鲜问题的任何谈判。为此,作为中立于东西两大阵营之外的印度进行了斡旋活动。

赞比亚代表团团长、常驻联合国代表弗农?约翰逊?姆旺加激动地说:中华人民共和国在联合国的合法权利的恢复,标志着以忧虑不安、压力和虚构为特点的时代的结束,标志着过去旧的、过时的政治的结束,标志着一个新的现实主义和充满希望的时代的开始。从此以后,联合国是一个新的组织了。赞比亚代表团愿意并准备在任何时候都同中国代表团进行合作。古巴常驻联合国代表里卡多?阿拉尔孔?克萨达认为,恢复中华人民共和国在联合国的权利,不仅是中国人民的胜利,也是革命运动和全世界各国人民的一个非常重要的胜利。这一事实表明,美国帝国主义再也不能把它的意志强加于全世界了,可以在联合国内使正义和公理占上风了。毛里塔尼亚常驻联合国代表穆拉耶?哈桑接着上台说:这是渴望平等、爱好和平的各国人民的一项正义事业的胜利,这也证明联大希望结束其历史上阴暗的一页,而变为实现和睦和相互了解的真正工具。坦桑尼亚代表团副团长、常驻联合国代表萨利姆?艾哈迈德?萨利姆在充满激情的长篇发言中说:我国代表团看到伟大的中华民族的真正代表和我们在一起,感到十分高兴和满意。我们把他们的到来看做不仅是对联合国而且对整个国际关系来说都是一个历史性的时间。因为他们不仅会给联合国带来古老文明的伟大智慧和经验,而且更重要的是会带来伟大的、革命的、智慧的和有才能的人民的朝气和献身精神。

7月13日,尼赫鲁总理在事先征得周恩来的同意后,分别致信于斯大林和艾奇逊,建议恢复中国在联合国的合法席位,并由苏、美、英、中等国通过在安理会内外的谈判,和平解决朝鲜问题。斯大林对此表示极大的支持,而杜鲁门则断然拒绝,导致斡旋活动搁浅。

阿尔及利亚常驻联合国代表阿卜杜勒?拉蒂夫?拉哈勒在发言中重申,阿尔及利亚对中国代表们的祝贺不论就其重要意义和程度来说,都超过通常祝贺的范围,因为这一祝贺反映了阿尔及利亚人民对伟大的中国人民的友谊与深厚感情及衷心钦佩。现在已开辟了一条道路,可以通过新的行动走向一个新的起点。如果没有国际社会里最重要的国家之一的中国参加,联合国的维护和平与促进国际合作的使命就不可能完成。让我以阿尔及利亚人民的名义,向中国人民,向毛泽东主席转达我们的祝愿,谨祝幸福和繁荣。秘鲁常驻联合国代表哈维尔?佩雷斯?德奎利亚尔说:发展中国家怀着希望和信任的心情欢迎中华人民共和国代表团,是因为中国正在不屈不挠地为加速自己的进步而奋斗,反对国际关系中存在的非正义现象,在联合国将贡献出新的思想和新的力量。

同年9月,五届联大召开,印度代表再次作出努力,向大会提出接受中国参加大会的提案。前苏联对此表示支持,并向大会提出两项决议草案:

在大会上发言欢迎中国代表团的还有阿尔巴尼亚、罗马尼亚、意大利、马来西亚(代表印度尼西亚、菲律宾、新加坡和泰国)、奥地利、南斯拉夫、赤道几内亚、也门民主人民共和国、乌干达、缅甸、几内亚、日本、阿富汗、锡兰、墨西哥、伊拉克、喀麦隆、叙利亚、埃塞俄比亚、土耳其、苏联、伊朗、匈牙利、塞浦路斯、波兰、蒙古、印度、黎巴嫩、多哥、索马里、突尼斯、尼日利亚、保加利亚等共57个国家的代表。由于致欢迎词的代表越来越多,原定上午结束的会议,在中午稍事休息后继续进行。苏联代表下午发言后,匈牙利、波兰、蒙古、保加利亚等国代表纷纷走上讲台致欢迎词。日本、阿根廷、巴西、希腊、博茨瓦纳、澳大利亚等许许多多的国家代表前来同乔冠华团长及中国其他代表握手致贺,并表示要同中国代表团进行合作。会议一直开到当地时间下午6时40分,历时约6个小时,仍有不少国家代表要求发言。但由于时间不够,大会主席只好决定会后把发言稿印发给大家。这一整天,会议大厅始终坐得满满的。在联合国,这么多人出席会议是空前的,如此热烈的场面也是空前的。

1.大会决议国民党集团之代表并非代表中国,不得参加大会及大会各机关工作;

各国代表致欢迎词后,乔冠华团长在经久不息的掌声和欢呼声中登上联合国大会讲坛,发表了重要讲话。在乔冠华发言过程中,全场屏息静听,鸦雀无声。他首先对大会主席和代表们的欢迎表示感谢,还代表中国政府和中国人民对坚持原则、主持正义、为恢复我国在联合国的合法权利进行了不懈努力的阿尔巴尼亚、阿尔及利亚等23个提案国,对支持这一提案的所有国家,对以不同方式对我国表示了同情的其他国家,表示衷心感谢,并全面阐述了我国政府在一系列重大国际问题上的原则立场。他指出,恢复中华人民共和国在联合国的一切合法权利并立即把蒋介石集团的代表从联合国及其所属一切机构中驱逐出去,是敌视、孤立和封锁中国人民的政策的破产,是企图制造“两个中国”的计划的失败,是全世界人民的共同胜利。当讲到中国政府和中国人民坚决支持巴勒斯坦人民和阿拉伯各国人民的正义斗争、任何人也无权拿他们的生存权利和民族利益进行政治交易时,所有阿拉伯国家的代表都欣慰地投以赞赏的目光;当讲到中国政府和中国人民坚决支持非洲国家以及一切被压迫人民和被压迫民族争取自由解放的斗争时,第三世界国家的代表无不感到欢欣鼓舞;当讲到中国政府和中国人民坚决支持拉丁美洲国家和人民带头兴起的200海里领海权时,拉美国家的代表抑制不住兴奋之情,有的代表激动得要从座位上跳起来;当讲到中国一贯主张大小国家应该一律平等、反对霸权主义和强权政治,中国永远不做侵略、颠覆、控制和欺负别人的超级大国时,所有中小国家的代表高兴之极。他发言完毕,会场上又一次爆发出长达两分钟之久的热烈掌声,在整个会议大厅中久久回荡。许多国家的代表再次到中国代表团坐席前同乔冠华团长、黄华副团长和代表团各位代表亲切握手,表示由衷的祝贺和欢迎。大厅里,自始至终洋溢着浓郁的对中国友好的气氛。阿尔及利亚代表说:我们所期待、所需要的,正是一篇这样的发言。毛里塔尼亚代表说:你们的讲话既保持了中国一向谦虚的态度,又坚持了正确的立场,特别重要的是中国重申站在第三世界一边。人民中国在联大出现,对第三世界具有决定性的意义。美国三大电视网在大会后立即播放的报道中称,中国代表进入联合国之后的首次发言,犹如爆炸了一颗重磅炸弹。

2.大会决议邀请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的代表参加大会及其机构之工作。虽然大会成立了解决中国代表权问题的“七国特别委员会”,但它所作出的决议却规定,在未作出结论之前,仍允许中华民国的代表出席联合国大会,并与其他国家的代表拥有同样的权利。这项决议,不但使印度和前苏联的努力付之东流,而且意味着中国代表权问题将再一次被拖下去。这一拖就达十年之久。

从第26届联大开始,中华人民共和国雄赳赳气昂昂地登上了联合国的舞台,发挥着日益重要的作用,中国人民更加扬眉吐气了!

1961年,第十六届联大总务委员会通过了讨论中国在联合国席位问题的议题,这是对美国多年来阻挠联合国讨论中国代表权问题的一大突破。这时,美国改变手法,一面表示“赞成”讨论中国代表权问题,一面又把恢复中华人民共和国合法代表权这样一个只需要简单多数即可通过的问题,作为需要2/3的多数才能通过的所谓“重要问题”,继续阻挠中国进入联合国。

原载:湘潮

然而,美国在联合国的“情况正在迅速恶化”。1970年11月25日,第二十五届联大出现的支持驱逐国民党的代表已达到51票,反对的已降到47票。这是自1950年联大表决恢复中国席位问题以来出现的第一次赞成票超过反对票。它预示着美国在联合国内顽固推行的孤立中国的政策已经走到了尽头。

1971年10月25日夜晚,从纽约市中心灯火通明的联合国总部会址,传出了一片欢呼声和鼓掌声。阿尔巴尼亚、阿尔及利亚等23国提案,挫败了美国提案,在表决中以压倒多数获得通过。从此,中华人民共和国恢复了在联合国的一切合法权利,并立即将蒋介石的代表从联合国的一切机构中驱逐出去。

又过了10天,即1971年11月15日上午10时30分,第一个联大中国代表团迈进了总部的大门,他们是团长乔冠华,副团长黄华,代表符浩、熊向晖、陈楚,副代表唐明照、安致远、王海容、邢松鹊、张永宽。这时,大厅内响起了热烈的掌声,许多友好国家的代表纷纷前来表示祝贺和欢迎。

在各国代表致欢迎辞后,中国代表团团长乔冠华在经久不息的掌声和欢呼声中,登上联大讲坛,发表了重要讲话。他沉着地取下眼镜,用中文缓缓地宣读着一篇2600字的发言稿。整个会场一片静寂,所有的人都在屏气凝神地倾听。他们突然发现,这位几天来坚持“微笑路线”的中国人,并不处处“温和”,他以“国际讲台上非常少有的坦率和诚实”,表明了北京将来对联合国的政策以及对外政策的轮廓。

乔冠华首先代表中国政府和人民衷心感谢许多联合国会员国坚持原则,主持正义,为恢复中国在联合国的合法席位所作出不懈的、卓有成效的努力,随后他阐述了中国政府在一系列重大国际问题上的原则立场。

11月23日,中国常驻联合国代表黄华出席了安理会会议,开始履行中国作为五个常任理事国之一的职责。与此同时,联合国务个专门机构也根据联大决议精神相继通过决议,恢复中国在这些机构的合法席位。随后,中国陆续恢复了在这些机构的活动。

中华人民共和国恢复在联合国的合法席位并成为安理会的常任理事国,进一步提高了中国的国际地位,加强了它对国际事务的影响。这是联合国内一切维护正义的国家的胜利,是世界人民的胜利。它反映了世界上人心向背和时代的潮流,表明超级大国任意操纵和控制联合国的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