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4日,是我国第三个国家宪法日,这天,位于浙江省杭州市北山路84号大院的“五四宪法”历史资料陈列馆正式开馆。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对此作出重要指示,指示强调,宪法是国家的根本法,是治国安邦的总章程,是党和人民意志的集中体现。坚持依法治国首先要坚持依宪治国,坚持依法执政首先要坚持依宪执政。中国共产党领导人民制定了“五四宪法”。设立“五四宪法”历史资料陈列馆,对开展宪法宣传教育、增强社会主义民主法治意识、推动尊法学法守法用法具有重要意义。

在新中国成立前夕制定的《共同纲领》一直起着临时宪法的作用,起草小组就修改一次。今天是中国首个国家宪法日,回顾共和国的历史,制定修改宪法的实践有经验、有教训,有前进,有徘徊。然而在新中国的法治建设进程中,“五四宪法”都是绕不开的关键坐标,其中的法治精神一直传承和延续至今。适逢中国第一部宪法60岁,新华社记者重访宪法草案初稿诞生地杭州,重温了那段鲜为人知的历史。

1953年12月27日晚,一趟专列趁着冬夜暮色悄然驶出北京站,向南疾驰而去。专列目的地是风景宜人的杭州,车上坐的是共和国宪法起草班子,毛泽东亲自挂帅。

作为“五四宪法”起草地,杭州记录下了一段辉煌历史。在这里,1953年12月28日至1954年3月14日,毛泽东率领宪法起草小组成员起草了宪法草案初稿,史称“西湖稿”。

图片 1

图片 2

1953年1月1日,《人民日报》头版发表元旦社论,提出把“召集全国人民代表大会,通过宪法,通过国家建设计划”列为1953年的三项伟大任务之一。当时,在新中国成立前夕制定的《共同纲领》一直起着临时宪法的作用,第一届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体会议执行着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的职权。新中国成立后,通过制定一部新宪法确认已经取得的经验与成果,巩固革命的胜利成果,是全国人民的共同愿望。

毛泽东在杭州主持起草《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驻地——刘庄浙江省档案局供图

1954年第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

绝密南行

1949年新中国成立之时,尚且不具备实行普选,召开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制定宪法的条件。《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共同纲领》起着临时宪法的作用。

这是新中国成立后毛泽东第一次来杭州,浙江省委书记谭启龙安排众人住进了西湖边上的刘庄。刘庄位于西湖西面的杨公堤,是清朝进士刘学询斥巨资修建的私人花园,故而得名。此后的两个多月里,每天下午3点,毛泽东率众从刘庄出发,驱车绕道西山路,穿过岳王庙,来到北山街84号的办公地点,往往一干就是一个通宵。

1953年12月24日下午3点多钟,一辆专列缓缓地驶进了北京前门火车站。不久,陈长江等80多名警卫人员将很多书、文件、衣物、床上用品等搬上了列车。这些东西很让车上的服务员吃惊,特别是车厢高高堆起的书占据了一节车厢的好些地盘,其他行李却很简单:一件打补丁的旧睡衣、两块灰色的旧毛毯、一把没有多少毛的牙刷……如此爱看书的、如此俭朴的中央首长究竟是谁呢,服务员充满了疑问。

四年后,制宪时机成熟。毛泽东说:“治国,须有一部大法。我们这次去杭州,就是为了能集中精力做好这件立国安邦的大事。”

宪法的起草工作其实是在南北两地同时进行着。西子湖畔,毛泽东主持起草小组拟定初稿,然后派专人把草稿送至北京,每一次,毛泽东都要嘱咐在京的刘少奇,“加印分送政治局及京中委各同志。”北京城里,刘少奇召集中央有关人员一次次讨论,讨论一次,意见马上返回杭州,起草小组就修改一次。来来回回,几经修改,直至提出了四读稿,宪法草案初稿的草拟工作才算基本完成。

20多天前,服务员们就被领导叫去谈话,说要执行一次既重要又光荣的任务,这是全国人民的重托,要保证完成好。细心的服务员们发现检查列车准备工作的竟是铁道部长滕代远、公安部长罗瑞卿,看来这位首长一定是非常重要的人物。

1953年底至次年3月,他率宪法起草小组在西子湖畔,遍览各国宪法、群策群力完成宪法草案初稿,奠定了后来被人们以诞生年份代指的“五四宪法”的基础,这部初稿因此也有了一个浪漫的名称——“西湖稿”。

图片 3

毛泽东要离开北京,前往浙江杭州,带着宪法起草小组的成员开始做一项为新中国法制建设奠定千秋基业的大事,起草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早在一年前,全国政协常委通过了周恩来关于起草宪法的决议报告。毛泽东亲自挂帅,担任宪法起草委员会主任,主持宪法起草工作,但由于其间部分省市受灾、国家忙于救灾,以及毛泽东因工作繁忙数次病倒,宪法起草被推迟了。这次毛泽东离京就是要摆脱北京的日常事务,集中精力搞好宪法起草。

图片 4

3月中旬,毛泽东启程返回北京。途中,北京方面作出了两项决议:第一,由陈伯达、胡乔木、董必武、彭真、邓小平、李维汉、张际春、田家英等8人组成小组,对宪法草案初稿做最后修改。第二,组成宪法起草委员会办公室,李维汉任秘书长,齐燕铭、田家英等人任副秘书长。

第二天早饭后,车上的服务员终于见到了这位神秘的首长,他就是毛泽东主席。此刻的毛泽东正斜靠在宽大的沙发上吸着烟,沉思着。

1954年初, 毛泽东在杭州刘庄

3月23日,30多位委员聚集中南海勤政殿,出席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起草委员会第一次会议。

专列向南奔驰着。12月25日零时25分至德州西,宿营至6时30分;25日10时至济南,24时至蚌埠支线,在这里宿营至26日9时30分,随后去南京,26日24时至上海。

在昔日国民党将领的别墅中诞生的宪法

毛泽东在会上定了个大方针:宪法要简单、明了、通俗易懂。他还举了个例子,说明“通俗易懂”的要求:“宪法草案初稿把什么什么‘时’都改成了‘的时候’。‘为’字老百姓不懂,都改成了‘是’字。”

在专列上,毛泽东度过了自己的花甲大寿。

浙江省委党史研究室主任金延峰介绍,1953年底,毛泽东率领刚成立的宪法起草小组成员胡乔木、田家英等来到杭州,住进西湖边上的刘庄一号楼,即今天的杭州西湖国宾馆一号楼。位于西湖北岸的北山街84号大院30号则是“五四宪法”起草地。

图片 5

27日19时20分,专列离开上海;28日凌晨,抵达目的地杭州。毛泽东和随行人员下了车,在浙江省委的陪同下乘车前往杭州北山路84号。

84号大院是一片占地数百亩的别墅群,30号是其中一个独门独户的小院,曾是国民党高级将领汤恩伯的别墅,由一幢二层小楼和一幢平房组成,依山而建,进去要经过一扇月洞门,走一段平路,再上一段台阶。

毛泽东虚怀若谷,最后的话掷地有声:这个初稿可以小修改,可以大修改,还可以推翻另拟初稿!

“西湖风光甲天下,半是湖山半是园。”在西湖周边大大小小的庄园中,刘庄独领风骚,被冠以“西湖第一名园”。北山路84号东起玛瑙寺,西至杭州香格里拉饭店,北至葛岭山脊,南至北山路,是一个占地几百亩的民国时期所建的别墅群。毛泽东便下榻在刘庄一号楼。

金延锋说,1954年1月9日宪法起草工作在84号院正式展开。2月中旬,宪法草案一读稿完成,毛泽东又组织起草小组通读通改,于2月底接连完成了二读稿和三读稿。

5天后,宪法起草委员会办公室正式成立,下设资料组、会议组、记录组、联络组、总务组。从山东泰安回京不久的许崇德就是在那个时候被借调,成了资料组的一名工作人员。这位日后的中国宪法学泰斗、人民大学教授当时还是一个刚刚念完研究生、留校任教的毛头小伙,他和几位来自高校的法学学者一起住进了中南海,那里是中央和政务院办公的地方。

刘庄原名“水竹居”,是晚清广东香山县富豪刘学询所建的别墅。1953年,刘庄的最后一位主人——刘学询的八姨太范媛英将刘庄无偿赠给政府,这里成为“浙江第一招待所”。

图片 6

资料组的工作很明确,就是收集编辑与宪法有关的文献资料。那阵子,许崇德和同事们天天跑到政府的资料室、外交部以及各大图书馆去搜罗各时期各国宪法条款。旧中国的宪法编成一本,美、法、德等资本主义国家的宪法编成一本,苏联等社会主义国家的宪法编成一本……许崇德记得,后来还编了一本工具书,里面解释了所有与宪法相关的名词。资料编纂好复印出来就赶紧分发给参与讨论的高级干部们参看。

北山路84号大院30号楼是毛泽东一行人的办公地点。30号楼由主楼和平房两部分组成。宪法起草小组在主楼办公,毛泽东在大平房办公,大平房里有间会议室。

在起草过程中,毛泽东和起草小组成员大量阅读了当时能搜集到的古今中外的宪法文稿,它们来自社会主义国家、资本主义国家以及民国时期。金延锋说,毛泽东比较看重1918年的《苏俄宪法》、1936年的《苏联宪法》和1949年的《法兰西共和国宪法》。

图片 7

为了起草宪法,毛泽东和起草小组成员广泛阅读和研究了世界各类宪法。宪法起草工作进展得比较顺利。1954年1月9日开始,2月17日左右草案初稿出来了。期间,由董必武、彭真、张际春、李维汉等人组成的宪法研究小组也来到了杭州。起草小组还聘请了周绠生、钱端升为法律顾问,叶圣陶为语文顾问。在毛泽东主持下,起草小组通读通改。2月24日完成“二读稿”,26日完成“三读稿”。在毛泽东的主导下,田家英在其中承担了很多具体工作和直接修改工作,通常彻夜不眠,甚至累得吐血。

1954年3月23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起草委员会第一次会议通过了宪法草案初稿,并决定广泛征集各方面的意见,在全国范围内开展对宪法的讨论。9月20日,第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通过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

1954年开春的时候,500多位全国政协委员加入到立宪的工作中来。他们分成17个小组展开讨论,这些小组先后举行了14次宪法座谈会,提出修改意见3500多条。后来范围进一步扩大到各大行政区、各省、市、自治区以及解放军中,8000多人参与其中,又提出修改意见5900多条。这些意见统统汇集到宪法起草委员会会议上,委员会根据各方意见,逐条对初稿进行修改。

首部宪法诞生

图片 8

毛泽东最后总结说:“宪法的起草,前后差不多7个月。每一次稿本身都有许多修改,在西湖那一次,就有七八次稿子。前后总算起来,恐怕有一二十个稿子了。总之,是反复研究,不厌其详。将来公布以后,还要征求全国人民的意见。”

毛泽东这次到杭州,一住就是两个多月。在杭州期间,除了起草宪法,他还专门约请苏联部长会议第一副主席捷沃西和驻华大使尤金到杭州会谈,介绍了中共党内和国内的一些情况。毛泽东个人在杭州的最大收获就是每天坚持爬山,几乎走遍了西湖附近的大小山峰。

1954年初,毛泽东在杭州审改《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

图片 9

1月25日,毛泽东在随行人员的陪同下攀登五云山。

见证宪法诞生的人们

6月16日,《人民日报》全文刊登宪法草案,号召全国人民参与宪法讨论。一场全民大讨论在1954年夏季来临的时候以最快速度、最短时间在神州大地上展开。

在五云山上,毛泽东俯瞰江南美景,“荡胸生层云,决眥入归鸟”,他的心情十分舒畅。叶子龙问他什么时候回北京,毛泽东却所答非所问地说:“宪法是一个国家的根本法,从党的主席、政府主席到一般老百姓都要按照它做,将来我不做党和政府主席了,谁来当也要按照它做,这个规矩要立好。”

今年93岁的肖贻至今还记得84号大院办公室里摆放着“好多宪法”。肖贻时任浙江省委书记谭震林的秘书。

仅在上海,627万人口中就有270万人听了有关宪法草案的报告,156万人参加了各种形式的讨论,提出16万多条修改、补充意见。

田家英后来回忆,他们就在毛泽东爬山的时候修改宪法稿子。

当时,每天下午,毛泽东都会从刘庄来84号大院的平房里办公,宪法起草小组在小楼办公。由于纪律原因,肖贻不知道他们在讨论些什么,但隐约感觉是件大事。

这是许崇德他们最为忙碌的时候,各地的建议都汇集到起草办公室,由他们负责整理。许崇德记得,那年夏秋正巧赶上百年不遇的特大洪水,一些宪法讨论会就开在了抗洪抢险的大堤上。

宪法草案三读稿通过后,毛泽东的心情轻松了许多。3月2日这天,他登上了玉皇山顶,在这里伫立四望,右面是妩媚妖娆的西湖,左面是波澜壮阔的钱塘江,杭州城尽收眼底。毛泽东情不自禁地赞道:“上有天堂,下有苏杭,杭州真是个好地方!”

肖贻只在“杭州人民大会堂”远远见过毛主席一面,当时已年满六十的毛泽东在他看来“很精神、很英俊”。

意见和建议都是成捆成捆送过来的,外面仔仔细细地包着防水的桐油纸。打开来一看,里面全是黄色的稿纸,毛毛刺刺的。尽管纸质不怎么好,但上面的字迹誊抄得工工整整,也有的是用老式打印机打出来的铅字稿。许崇德他们将意见分门别类加以整理,重复的内容就合并成一条。提什么建议的都有,有人认为“人民有言论自由”这条不合适,主张改成“公民有言论自由”,还有人认为是“国民有言论自由”,甚至还有热心者自己动手写了一部宪法寄过来……

从山上下来时,毛泽东并没有走蜿蜒的小路,却径直踏着杂草往灌木丛生的野草地走去。走在前面探路的卫队长陈长江发现无路可走,就说:“主席,前边没有路了。”这时,罗瑞卿建议道:“主席,我们往回走吧。”毛泽东手一摆,不满意地说:“往前走,没有路我们可以走出路来,路是人走出来的嘛!”说着,他就钻进了一片树林。

图片 10

图片 11

1月23日,杭州下起了大雪。当地人说,这是杭州几十年未遇的一场大雪。24日,大雪初晴。毛泽东特别喜欢雪,高兴得不得了。一早他就起来,到西湖边看雪景。逢此难得之景,毛泽东身穿深色呢子大衣、头戴浅灰色呢帽,两手合插在身前,含笑站立在刘庄西湖边的石栏处,让摄影师侯波帮他拍照,留下了许多经典的传世留影。

93岁的肖贻在重温《马克思恩格斯全集》

这场中国历史上第一次宪法全民大讨论最终持续了两个多月,参加讨论的人数达到1.5亿,占全国人口的四分之一,前前后后共收到讨论意见118万余条。

相比之下,86岁的汪龙和跟毛泽东就贴身得多,“在刘庄我是服务员,在外我是警卫员”。作为毛泽东在西湖期间的工作人员之一,汪龙和与毛主席散步、外出,有珍贵合影,还得到了毛泽东的亲笔题字“汪龙和同志”。

1954年9月20日下午,一届人代会迎来最重要的议程:以无记名投票的方式通过《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

放牛娃出身的汪龙和那时并不知道宪法有多重要。当时浙江沿海部分地区还未解放,他的首要任务是毛泽东的外出安全和饮食起居。“五四宪法”草案公布后,杭州市公安局机关组织学习,他才知道自己曾经见证了历史。

17时55分,执行主席周恩来宣布表决结果:投票数1197张,同意票1197张。《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由中华人民共和国第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于1954年9月20日通过。

浙江的宪法缘

那一年,许多人以一种特殊方式记录下当时的激动——许多新生儿起名叫“宪法”。所以,凡是叫张宪法、李宪法、王宪法的,十有八九都是1954年生人。

浙江大学光华法学院副教授郑磊视西湖为宪法“出生地”。现行的1982年宪法与“五四宪法”一脉相承,尽管经历过1957年、1978年、1982年等多次大规模修改,但最根本的内容,比如党的领导、社会主义制度、人民民主专政,都延续下来了。

图片 12

图片 13

(节选自《北京日报》2009年6月23日《人大肇基》作者:侯健美)

1954年2月,在杭州参加起草《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田家英、陈伯达、毛泽东、周泽昭、罗光禄

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院长韩大元也认为,西湖是中国宪法的起源地,它不只是历史的记忆,“五四宪法”的精神仍然贯穿于1982年宪法,以及通过1982年宪法所确立的中国体制、精神和理念当中。

在浙江省委党史研究室副主任王祖强看来,浙江与宪法有着不解之缘。1931年江西瑞金第一次全国苏维埃代表大会通过的《中华苏维埃共和国宪法大纲》就是由浙江人梁柏台任主要起草人,而毛泽东当时是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临时中央政府主席。20多年后,浙江与新中国第一部宪法又来了一次亲密接触。

建议修建宪法纪念馆

早在2008年,韩大元就呼吁在宪法草案起草原址建“五四宪法”纪念馆,收藏展示相关珍贵历史文献、资料,以求真实全面地反映新中国制宪、行宪史,增强公民宪法意识和历史责任感。

他说,“五四宪法”确定的一些原则和制度,特别是公民的基本权利和义务基本都体现在1982宪法中,其意义从任何角度强调都不为过。

2009年3月,杭州市司法局主持召开“建立‘五四’宪法纪念馆研讨会”。韩大元曾参加研讨并考察宪法起草旧址。

韩大元认为,优越的历史文化传承是在杭州建立宪法纪念馆的先天条件,而刘庄独特的历史风景更是奠定了建立宪法纪念馆的基础。设立宪法纪念馆是发展宪法文化,进行爱国主义教育的重要形式。

王祖强说,杭州市人大正在积极推动纪念馆的建设。

或许,不久的将来,西湖边会新添一道风景——“五四宪法”纪念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