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少奇曾任国家主席、党中央副主席,但他始终把自己当作人民群众中的一员,其谦虚谨慎的美德在教育子女上也颇有体现,形成了独特的行之有效的教育方法。

图片 1

——编 者

在北戴河休假期间,刘少奇部分家庭成员的合影。
刘少奇一生共养育了9个子女。其中何葆贞烈士留下二男一女,即长子刘允斌、长女刘爱琴、次子刘允若;王前留下一男一女,即次女刘涛、三子刘允真;王光美生育有一男三女,即三女刘平平、四子刘源、四女刘亭亭、五女刘潇潇。
刘允斌,刘少奇长子。1924年,刘允斌生于江西萍乡,成长于湖南宁乡炭子冲老家;1938年,刘允斌被接到延安,进入延安保育小学就读;1939年,他和妹妹刘爱琴一起赴苏联,进入莫斯科莫尼诺国际儿童院学习。
1940年,刘允斌进入苏联十年制中学学习,并加入中国共产党;1945年至1955年,刘允斌先后在莫斯科钢铁学院、莫斯科大学学习,并获得核放射化学专业副博士学位;同年,他与俄罗斯姑娘玛拉费拉托娃结婚。
1957年10月,受刘少奇的指示,刘允斌回到北京,在国家二机部所属中国原子能研究所工作;1962年,他被调到内蒙古包头市郊外的202厂,组建中国原子能研究所第三研究室,并担任主任一职,负责新型热核材料的研制工作。
文化大革命期间,刘允斌被诬指苏联间谍而受迫害。由于难以忍受折磨,1967年11月21日9时左右,他在包头卧轨自杀。1978年平反时,中央为他恢复了中共党员和核化学专家的名誉。
刘爱琴,刘少奇长女。1927年,刘爱琴在湖北汉口出生后,即被交给汉口一户工人家庭抚养,曾当过童养媳;1938年,她被党组织接回延安;1939年,她和哥哥刘允斌一起赴苏联莫斯科莫尼诺国际儿童院学习;1940年,进入苏联十年制学校读书。
1966年,刘爱琴加入中国共产党。文化大革命时,她被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在被押往农村劳动改造时,丈夫与她离婚。1979年刘爱琴得以平反,先后在河北师范大学、中国人民警官大学担任俄语教师、副教授。她曾获全国妇联授予的三八红旗手光荣称号以及公安部授予的人民警察一级金盾荣誉奖章。
刘允若,刘少奇次子。1930年,刘允若生于上海,1933年冬,母亲何葆贞在南京雨花台英勇就义后,他开始流浪。
1946年,刘允若回到刘少奇身边;1954年,他在北京四中毕业后,被选送到苏联莫斯科航空学院攻读飞机无线电仪表专业,后转学导弹的总体设计专业。
1960年,刘允若回国后,在国家七机部下属单位从事导弹设计的工作;1964年,他在父亲的要求下到中国人民解放军基层锻炼,并于同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65年,刘允若曾随同刘少奇的秘书到河北农村参加四清工作;1966年回到七机部工作;1967年1月,刘允若被关押在北京市半步桥监狱;1974年12月被释放;1977年因病在北京逝世。
刘涛,刘少奇女儿。1944年10月,刘涛生于延安;七岁入读北京育英小学;1959年考入北京师范大学女附中学习;1962年考入清华大学自动控制系学习;1965年加入中国共产党。
文化大革命时,刘涛曾参加造反运动,在江青的威逼下,根据生母王前的口述,和弟弟刘丁一起写了一份所谓揭露父亲刘少奇的大字报。1968年,刘涛以可以教育好的子女身份被分配到北京铁道分局承德车辆段当工人;1972年10月调回北京;1979年后,她曾以清子署名在报刊上发表诗作,并以《涅磐》为书名结集出版。现退休居北京。
刘丁,刘少奇儿子。1946年7月,刘丁生于延安,又名刘允真。1949年,他随父亲进入北京。刘丁从小被父亲叮嘱:你们不能以高级干部子女的身份自居,不能搞特殊化,遇到什么事情,都要先想自己做得对不对。
1962年刘丁从北京101中学毕业后,考入北京郊区的良乡农业技术学校;1966年下放到北京郊外的八达岭延庆山区教书;文化大革命结束后回到北京,在国家科学技术协会工作;改革开放后,他曾到广西等地从事经济管理工作。
1996年,刘丁回到湖南,担任长沙市商业银行北区支行副行长,直到退休。
刘源,刘少奇儿子。1951年,刘源生于北京,13岁进入中南海警卫部队当列兵。后来他晋升为上等兵,并获特等射手和五好战士的光荣称号。
1968年,刘源插队到山西省山阴县参加农业生产劳动;1975年在北京起重机厂当铆工;1977年考入北京师范学院历史系;1982年,刘源加入中国共产党,同年到河南省新乡县七里营公社,任公社管委会副主任;1983年,刘源任新乡县副县长、县长;1985年,他到中共中央党校学习,结业后任郑州市副市长。
1988年,刘源任河南省副省长;1992年至1997年,刘源先后担任中国人民解放军武装警察部队水电指挥部政委、总部副政委;2000年,他被晋升中将军衔;从2003年起,刘源任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后勤部副政委、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科学院政委。
2009年7月20日,中央军委主席胡锦涛向刘源颁发了晋升上将军衔命令状;从2011年1月19日起,刘源任解放军总后勤部政委。
刘平平,刘少奇女儿。1949年5月,刘平平生于北京。文化大革命期间曾被关进少管所,还先后被发配到解放军济南军区军马场、酱油坊等地方工作。期间,她自学食品工业方面的知识,文革结束后,她开始在食品研究所工作。
1980年,刘平平赴美国深造,几年后,她获得哥伦比亚大学营养教育硕士和博士学位;1986年,刘平平回国,担任北京市食品研究所副所长;1988年,她晋升为副研究员,北京市食品研究所所长;1991年任国家商业部任科技质量司副司长。
1995年,刘平平任该司司长,并当选为北京市人大代表。1999年11月25日,国际星座局决定将蛇夫星座上新发现的第36号小行星命名为王晴星。
刘亭亭,刘少奇女儿。1952年,刘亭亭生于北京;1968年,她被派遣到北京维尼伦厂当工人;1971年调到北京仪器仪表厂;1977年调到外交部所属的世界知识出版社当编辑;1978年考入中国人民大学外文系。www.69pb.cn
1981年,刘亭亭赴美学习;1985年获哈佛工商管理硕士学位;1985年,刘亭亭就职于美国洛克菲勒公司;1989年回国;从1991年起,她先后创办香港联亚集团有限公司和中贸圣佳国际拍卖公司,并担任董事长和总裁。
刘潇潇,刘少奇小女儿。1960年,刘潇潇生于北京,又名小小。1967年,她被托付给阿姨后离开了中南海,从此与父亲永别。刘源回忆称:文化大革命中父亲和母亲受到最惨烈的批斗时,爸爸不得不作最坏的准备。唯一使他放心不下的一件的家事,就是最小的女儿小小。常念叨着:小小该上学了,该上学了。
1979年刘潇潇考入北京大学生物学系;1980年考入上海同济大学留德班学习;1987年,她在德国获生物工程硕士学位,同年回国创业。

“不要打着我的旗号到处吹牛”

新中国成立之初,有不少亲戚听说刘少奇当了国家领导人,纷纷前往北京找他,希望能为自己谋得一些好处,均遭到刘少奇的拒绝。后来,刘少奇意识到这种思想纵容不得,就亲自主持了一次家庭会议,参加的有一些亲戚和几个孩子。刘少奇谆谆告诫他们不能因为是国家主席的亲戚,就可以搞特殊,相反,“正因为你是国家主席的亲戚,更应该严格要求自己,更应该艰苦朴素、谦虚谨慎,更应该有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的志气。不要打着我的旗号到处吹牛”。刘少奇对子女和亲戚明确表示,他绝不允许利用党和人民给的权力搞特殊,一旦发生,一定会严肃处理。

刘少奇的长女刘爱琴,有次回北京,跟父亲抱怨自己住的房子被大水淹了,向有关部门多次反映也得不到解决。身为父亲的刘少奇,并未首先心疼自己的女儿受苦受难,反问女儿:“群众住的房子,难道没被水淹吗?群众能住,我们也能住。不能因为你是国家主席的女儿,就可以特别,先给你换房子!现在搞点特殊,好像得了便宜,但在思想上是一种危险……常常想占便宜,思想就要变,会变到人民的对立面去,成为无益于社会的人。”

1950年,刘爱琴于北京师范大学附属中学申请入党,次年预备期满,原以为按照正常程序,预备党员转为正式党员顺理成章。但却发生了意外,学校收到一封信,内容涉及刘爱琴一系列与入党有关的问题,信的内容强调,刘爱琴并未达到共产党员的标准,党组织应当严格审查并认真考虑她的“转正”问题。学校党支部大会上,当刘爱琴得知自己预备党员无法正常“转正”时,心理上难以接受,感到心灰意冷。而这封信函的写作者,正是深爱她的父亲刘少奇。刘少奇之所以有此举动,源自他对女儿的严格要求和深入了解。他认为,女儿远未达到入党标准和要求,仍须经过一段时间的历练和成长。由此,不同意按期发展她为共产党员。后来,经过耐心细致的教育,刘爱琴愉快接受了刘少奇的批评和建议。

“极端自我的风气决不可助长”

刘少奇的儿子刘允若,曾就读于莫斯科航空学院,学习飞机无线电仪表专业。进校之初,他还能够刻苦学习,成绩也名列前茅,但经过一段时间的校园生活,他渐渐失去对所学专业的兴趣,成绩大幅度滑坡。后来,他与同学发生矛盾,加上对所学专业不满,遂要求留级或转系。但他的申请遭到了拒绝,于是就给父亲连写三封信,以寻求父亲的理解与支持。

刘少奇抽空陆续多次回信,他在信中教导到:“不管你将来干什么,我劝你学一门专业,因为学一门专业知识,对于你将来不论干什么工作都有好处。如果没有一门专业知识,则可能不论什么工作都难以干好。”刘少奇重点对他与同学“闹翻了”的情况进行了剖析,认为他自身问题是事情发生的主要原因,应当反省自己一贯的、不谦虚、怕吃苦的毛病,学会谦虚谨慎,不骄不躁。不能总以为自己是对的,别人都是错的;人家都对不起你,你却没有对不起别人。这种以个人为中心的、极端自我的风气决不可助长,如若不加以纠正,即便日后学有所成,也很难对社会有所贡献,务必加以改正,抛却个人主义,回归集体主义。

在父亲耐心细致的启发教育下,刘允若的消极思想一度有了转变。但是,由于后来又遇上一些困难和不顺心的事情,他的思想再次发生变化,仍旧要求转系,并给父亲写了一封信,说明自己的理由。刘少奇从来信中感到刘允若的错误思想又有发展,绝不能姑息迁就,必须抓紧教育,彻底解决。他给刘允若写了一封近2000字、措辞十分严厉的长信,对他反复无常的态度进行了尖锐的批评。在父亲和大使馆同志的多方帮助下,刘允若终于认识到并以实际行动改正了自己的错误,欣然服从组织的安排,安心学习,最后以优异成绩学成回国。

“让孩子们尝尝吃不饱的滋味是有好处的”

从1959年开始的三年自然灾害时期,刘少奇的几个子女都还很小,在学校吃饭住宿。刘少奇身边的一些工作人员多次建议,让孩子们回家吃住,改善一下,但他并未同意,而是坚持让子女们在学校与同学们同甘共苦。刘少奇认为,“让孩子们尝尝吃不饱的滋味是有好处的,等到他们为人民办事的时候,将会鞭策他们为人民办事做得更好,再不让人民吃不饱饭”。

他的小儿子刘源读书期间,曾发生过一件事情。有次学校给学生发放了白薯干,由于这种白薯干又黑又硬,难以下咽,刘源偷偷扔掉了。这件事被班主任得知后,出于对学生教育的责任,在“家校联系簿”上如实进行了记录,并对这一现象进行了评论。周末回家后,当刘少奇看到老师关于这一行为的评语时,将刘源叫到身边,语重心长地说:“老师讲得对,这是农民伯伯、阿姨饿着肚子辛辛苦苦种出来的,一点都不能浪费。粮食是一滴滴汗珠换来的,可不容易啊!要珍惜这些劳动果实。你要从小尝尝吃不饱的滋味,将来你们替人民办事的时候,才会站在人民一边。”过完周末,回到学校,刘源铭记父亲的教诲,第一时间纠正了自己的错误,将白薯干找回,清洗干净,吃了下去。

一个不满十岁的孩子,身心仍在成长,知之甚少,刘少奇作为一个父亲,他并未不明是非、一味打骂,而是用言语一步一步慢慢引导孩子认识到食物的珍贵。节约意识树立好后,似乎行动也顺理成章,所以,即便刘少奇并未明确告诉孩子该怎么做,刘源也用行动证明了自己的“成长”。刘少奇的教子之道,体现出一个严父对子女的浓浓深情与殷切期望,展现了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的坚强党性和崇高风范。

原载:学习时报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