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在北京丰台,三位1947年十几岁的小八路在失去音信近70年后终于重逢了。一转眼,当年的小八路都已是八九十岁的耄耋老人,他们心潮澎湃、思绪翩跹,回忆起陕西米脂的杨家沟毛主席住的那孔土窑洞,回忆起战友们一起唱念做打演戏的岁月……


枣林沟会议是1947年3月国民党军队进攻陕甘宁边区,中共中央和解放军总部撤离延安转战陕北途中,在清涧县枣林沟村召开的一次具有重大战略意义的会议。在许多文章和材料中都认为,周恩来同志也参加了这次重要的会议,并在会议结束后,随着中央工委的刘少奇、朱德等经过绥德向东过黄河去山西临时工作。但经过考证,周恩来确实没有到过枣林沟,也没有参加过枣林沟会议。

贺老总的三件宝,当年的小鬼班还剩三个

说周恩来没有到过枣林沟的依据,主要是中央1947年3月26日、27日给贺龙、李井泉的电报。当时,傅作义和阎锡山,正按照蒋介石的意图,向晋西北发动进攻,妄图配合胡宗南、马鸿逵,包围摧毁中共中央首脑机关。为使已经由延安转移到晋西北的中央、军委各机关不致遭到傅作义和阎锡山的袭击和损失,并减轻晋绥解放区的负担,中共中央3月26日电告贺龙、李井泉和叶剑英、杨尚昆,决定将中直、军直各机关,“再设法移至太行地区,并派恩来同志即来晋绥帮助贺、叶、杨处理这一转移工作。”即者,立刻,马上的意思。也就是说,这份电报是在周恩来将要起程出发的时候发出的。第二天,即3月27日,中共中央又给贺、李发电,再次谈到中央直属机关转往太行问题和陕甘宁、晋绥我军对付胡宗南、傅作义、阎锡山的行动方针问题,则用的是“待恩来到你处决定”和“详由恩来面达”等语,28日中共中央决定留在陕北。同日,周恩来由王家坪去晋西北布置工作,毛泽东、任弼时3月30日催请周恩来尽快回到陕北的电报中,也说明周恩来没有到过枣林沟。这份电报不但向周告知“我现在石嘴驿附近”,而且还在电文第一次提到石嘴驿时,专门在后边用括号注上了“绥德南七十里”数字。如果周恩来曾在枣林沟住过,就不用专门加上这个方位和里程的注释了。

1945年,徐中年、郝月长、霍宏亮参加了贺龙贺老总部队的战力剧社,1947年1月剧社在解放战争的炮火中更名为晋绥平剧院,并在兴县胡家沟隆重开演。和人民军队同龄的徐中年,如今整90岁,身体健朗,他回忆说,当年晋绥平剧院阵容强大,人才济济,人最多时约有二百人。忆及当年,几个老战友如数家珍,感慨系之。徐中年掰着手指说,“四班是女生班,二班是大鬼班,三班是小鬼班。小鬼班一共7人,班长王俊杰,我是副班长,带着五个小的,郝月长、霍宏亮、王举、王会卿、郭玉培。现在只剩下我们三个了。”

那是1947年的冬天,毛主席在陕北米脂县杨家沟主持召开了中共中央召集的会议。会议的第二天–12月26日,正是主席的54岁生日。各地前来开会的中央委员和地方、军队高级干部对主席说:“我们赶上吃你的寿面了。”
主席风趣地说:“寿面并不能使人长寿啊!吃不吃无所谓哟。”
大伙说:“沙家店战役胜利结束了,全国进入反攻阶段。应该庆祝这一胜利,顺便为你祝寿。”
“那可不行哟。就是全国解放了,党内也不可搞祝寿活动。”
为什么呢?大伙眼光投向毛主席。主席扳着指头,对大伙讲了他的理由:“第一,眼下,群众和部队还缺粮吃。我们不能忘掉群众疾苦,破费东西搞祝寿嘛。第二,我们都是*党的干部,都要带头搞移风易俗。大家把祝寿的心事和精力用到革命事业上多好哇!”说完,主席严肃地宣布了两条规定:一、不准中央机关为他的生日请客吃饭;二、不许以任何形式为他歌功颂德。
周恩来同志接着说:“主席说得对啊……”
12月26日,主席比平时更加忙碌,他听取了大家对《目前形势和我们的任务》讲稿的讨论意见后,又找各地负责同志谈话,询问地方社情和群众情绪,一谈就是半天,直到卫士催得不行了,才去吃饭。那天的饭,仍是“钱钱饭”(用压扁的黑豆与小米混煮的稀饭)和酸白菜。
天黑,贺老总带的晋绥平剧团在杨家沟演戏。为让周围各村农民看好戏,主席指示将戏台搭在村中心的坪地上,而且不准在台前为他和其他中央负责同志摆椅子。开戏前,主席来到坪地,看到戏台下黑压压坐满

中共中央是在3月28日到达枣林沟,并举行了重要会议。这些有3月29日军委给彭德怀、习仲勋的电报为据:“我们昨夜移至绥德以南地区”。这里指的正是枣林沟,枣林沟就在绥德南70里的石嘴驿以北附近的东沟里。另外,在潘开文访谈录中提到:“我们30号傍晚才骑马赶到枣林沟,毛泽东、朱德等首长是坐汽车比我们早二三天到达。因电台到达较晚,毛主席等很着急。次日上午任弼时同志找我谈话,说中央决定由少奇、朱总司令等组织工委,过河东去,让我组织部队行军。吃过午饭,我们即随少奇、朱总司令从枣林沟向绥德出发。”3月30日9时毛泽东、任弼时发给贺龙转周恩来的电报,报中称“中央决定组织中央工作委员会。在少奇主持下进行各项工作。”中央于3月31日离开枣林沟。

平剧,就是现在的京剧,当时北京叫北平,京剧也被称为平剧。那时人人都知道贺老总怀揣三件宝:球队、报社、平剧院。令这些八路小演员没有想到的是,参军才两年多,他们就有机会为中央首长和日思夜想的毛主席演出。

< 1 > < 2 >

杨家沟“十二月会议”:白天开会,晚上看戏

1947年冬天的一个早上,和往常一样,平剧院的几个小鬼冒着严寒,早早就起床练功喊嗓子。通讯员突然来传达院部通知:今天提前收功,早饭后院首长有重要事情给大家讲。早饭后全院集合,50多个人齐刷刷站在白茫茫的雪地上。平剧院副院长王一达下达命令:接到贺老总指示,要完成一次重要的演出任务。

第二天出发,长途步行好几天,赶到了米脂杨家沟,才知道这次的任务,是为中央的一个重要会议和毛主席演出。大家分外高兴和激动,开始演出前的准备工作,都想好好地在中央领导和毛主席面前露上一手。

毛主席率领中央前委刚刚转战到杨家沟,这是主席转战陕北期间住得最久的一个村子,住了四个月。毛主席在这里召开了一次重要的中央会议,史称“十二月会议”。周恩来、任弼时、彭德怀、贺龙、叶剑英、陆定一、习仲勋、马明方、李井泉、李维汉等中央领导同志出席会议,毛主席作了《目前形势和我们的任务》的报告。

那天,贺龙带领平剧院风尘仆仆到达杨家沟,马上就去看望毛主席,报告说:主席你太劳累了,我这次来参加会,把平剧院也带来了。我们白天开会,晚上看戏,轻松一点。毛主席身边的警卫员孙勇后来回忆说,在一次看完戏回住地,主席说,贺龙带来的这个京戏团齐整,不管是唱还是表演,比延安平剧院还好一些。

为毛主席和中央首长唱戏

演出在一个古庙的露天院落进行,戏台前摆放了一些小板凳、长条凳,还有几把破椅子。第一次演出,一切都准备好了,几个小演员挤在戏台后面探头探脑。天刚擦黑,听到了汽车马达声,不久场内响起热烈的掌声,几个小鬼挤到幕布两边瞪大眼睛看。啊,贺龙司令员领头,接着是毛主席还有周副主席等中央首长来了。毛主席身穿灰布棉军大衣,挥手微笑着向大家致意,剧场好半天才平静下来。

当晚演的戏有《捉放曹》《天霸拜山》《廉颇蔺相如》《斩颜良》《三岔口》等折子戏,王一达、霍秉龄、孙震等主要演员全部登场。《捉放曹》是几个小鬼演的,郝月长饰演陈宫,霍宏亮饰演曹操,唱、念、做、打,各种表演都非常出色。毛主席不时叫好,带头和中央首长热烈鼓掌。为这么多的中央首长演出,几个小鬼兴奋极了。

几天之后,北风呼啸,大雪纷飞,古庙搭的露天舞台不能正常演出,毛主席就请平剧院选几个唱腔、武功都比较好的小演员到他住的窑洞去清唱。晚上8点多钟,郝月长、郭玉培、霍宏亮及两位琴师来到毛主席住的土窑洞。窑洞很简洁,温暖如春,坐了一屋子人,周副主席、贺司令员等都在。

第一次距离这么近给毛主席和中央首长表演,几个小八路既紧张又激动。郝月长和霍宏亮第一个上场,唱的仍是《捉放曹》唱段。毛主席边听边用手指在腿上弹着板眼,连声称赞“唱得好,唱得好”。唱完文戏唱武戏。小鬼们一会儿翻小翻,一会儿拿元宝顶,铆着劲儿演,又赢得了阵阵喝彩。

表演完后,毛主席亲切地逐个询问多大年纪了、出来当小八路父母亲放不放心,大家一一作了回答。毛主席还拿出外国朋友送的肉罐头、糖果,招待他们吃了夜餐,并派人把他们送到家。

那年春节是在杨家沟过的。年三十的下午,毛主席特地派人送来香烟、糖果和罐头,十几个小鬼捧着毛主席送来的糖果欢呼雀跃。大家打开罐头,就着过年才有的粉条豆腐、二米饭一顿猛吃。

毛主席为平剧院的同志作报告

在杨家沟的半个多月,平剧院的同志还聆听了毛主席作的一场生动报告。

12月21日早晨平剧院接到通知,说毛主席要接见。下午全院集合进了一个小院。进大门迎面是三间土窑,门前有一米多高的平台,摆着桌子和凳子。几十号人就在台阶下坐成一个小方块。一会儿,毛主席来了,大家起立规规矩矩站着。主席穿一套洗得发白的旧灰军装,戴一顶灰色帽子,围着一条银灰色围巾,很朴素、很整洁。隔得这么近,感觉主席显得有些瘦。

坐吧!坐吧!毛主席笑呵呵地招呼。大家坐好,毛主席开始作报告。他用浓重的湖南口音说道:我就从张家口说起吧,张家口失守时,你们也许很不高兴,但我们就是这样,你来我就走。一年多的自卫战争,我们已消灭敌人160万。八路军的干部多是南方来的,不久仍要打到南方去。现在我们住在北方,这叫做南方的骨头长了点北方的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