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党组织的早期发展阶段,经常会遇到新问题,党的组织体系会及时进行调整。这些新的实践,不断促进党章相关条款的完善。二大党章设计了党的组织系统,三大、四大党章在此基础上进行微调,直至五大党章对党的组织系统进行重大调整。

内容摘要:二大党章设计了党的组织系统,三大、四大党章在此基础上进行微调,直至五大党章对党的组织系统进行重大调整。“干部”曾是组织单元三大、四大党章虽与二大党章结构相同,但在有关组织系统的具体内容上,仍有一些新变化。三大、四大党章中“干部”单元及“干部”会议均被取消。二大党章要求中央执行委员会由全国代表大会选举5人组成,并选举候补委员3人。三大党章规定,一地方有十人以上,经中央执行委员会之许可,区执行委员会得派员至该地方召集全体党员大会或代表会,由该会推举三人组织地方执行委员会,并推举候补委员三人。三大、四大党章进行微调:“支部”取代“组”成为基层组织专名,干部组织单元被取消,地方执行委员会及中央执行委员会也有细微调整。

在党的组织制度体系中,基层组织是党在社会基层组织中的战斗堡垒,是党的全部工作和战斗力的基础。97年的发展历程中,基层组织的称谓经历了数次变迁,这种变迁折射出中国共产党的发展壮大过程。为吸收工人和贫农一般的革命分子入党,扩大党在国家政权和革命中的影响,四大党章对党的基层组织作出调整,“我们党的基本组织,应是以产业和机关为单位的支部组织”,将“有五人以上可组织一小组”改为“有三人以上即可组织支部”。八大党章把党的基层组织分为三类:第一类是党员超过一百人的基层组织,成立基层党委员会,下面设立若干个总支部或者支部。在中国共产党90多年的发展历程中,变化的不仅是基层组织的称谓,为适应推动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推动全面从严治党向纵深发展的党和国家大局,基层组织的职能也被赋予了新的内涵。

“干部”曾是组织单元

关键词:党章;地方执行委员会;中央执行委员会;干部;支部;党的组织;上海地委;党的基层组织;候补委员;部委

基层党组织;党员;党的组织;称谓;党章;中国共产党;群众;基础组织;总支部委员会;设立

三大、四大党章虽与二大党章结构相同,但在有关组织系统的具体内容上,仍有一些新变化。

作者简介:

在党的组织制度体系中,基层组织是党在社会基层组织中的战斗堡垒,是党的全部工作和战斗力的基础。97年的发展历程中,基层组织的称谓经历了数次变迁,这种变迁折射出中国共产党的发展壮大过程。

一是基层组织单位及人数的调整。

  在党组织的早期发展阶段,经常会遇到新问题,党的组织体系会及时进行调整。这些新的实践,不断促进党章相关条款的完善。二大党章设计了党的组织系统,三大、四大党章在此基础上进行微调,直至五大党章对党的组织系统进行重大调整。

建党初期,党内没有关于基层组织的称谓。党的一大召开前夕,全国只有50多名党员,没有必要建立复杂的组织体系,因此一大决定只设立中央和地方两级组织:中央局和地方委员会。一大通过的党纲规定“有五名党员的地方可建立地方委员会”。

二大党章中,党的基层组织是“组”,党员三至五人成立一组,每组公推一人为组长。三大党章中,党的基层组织名称改用“小组”,人数要求增加到五至十人。四大党章将基层组织单位予以更换,“组”不再作为基层组织名称,而改用“支部”。支部侧重“以产业和机关为单位”;在小手工业者和商工业办事人当中,“可以地域为标准”。支部人数限定也有所不同:有党员三人以上均得成立一个支部。

  “干部”曾是组织单元

一大召开后,我们认识到党不能是“知识者所组织的马克思学会”,也不能是“少数共产主义者离开群众之空想的革命团体”,党必须“到群众中去”,必须组成一个大的“群众党”。为了保障党的一切运动都必须深入到广大的群众里面去,组织内部必须要有能够适应革命需要的组织体系。鉴于此,二大通过的党章规定,各农村各工厂各铁路各矿山各兵营各学校等机关及附近,凡有党员三人至五人均得成立一组,每组公推一人为组长。这一时期党的组织系统分四个层次:中央执行委员会、区执行委员会、地方支部和组。组是党的基层组织的最早称谓,这样的组,当时共有70多个。

由于支部人数不设上限,就不可避免地会有党员人数较多的机关。对于这一新情况,四大党章相应规定:每支部推书记一人或三人组织干事会;
当支部人员较多时,可将支部划分为若干小组,每组设组长一人,但“组”不再作为独立的一级组织。

  三大、四大党章虽与二大党章结构相同,但在有关组织系统的具体内容上,仍有一些新变化。

第一次国共合作后,党员队伍不断发展壮大,由一大时期的50多人发展到四大时期的994人。为吸收工人和贫农一般的革命分子入党,扩大党在国家政权和革命中的影响,四大党章对党的基层组织作出调整,“我们党的基本组织,应是以产业和机关为单位的支部组织”,将“有五人以上可组织一小组”改为“有三人以上即可组织支部”。党的基层组织的称谓也由“组”变为“支部”。支部的工作不仅仅是教育党员,吸收党员,更要做好宣传群众和教育群众的工作。

二是“干部”单元的取消。

  一是基层组织单位及人数的调整。

1945年7月,刘少奇在党的七大作了《关于修改党章的报告》,第一次提出把党的基层组织从党的支部扩展到党的总支部和基层党委。七大前夕全国共产党员发展到121万,这就决定了必须按照生产单位和群众的集合点来建立党的基础组织。刘少奇指出:“党的基础组织,一般称为党的支部,特殊地称为党的总支部或党的工厂、机关、学校委员会。”在有党的总支部或有党的委员会的工厂、机关、学校等,为便于开展工作,也应当设立党支部,但是这种总支或委员会,仍是一个生产单位或工作单位中的基础组织。但是,七大通过的党章沿用了过去的惯例,规定“党的基础组织,是党的支部”。

二大党章中,“干部”单元是事实存在的一级特殊组织。二大党章中的“干部”,事实上有两种含义:一为干部人员,一为设有干部人员的组织单元。

  二大党章中,党的基层组织是“组”,党员三至五人成立一组,每组公推一人为组长。三大党章中,党的基层组织名称改用“小组”,人数要求增加到五至十人。四大党章将基层组织单位予以更换,“组”不再作为基层组织名称,而改用“支部”。支部侧重“以产业和机关为单位”;在小手工业者和商工业办事人当中,“可以地域为标准”。支部人数限定也有所不同:有党员三人以上均得成立一个支部。

八大通过的党章正式将党的基层组织定为基层党委员会、总支部委员会和支部委员会。新中国成立后,党员和党的组织有很大的发展,1949年底党员数量450余万人,到八大召开前夕全国党员增加到1000余万人。根据之前规定,党的基层组织最小的可以只有三个党员,而最大的却可以有上万个党员。因此,邓小平在八大《关于修改党的章程的报告》中指出“它的组织形式,需要有很大的伸缩性”。八大党章把党的基层组织分为三类:第一类是党员超过一百人的基层组织,成立基层党委员会,下面设立若干个总支部或者支部;第二类是党员超过五十人的基层组织,成立总支部委员会,下面设立若干个支部;第三类是党员不足五十人的基层组织,可以成立支部委员会。八大之后,党的基层组织的形式被固定下来,一直沿用至今。

作为承上启下的一级组织,“干部”这一层级较为特殊。党的地方执行委员会、区执行委员会和中央执行委员会委员,均由推举产生,而干部人员则由地方执行委员会随时任免。由此,形成了组、干部、地方执行委员会、区执行委员会、中央执行委员会虚五级的组织体系。

  由于支部人数不设上限,就不可避免地会有党员人数较多的机关。对于这一新情况,四大党章相应规定:每支部推书记一人或三人组织干事会; 当支部人员较多时,可将支部划分为若干小组,每组设组长一人,但“组”不再作为独立的一级组织。

可见,党的基层组织的称谓经历了从“组”到“支部”再到“基层委员会、总支部委员会和支部委员会”的转变。在中国共产党90多年的发展历程中,变化的不仅是基层组织的称谓,为适应推动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推动全面从严治党向纵深发展的党和国家大局,基层组织的职能也被赋予了新的内涵。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基层组织建设“要以提升组织力为重点,突出政治功能”,把党的基层党组织建设成为宣传党的主张、贯彻党的决定、领导基层治理、团结动员群众、推动改革发展的坚强战斗堡垒。

三大、四大党章中“干部”单元及“干部”会议均被取消。但这并不意味这级组织的冗余,“干部”单元的设定根本在于解决一个机关内党员人数较多的问题,之后的党章只是采取其他组织模式来化解罢了。二大党章中,在机关内有两个组织以上的,即由地方执行委员会指定若干人为该机关各组之干部。四大党章则采用在支部下分设小组的办法。

  二是“干部”单元的取消。

作者简介

三是中央执行委员会的调整。

  二大党章中,“干部”单元是事实存在的一级特殊组织。二大党章中的“干部”,事实上有两种含义:一为干部人员,一为设有干部人员的组织单元。

姓名:杨云成 工作单位:

二大党章要求中央执行委员会由全国代表大会选举5人组成,并选举候补委员3人。三大党章适应发展需要,增加了中央执行委员会人数,常务委员调整为9人,候补委员为5人。

  作为承上启下的一级组织,“干部”这一层级较为特殊。党的地方执行委员会、区执行委员会和中央执行委员会委员,均由推举产生,而干部人员则由地方执行委员会随时任免。由此,形成了组、干部、地方执行委员会、区执行委员会、中央执行委员会虚五级的组织体系。

二大党章规定各级委员会互推委员长一人总理党务及会计,即中央执行委员会的最高职务为委员长。三大党章继承二大党章的规定。四大党章则规定,中央执行委员会须互推总书记一人总理全国党务。这样一来,党的最高领导职务改称总书记,各级执行委员会及干事会的领导称呼也相应调整为书记。

  三大、四大党章中“干部”单元及“干部”会议均被取消。但这并不意味这级组织的冗余,“干部”单元的设定根本在于解决一个机关内党员人数较多的问题,之后的党章只是采取其他组织模式来化解罢了。二大党章中,在机关内有两个组织以上的,即由地方执行委员会指定若干人为该机关各组之干部。四大党章则采用在支部下分设小组的办法。

上海早一步设立“部委”

  三是中央执行委员会的调整。

上海是党的诞生地,且长期作为中共中央机关所在地,处于组织建设的桥头堡。梳理1922年至1925年上海党的组织建设情况,可以更好地认识党的组织建设和制度建设的关系。

  二大党章要求中央执行委员会由全国代表大会选举5人组成,并选举候补委员3人。三大党章适应发展需要,增加了中央执行委员会人数,常务委员调整为9人,候补委员为5人。

第一,党的中层组织调整。

  二大党章规定各级委员会互推委员长一人总理党务及会计,即中央执行委员会的最高职务为委员长。三大党章继承二大党章的规定。四大党章则规定,中央执行委员会须互推总书记一人总理全国党务。这样一来,党的最高领导职务改称总书记,各级执行委员会及干事会的领导称呼也相应调整为书记。

1921年底,上海成立中共上海地方委员会。中共二大后,上海地委改组为中共上海地方兼区执行委员会,负责上海和江苏、浙江的党组织和工作。

上海地委兼区委成立后,除了在上海发展党的小组外,还在江苏、浙江着手扩大党的组织。三大党章规定,一地方有十人以上,经中央执行委员会之许可,区执行委员会得派员至该地方召集全体党员大会或代表会,由该会推举三人组织地方执行委员会,并推举候补委员三人。上海地委兼区委所辖的南京小组和临近的浦口小组共有20人,达到成立地方执行委员会的要求,后被批准合组成立地方执行委员会。而杭州的党员同志太少,暂时无法成立地方执行委员会。

1925年8月,中央决定上海地区正式成立区委,其职权和管辖范围为上海、江苏、浙江以及安徽沿津浦铁路线的一些城市和地区的党组织和工作。

第二,党的基层组织运作。

1923年7月9日,上海地委兼区委改选后的第一次会议上,决定把居住相近的党员重新编组,有第一组、第二组、第三组、第四组,另有10人暂未编组。1925年1月中共四大后,小组改为支部。1925年五卅运动前夕,上海地委辖有26个支部。

第三,新的一级组织——部委。

1925年10月,中共中央召开扩大执行委员会会议。这次会议通过的组织委员议决案中提到,像上海这种地方,我们的党现在扩大了不少,现在已经要在区委之下按区域分划几部,组织部委员会。这一组织上的新办法非常之必要,一则因为指导上方便,二则因为更容易扩大党的组织。党的这一文件点出了“部委”设立的客观事实及缘由。

在中央出台上述决议前,上海区委下属“部委”其实已经出现。1925年7月16日,上海区委组织部会议议决“一切经常的工作都归支部,特别工作由部委负担,不倚赖于上总或区委”。

综上所述,二大党章奠定了党的早期组织系统,虚设“干部”一级。三大、四大党章进行微调:“支部”取代“组”成为基层组织专名,干部组织单元被取消,地方执行委员会及中央执行委员会也有细微调整。

(作者单位:中共上海市委党史研究室研究一处)

原载:解放日报

相关文章